魏治洵的面色也黑了下來,說起來也是奇怪,明明趙月一直都在大魏的境內,可是他竟然完全捕捉不到趙月的蹤跡。

2022 年 9 月 16 日

「是有人在幫她?」

「當然是有人在幫助她,連大理寺的追查都能躲過去,這個人想必不簡單。」柏輕音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蔑視的笑容。

這一次,她得連着這跟釘子一起拔出來,別讓她知道到底是誰把趙月藏起來了。

「陛下,定王求見。」

魏治洵皺眉:「他來做什麼?」

但想了想,卻還是讓太監去宣。

。 然而在中山市遊盪了許久,蘇遠觀察了很長時間,卻依舊沒能發現人頭氣球的蹤跡。

難道現在那隻厲鬼還沒出現?

仔細想想,很有這個可能!

因為按照原劇情的時間線來看,是對不上的,人頭氣球的靈異事件發生在大昌市的餓死鬼事件之後,這樣一來,就能夠說的通。

如果真的出現了人頭氣球事件,恐怕早就驚動了總部,說不定已經派童倩前來探查了吧。

莫名的,他的腦子裡冒出了一個念頭,不知道擁有一張鬼臉的童倩她那顆腦袋符不符合那厲鬼的挑選標準呢?

很大概率也應該符合!

對於厲鬼而言,只要所獲得的東西之中,有著屬於同類的拼圖,都在符合標準的範圍里,如果真正的鬼臉復甦,那又跟厲鬼的頭顱有什麼區別呢?

看樣子應該是自己來的比較早,或者說這起靈異事件還沒開始。

當然也存在又這種可能,那厲鬼並沒有出現在中山市。

否則得話,說不定自己或許能夠從這些人頭裡找到屬於童倩的那顆腦袋。

到時候恐怕得面對兩隻厲鬼的襲擊了。

只是現在想要確定造成人頭氣球靈異事件源頭的厲鬼在哪估計有點難度,唯獨可以肯定的是,它應該很快就會出現在中山市。

至於要確定位置,想要搜查起來估計不太容易。

但是辦法也不是沒有,最為簡單的便是點鬼燭和搖鬼鈴,只是這樣一來,後果難以預料,極有可能提前引爆中山市裡潛在的危險,造成重大事件。

所以仔細思考了片刻,蘇遠決定暫時先把人頭氣球的事件推后,先去凱撒大酒店再說。

按照導航的給出的地址,他直接動用鬼域趕路,並沒有耗費太多的時間便來到了凱撒大酒店所在的位置。

很快,他就看到了一座歐式風格的豪華大樓出現在了視野里,此時並沒有靈異事件發生,或者說靈異事件已經發生了卻沒有人能察覺,故而不存在有警戒線。

可以看到有很多的車輛停放在酒店的大門,其中並不缺乏豪車,有四五個安保人員站崗,甚至還有許多的年輕情侶把這當成了網紅景點,來此打卡拍照。

從表面上看,根本就一點都看不出有危險的跡象。

鬼眼窺視著四周圍的動靜,然而一切都很平常,並沒有發現異常的情況,蘇遠索性緩步朝著酒店內部走去。

此時一輛大巴緩緩地從遠處駛來,停在了酒店的門口,緊著著車門打開,下來了一群人,約莫有二三十人,最前方的導遊正拿著小旗子和喇叭維持著秩序。

「大家都排好隊啊,記得拿好自己的行李,不要漏了,一個一個得保持好秩序啊。」

「茜茜,酒店到了,我們下車吧。」

車尾的位置,有個原本正沉浸在閱讀之中的女子,聽見好友的聲音抬起頭來,無意間看向窗外之時,恰好看到了蘇遠進入酒店的背影,不由得神情微震。

「是他!他還活著!」

「啊?什麼?」

迎著好友投來不解的眼神,沈茜並沒有過多的解釋,而是匆匆抓起自己的包包便走下了車。

蘇遠進入了酒店,酒店的大廳很大,金碧輝煌,燈光璀璨,盡顯奢華,根本就看不出來有任何詭異的地方,完全就是一家正常營業中的大酒店。

在酒店的前台,有一位身穿制服,盤著頭髮,身材優美的女前台正站在那裡,露出職業性的微笑看向這邊。

「先生您好,歡迎來到凱撒大酒店,請問有什麼可以為你們服務的么?」

女子說話的聲音輕柔動聽,讓人感覺很舒服,確實給人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所以說這家酒店的生意好不是沒有道理的,難怪連厲鬼都喜歡這裡,肯定是服務太周到了。

蘇遠如是想到。

旋即,他的眼神看向了酒店的二樓,通往酒店的第二層是左右兩個弧形樓梯,大理石的建築風格顯得十分精美,腳下的鋪著一條紅色的地毯,讓人走在上面不至於腳滑跌倒。

然而蘇遠卻看見這紅色的地盤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留下了一個黑色的腳印。

像是燒焦了一樣,又像是墨水浸染了,看到這腳印的時候,蘇遠感覺鬼眼有了些許的異常。

毋庸置疑,這是屬於厲鬼留下的靈異。

然而大廳里並沒能看到有黑色的腳印,不知道是因為大堂是地磚的緣故,還是因為有人已經清理了,無法辨認這個黑色腳印的源頭。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留下腳印的那隻厲鬼應該是那個手持柴刀的恐怖男屍才對,見鬼了,那恐怖的東西那麼早就出現在了凱撒大酒店裡嗎?

