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冷燕遲疑了下,蹙眉道:「這兩頭寵獸我都不認識。」

2022 年 10 月 25 日

「什麼?」

柳曼和宋婷齊齊瞪大眼眸,眼中滿是驚愕。

別人不知道,可她們卻深知顧冷燕知識淵博,從小就喜歡研究與寵獸相關的知識。

可以說極少有她不認識的寵獸。

她們沒見過林澤兩頭寵獸也就罷了,可連顧冷燕都不認識。

豈不是意味着這兩頭寵獸極其罕有!

一時間。

四個女孩看向小雪和岩鬼的目光中,不由帶上了驚奇之色。

不過寵獸向來是御獸師的重要隱秘,除非關係十分親密,否則輕易不得探詢。

所以她們雖然十分好奇,卻還是按捺住沒有貿貿然發問。

林澤看在眼裏,也沒有解釋的打算。

事實上也不好解釋。

很快。

柳曼幾人也各自召喚了寵獸。

考慮到接下來路程的兇險性,除郭心怡外,其餘人都只召喚了五階寵獸。

宋婷的是一頭閃躍龍獸。

顧冷燕的則是一頭利刃棘龍。

這兩頭寵獸都是鋼屬系的。

柳曼的寵獸最為搶眼。

足足三頭五階寵獸。

龍首獅身,渾身佈滿堅硬鱗片的龍獅。

上半身人型,下半身只有一團赤紅霧氣,渾身上下呈半透明質感的火元素巨靈。

以及通體呈銀白色,體型健碩魁梧,手持長戟的銀色半人馬。

龍屬系的龍獅戰鬥力自不必說。

銀色半人馬屬於罕見的光屬系寵獸,戰鬥力在同段位寵獸中同樣屬於佼佼者。

火元素巨靈雖然稍弱一籌。

但元素生物特有的虛化特性卻能免疫大部分物理傷害,是許多近戰類凶獸的剋星。

同樣是不可多得的強悍寵獸。

這個陣容毫無疑問極為強悍。

林澤看得暗暗感慨。

不愧是二年級次席,實力完全碾壓羅寒。 「刀槍棍棒斧,劍刺針戟錘,稀有晶石,附魔寶珠,我這裏應有盡有……也不知道兩位小姑娘想要哪種武器啊?」

眼前的老闆娘看了眼面前這位帶着輕紗的主顧,再看了一眼東瞄西瞄的女子,也不知道他們想要什麼,只是陳列開自己的武器名單。

實物並不在這裏,武器店人多,很多人都在拿新的兵器試手掂量。

「哈哈哈,是這位小姑娘買,不是我買……」橘純一低着頭看武器的樣圖,長羽楓也拿了一張圖紙,聽到老闆娘的話,橘純一笑的前仰後合。

長羽楓覺得奇怪,明明自己的身型根本就不嬌柔,也不像是個女子的身段,偏偏戴了斗笠,蒙了面紗,就被指認為女子,也是奇了怪哉。

「哦……小姑娘使得袖劍?我這裏有幾分款式獨特的袖劍,包姑娘喜歡。」老闆娘拿出了另一張圖紙,那上面花花綠綠的款式,一看就看的長羽楓發昏。

「老闆娘,我是男的……我不使袖劍,我就想要來看看有沒有可以催動靈力快的長劍款式。」

「哦哦哦,不是小姑娘啊,你說不是小姑娘家蒙啥面啊……現在未出閣的都已經不這樣嬌滴滴了……」老闆娘也跟着笑,隨後換上了一排的圖紙。

「你是想要靈力催動快的。我找找……」老闆娘在一堆圖樣里翻找。

「小兄弟,這把清月飛魚劍肯定適合你,這把劍的劍身足夠的輕巧,有一顆雙牙獸的靈力寶珠灌注在上面,加快了靈力共鳴,可以讓人快速的施展靈力法術。。」

那劍看上去很正,起碼在圖樣里,它的做工很精細。

「我仔細看看再決定吧……」

長羽楓想要看看實物,遂叫老闆娘拿來了那把名為清月飛魚的劍。

長羽楓心裏也明白,帝王級的刀刃在這裏是買不到的,現打現造也幾乎不可能,那把白靈山的無名劍已經開瓢了,這是致命的,相對於華凌宗注入武器的靈力運用,白靈山的六道更傾向於以靈力附着劍身,達到更恐怖的靈力外化於形,這對於武器的耗損是致命的,好劍,自然有它好的道理。