蘇遠還是感覺到疑惑,總覺得哪裡有點問題。

如果那具男屍早就出現在了酒店裡,那為什麼酒店至今還在營業之中,彷彿沒有發生過靈異事件一樣呢?

要知道那男屍可是無時無刻不再四處遊盪著的,一旦被那恐怖的男屍踩中了在地毯上留下的腳印,那麼必然會觸發那柄恐怖柴刀的能力,從而被肢解。

如果真的發生了這種事情,恐怕酒店如今早就已經被勒令停業整頓了吧,警戒線也應該早就被拉起,禁止無關人員的出入才對。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腦子裡思緒千百轉,也許是看在蘇遠思考了太久,女前台不得不再次用她那輕柔動聽的聲音重複了一遍。

「先生,請問有什麼能幫到您的嗎?」

蘇遠從思考中回過神來:「唔……請麻煩幫我開一間單人房,對了,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先生請講!」

「你們酒店的環境和清潔水平是不是不咋地,地毯多久換一次啊?你看看那邊,地毯都那麼髒了還沒有收拾,我感覺你們這酒店是不是打算逼死有潔癖的人。」

說著,蘇遠指了指那邊地上留下了黑色腳印的地毯。

「呀~~真的是很抱歉。」經由這麼一提點,女前台彷彿這才看到了那腳印一般,驚訝的張嘴道:「可能是被剛才進去的乘客弄髒了,我們酒店的保潔阿姨在這方面是很認真的,在清潔方面,每個房間都特別的用心,絕對是乾淨的,這一點請您放心。」 在中午12點之前,寧榮也回來了,第二學期,寢室四美聚齊。

「我們中午吃什麼?」葉靈有點餓了,早上吃的稀飯還有還有春卷基本都消化掉了。

宋柔:「吃食堂吧!」

唐綿綿:「食堂今天應該只開了第一食堂,第二食堂估計沒開,第一食堂的飯菜不好吃。」

寧榮整理好東西,說:「去外面吃吧,順便找找看有沒有舞蹈室出租,我們現在才只把舞蹈跳會,還沒有邊唱邊跳,想要初舞台氣息穩,還有得練。」

「歐耶,那我們就去外面吃。」唐綿綿非常開心,食堂的飯菜,她是真不喜歡。

「走吧!」宋柔帶頭。

四人出了學校,先去了商業街,在一家店裏吃了一頓滿意的壽喜鍋,才去找出租的舞蹈室。

等到和人一切談妥,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三點,寧榮沒有浪費接下來的時間,而是直接讓四人脫下外套,開始練習。

音樂響起,四人純粹的跳完了這一遍舞蹈。

「我們自己看鏡子練習,很難看出什麼來,這樣,葉靈你就先別練了,你拿手機拍下我們跳舞的視頻,根據視頻,我們再來找出那裏不足。」

寧榮的提議非常可以,幾人沒有拒絕。

葉靈這次充當拍攝師音響師,看着已經站好位置,擺好造型的三人,說了一句:「好了,我現在開了。」

三人沒說話,目光對着鏡子,身體跟隨着音樂開始扭動,葉靈拿着手機站在最前方,將三人所有的動作都拍攝進去。

一曲結束,四人圍坐在一起,看葉靈手機里的視頻,開始復盤。

「這裏,宋柔你的動作沒有出來,扭臀再加上甩臂動作有點囫圇吞棗的感覺。」

「第二遍齊舞換隊形,你們三個有點歪了。」

「三人的動作節拍沒有掐上,從一開始就有點慌亂了,後面唐綿綿你的小動作有點多,臉上是好癢嗎?」

「……」

葉靈一一把其中不足的地方挑出來,卡住播放好幾遍,三位初學舞蹈人士,有各自不同的表情。

寧榮一臉嫌棄,怎麼也沒想到,自己跳舞能這麼爛,在她的目光看來,有點辣眼睛。

宋柔悄悄的鬆了口氣,她的確還有些缺點,可至少更上了大家的進度,沒有拖後腿。接下來繼續努力,一定能成功。

唐綿綿瞧著自己跳舞的視頻,樂的傻笑,她把視頻發給了唐父唐母看,在三人的家族群里,得到了唐父唐母愛的表示,兩個6666的轉賬。

「我們再來吧,把這幾個你們都枚跳好的動作多練,練習到身體能記住,再跟上音樂,就不會出現問題。」葉靈最後總結,能跳成這樣,已經算很好了,想要達到更好,在鏡頭面前沒有出錯的那種,就只能一遍一遍的用汗水去堆積。

「來!」

「嘿嘿~我已經滿血復活了~」

「大家一起加油!」

三人充滿了鬥志,葉靈也是一樣,這段歲月,還有上學期參加服裝比賽的日子,都成為了她們日後最值得懷念的美好時光。

晚上,四人隨便點了個外賣吃了,七點多,楊柳知到來,苦練了三四個小時,四人的舞蹈已有了成效。

「不錯,你們都很認真,舞蹈進步很大,但,表情……還需要多練練,從明天起,你們可以嘗試一邊唱一邊跳,練習調整唱跳時的氣息。」

「要不要今天晚上就試試?」

楊柳知的話即鼓勵了大家,也誘惑住了大家,能不能一邊唱一邊跳呢?

四人有着信心,開了音響,拿了話筒,把現在就當做節目錄製現場,表演了一遍。

結束后,楊柳知看着正在喘氣的四人,先是拍手鼓掌,鼓勵一下,然後再開口:「你們的舞台水準,要我是評委的話,全部把你們四個人劃為F等,首先氣息不穩,沒唱出來,高音部分,寧榮嗓子是啞了嗎?第二,舞蹈太亂了,一邊唱一邊跳就不行了?必須要只能唱或者只能跳?葉靈是她們當中有過舞蹈基礎的,可你在最後的獨舞,效果沒出來,表情去哪了?第三,跳舞的時候,隊形是很重要的,你們在舞台上,餘光一定要看住前面左邊右邊的夥伴,一旦位置不對,立馬不動聲色的站好位。最後,雖然你們有很多的缺點,可你們已經走出了這一步,多加練習,就能達到你們想要的成功。」

楊柳知說了很長一段話,四人的情緒隨着話語越來越低弱,可到了最後,卻又被這段話鼓勵,激起了信心。

是的,她們從無到有,再從有到很有,初舞台一定可以驚艷所有人。

有了楊柳知加入,之後的幾天,四人的初舞台,每天一個樣,跨步非常大。

晚上九點結束練習,唐綿綿她們先回去宿舍,葉靈去了李歡姐的甜品店,小孩兒第一天上幼兒園,總要親自問問情況。

坐在甜品店裏正在看故事書的陽陽等來了葉靈姐姐,放下書,直接跑在了葉靈的懷裏。

「今天上幼兒園怎麼樣?」葉靈抱着人,放到之前陽陽坐的地方。

「很好呀~~有很多小朋友,他們都想要和我做朋友~~」陽陽一臉小驕傲的模樣,惹來葉靈的手,捏著小臉蛋像個糯米糰子。

「還有嗎?」

「葉靈姐姐~~班上還有一個我們認識,顧銘遠也在,他還邀請我去他家裏玩。」

「還有還有我今天畫了一幅畫,上面是我們一家人,老師都表揚我了,說我的畫非常好看,特別棒。」

「我中午吃飯,沒有挑食,老師看着我們吃完的,胡蘿蔔我也吃完了。」

「……」

小傢伙的嘴巴巴巴的一直說,從早上去幼兒園,做什麼,吃什麼,老師表揚了,見到了顧銘遠,中午沒有睡着,等等。

葉靈很是耐心的聽着,偶爾會插一句,她發現陽陽的適應能力比他們這群的大人想像得要強。

「今天晚上我不能陪你回家睡了,你可以自己一個人睡覺嗎?像佩奇一樣勇敢?」

陽陽嘟著嘴不開心,「為什麼不能一起睡?」 王藝琳本以為藉著身上這件tm大師的作品,怎麼也能引起旁人對她的興趣,何況還是她主動上前搭訕的。

結果,正在跟秦舒攀談的幾位名媛看了她一眼,便收回目光,那眼底淡淡的嘲弄,狠狠地扎在了王藝琳心上。

秦舒卻正好藉著王藝琳湊過來的機會,說道:「你們慢慢聊。」

然後便轉身往外走。

幾人愣了下,目光只好又落回王藝琳身上,都有些鬱悶,怎麼這人一來褚太太就走了?

有人打量著王藝琳,說了一句:「你是剛才佔着紅毯中間不走的那位?」

王藝琳笑容僵了一下,自我介紹道:「你們好,我是王氏公司的王藝琳,目前在星游娛樂當藝人。」

看她穿着打扮都不差,但這個名字卻沒聽過。

「王氏?是那個赫赫有名的工業巨頭王氏家族嗎?」

王藝琳愣了下,搖頭:「不是,我家做日化用品的。」

「哦。」對方熱情一下子淡了許多。

一秒記住https://m.net

王藝琳微微捏拳,果然最重要的還是家世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