更快的靈力催動剛好符合白靈六道的特點,那樣就能夠更快的釋放所使用的靈力道法,更靠譜的就是出手快,先不談劍與劍的觸碰,就單單是施法速度上的壓制,在戰鬥上也可以成為扭轉戰局的關鍵,就好比高手根本不需要吟唱自己的功法名字或者使用的道法,也就是誇張的言出法隨,雖然有些時候叫慣了也會吼上兩句給自己漲漲士氣。

長羽楓所要的,並不是覺得在這裏能夠買到一把極好的劍,能夠湊合用就行。

清月飛魚劍劍身通透,以一條長溝狀的隱紋壓在劍身的中心,很像是半個月牙,長羽楓抬劍上目,在輕紗里比對着劍鋒的齊整,厚薄,乃至鋒利程度的預測。

「呦,這一看就是行家呀……怎麼樣?這把劍好吧?」老闆娘半開玩笑的逗趣著長羽楓,而長羽楓連連搖頭,只說了不好兩個字。

老闆娘停了笑臉,又指著一把劍的圖樣說道:「你們是白靈山的吧,白靈山的弟子特喜歡這把劍,輕巧,那釋放起道法來,唰唰的。」

沒等老闆娘招呼夥計拿出來,長羽楓便叫住了她,橘純一偷瞄了一眼長羽楓,一轉身便一蹦一跳的像貓一樣離開了,她跟着夥計去裏屋看稀奇古怪的劍式。

「小兄弟,不好?不好可以說的嘛,白靈山的弟子來,我一般都是提供這把劍給他們,你是個行家,我給你推薦個別的,你別出去傳啊……」老闆娘說完,便要指著一個圖樣給長羽楓看,長羽楓趕忙說道:「老闆娘,我想要的劍,需要厚重一點的……我上一把劍已經開瓢了,這把劍一樣,因為靈力渠線導致埠稍微偏了,我用劍相對暴力,不多會就會和上把劍一樣崩出缺口,在實戰中很危險。」

「嗯……」老闆娘頗有些沉默,稍後從輕紗對視着長羽楓的眼睛道:「有意思,不過,小兄弟,我記得白靈山無論是技巧還是靈力道法都比較靈動,哪裏會有暴力的道理?」

「老闆娘何許人也?」

「實不相瞞,我已逝的丈夫曾是白靈山的弟子」

「抱歉。」

「害,沒啥事!我能夠說出來,說明早就不介意了……」老闆娘擺手陪笑,但也不是真開心,她稍後疑惑的看着長羽楓,把手放在櫃枱上問道:「你是想要劍鋒稍微厚點的,然後又要鋒利,又要催動靈力速度快的,這三者合在一把劍上幾乎不可能,但是兩者合在一起的倒是有,請月飛魚劍之流注重靈力釋放速度,用法暴力確實易崩,我記得是有一把劍鋒符合又厚又鋒利的……你讓我找找哈。」

長羽楓點頭,稍後回過頭去尋橘純一的身影,她正嘖嘖稱奇的看着暗器坊內的各種暗器。

「這把,劍中一霸!【碎山重石刃】,這把劍劍鋒很厚,但是因為用特殊的秘法使用了割裂山石的火山黑岩鑲嵌加固,自身的玻璃岩石與鋼材發生了奇妙的反應,變得鋒利無比,很厚很重,你硬要說釋放靈力的速度,防禦類的肯定快,攻擊就不一定了。你要看看么……」老闆娘抬頭看長羽楓,長羽楓沒有點頭回應。

「火山黑岩……那就是玻璃材質了……鑲嵌在劍上……會不會太脆了……」

「不至於,火山黑岩和玻璃還是不一樣的,普通的火山黑岩就比劍還要鋒利了,鍛造之後肯定不會像玻璃一樣啊脆弱啊……」老闆娘直起了身子看着有些猶豫的長羽楓:「你要看一下么……」

「好吧。」長羽楓說着。

「它是雙手劍……類似長刀,兩面開刃的,當然也可以當劍使就是了,因為製作者就怕使用者嫌棄,用栓動裝置改了兩種用法作為賣點,但是修仙的都用劍,詞劍厚重,定位有點尷尬。」老闆娘用食指撓了撓頭髮,翹著蘭花指。

「我會用雙手劍,沒關係……可以先看一下。」

長羽楓聽老闆娘講了這麼多,還真來了興趣。

自古稀奇古怪作武器的工藝流傳下來的,大都是大家公認認可的工藝,換一種說法就是足夠的普通易懂,更能讓學徒學會,而那些偏門的鍛造工藝就不一樣了,古怪的很,用火山的黑曜石鑲嵌進鋼刃,再補以劍身的厚重,制式又可改為長刀,這樣的神奇思路,是不是以自己的化傘為劍有幾分相似呢?

不過,自己只是隨便改了一下,這種頗像是大師鍛造的劍還是不能比擬的。

「好……」老闆娘招呼夥計進屋,和夥計一同來的,還有已經觀光完的橘純一。

夥計一個人拿那把黑色的鋼刃頗有些吃力,但又怕砸了,用小輪車推過來的。在場所有人都看過來,橘純一當然也不例外,當小車車推到長羽楓面前的時候,她驚了個呆。

忙湊到長羽楓耳邊小聲說道:「不是吧……這是劍?一看就與眾不同啊……這要是買了去,你就在這邊出了名了。我的天吶……」

「我只是看一看嘛……」長羽楓輕紗遮面,但是眼睛也盯着那把有些土氣名字的【碎山重石刃】。

它通體竟然是黑色的,想必是黑曜石與上好的鋼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了,劍身有成年男子手臂寬,,三尺劍的絕對比例下,真有劍中一霸的氣勢,遠處見,也能夠看到此劍開刃開的幾近完美,在遠處也能夠看到刃面的光亮,尖端的刃口筆直的對着中央的靈力隱線,劍柄螺旋的紋路增加手的力度再以此卸力,和其他劍柄顫紅流蘇也頗有些相同的原理,但跟你說這是一個栓動裝置,你絕對能夠驚出一身冷汗,與此對陣時,突然扭動栓動裝置變劍為長刀,改變攻擊模式,制敵於措手不及,那種恐怖的變化無異於增加一個殺敵手段。

長羽楓拿了此劍,劍柄冰涼,鍛造的質感和打磨的手法讓拿着此劍的長羽楓極其舒適整個拿起來,也沒覺得有多重,但是應該很重的……不然也不會讓夥計那麼吃力,長羽楓倒覺得單手劍極為輕巧。

他退後兩步,跟着看熱鬧的人群也散開一個圈。

長羽楓甩臂一震,劍在自己的手上開始轉動,劍花飛轉,空氣也發出咻咻咻的焦躁聲,長羽楓寬大的手掌讓劍鋒在手裏猶如寒光點點轉成一個飄逸的弧線,再是一躍,長羽楓以地為陣,一瞬間在空中轉身,寬大的劍身與空氣摩擦竟然生起火來,陡然間人群之外,長羽楓跟前,一個破地的火圈便砰然而出,火圈消散,便是一人立於輕煙之上,頗有仙人之姿。

「好!」

人群中有人喝彩。

長羽楓倒也頗為高興,很不好意思的,又興奮的看着直舉的劍鋒。

「碎山重石刃……」

長羽楓一轉劍柄栓扭,環形的劍柄嘎拉一聲便瞬間崩出,極長的環形柄直衝而上,剛好來到長羽楓的頭頂,化劍為刃,長羽楓舉刃在頭頂旋轉,氣旋陡然間生成,扑打着人群的臉,他們不得不眯着眼睛看,收刃於右側腰,柄靠左肩,颯爽英姿,頗有大將之風,驚呆眾人。

「小姑娘!舞的好!」

「我從來沒有見過有女人可以舞劍舞的這麼好的……」

人群中有人鼓掌。

長羽楓皺了皺眉,斗笠面紗遮蓋容顏頗有些感慨,不過稍後便開心的回到櫃枱。

人群也跟過來,跟着他。

橘純一過去推他們,讓他們不要靠太近。

老闆娘豎了個大拇指道:「好,我估計你也很喜歡,這把劍放我這很久了……有人相中,但沒人買的……今個兒你相中了,我也給你個折扣吧。怎麼樣?」

「當然可以……老闆娘費心了……幫我挑選武器。」

長羽楓真開心了,遇到了順手的兵器,雖然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刃的奇特讓他的好奇心過了把癮。

「那就好……不過,你現在也算是出了名了……這裏多是要參加群英之宴的人,你也要參加的話,多少會給你帶來影響。」老伴娘記賬,看着這個帶着斗笠面紗的男子:「不過,你不見人,也不打緊,暫時應該沒人來惹你。」

「誒!對了!老闆娘,你知道那個徐佳卿和蘭洛的事嗎?」橘純一想起來問這個,她摸了顆糖咀嚼起來。

「徐佳卿?蘭洛?」老闆娘有些疑惑:「徐佳卿我認識,蘭洛……是誰?」

「第一天大魔王啊……」橘純一疑惑的看了一眼長羽楓,然後看向疑惑的老闆娘。

這件事情,住在中清城的老闆娘難道不清楚嗎?第一天大魔王的真名……

「哦……你說這個我就知道了,真名我不知道……」老闆娘把賬單扯下來交給橘純一,橘純一接過來,仔細的看了,收進了袖子裏。

「怎麼說呢……我感覺是一個噱頭罷了……徐佳卿建造上隆街的時候就是一個噱頭王,今天這個節,明天那個節,歌妓和男寵關一條街上,供那些風流浪子消遣的事,也就他幹得出來……」

長羽楓頗有些疑惑,徐佳卿口碑在外,名聲在外,應該是只有好,沒有壞才對……怎麼到了老闆娘這裏,徐佳卿就直接幹了欺世盜名的罪活了。

「不是吧……你是說第一天大魔王在隆中城開啟通天塔是假的?」

「我也沒說假,我哪裏敢說假呢……」老闆娘壓低了聲音,也用食指點了一下嘴巴提醒了橘純一小聲點。

「我是覺得,九成假,一成真。」

「為啥,他總不能欺騙那麼多人吧……這麼多人跋山涉水來撈好處……是假的不得恨死他?」

橘純一的糖從右邊咀嚼滾到左邊,她的臉也像是包子一樣,從右到左鼓起來。

「那可不一定,你看這裏的生意多紅火啊……已經維持半個月了,相傳還有半個月那個什麼第一天大魔王才會出現……你說第一天大魔王怎麼也得厲害的直接將隆中城一揮而散啊……哪還輪得到和第一天大魔王講話的道理……你說是不是?」老闆娘也很實在,當着橘純一和長羽楓的面質疑這場群英之宴的鬧劇。

「也對厚……」橘純一看了一下長羽楓,繼續看向老闆娘問道:「那你有親眼見過第一天大魔王和徐佳卿說話嗎?」

「這個倒沒有……但我估計也就跟唱戲一樣,你一句我一句,然後扯到幾日之約……能有一個月的時間,徐佳卿玩的,真是離譜……」老闆娘本是嫌棄,而後轉為嘆氣:「隨他們去鬧吧……反正到了時間的前一天我也跟着跑的……免得看徐佳卿的鬧劇。」

「你要到哪裏去?」

「屋邪山,我是那裏的弟子。」

「好吧……」橘純一點頭:「這徐佳卿還會說謊的……不至於吧……他家大業大,不至於呀……」

「越是這樣,就越會騙人哦小姑娘……」老闆娘看着這個年紀尚輕的女子,像是告誡一樣的說道:「不過,我聽說霖中衛好像到這裏來了……」

「霖中衛?」

「聖上的親衛,直屬於皇帝。」長羽楓淡定的答到。

「靠……皇上也覺得徐佳卿作假?來查來了?」

橘純一頗有些震驚。

「這個我不知道……可能吧……」老闆娘收起了武器的樣圖。

「對了,我知道有一家店,在這裏挺出名的……那裏是賣護身符的……我這個護身符就是那裏求的……蠻靈驗的……你們這些走江湖的,就忌諱心裏沒底,不能白來一趟對不對,去那裏求個護身符也是挺好的,保保平安。」老闆娘從胸口拿出一個小的玉石,上面是一朵好看的無名花。

「這麼說,你和那裏的老闆認識咯……」橘純一像是懂了一樣打趣道。

「也不熟,就是去過幾次……我的亡夫死了她安慰過我幾次……」

「老闆的男的?」

「女的……」

「還望老闆貴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