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的那麼幾天時間裏,採購工作異常順利了起來。

2022 年 9 月 21 日

甚至胡彪考慮到了一些東西后,還追加了一千噸物資的採購,都是水泥、鋼筋這種相對便宜的東西。

似乎一切都等待着時間一到,就他們帶着滿滿的物資,開始前往末日世界去了。

但是在最後的那麼兩天時間裏,還是發生了一些值得一提的事情。

任務結束之後的第14天,陝省、寶塔市、算是本地檔次最高,准四星寶塔賓館之中,一場熱鬧的婚禮正在進行着。

而站在宴會廳的門口迎賓的一對新人,其中的新良正是刀客。

話說!連戰隊和任務這些寶貴的東西都捨棄了,如今的刀客還有什麼東西,是對於新婚妻子捨不得的了?

所以,如今在私人小金庫中,有着400多萬的刀客,自然是將結婚酒宴的舉辦地,放在了寶塔市最好的這一家酒店。

一切,都是為了讓未來的妻子,留下了一個最美好的回憶。

不得不說,他未來的妻子雖然也抱怨過好幾次,將酒宴換成這裏舉行,比起原本的計劃可是要多花了十好幾萬了。

但是今天她臉上的笑臉,還有岳父、岳母一方臉上的表情,依然能說明這多花的十幾萬,那是非常的值得。

更別說刀客他這邊的親戚,一來就是沒口子的誇他,誇這麼一個婚事辦的體面。

於是在到了時間之後,在花了高價從西安請來婚慶公司的操辦下,這樣一場熱鬧的體面酒宴,算是正式的開始了。

好酒、好菜、主持人幽默的節奏控制。

這一場酒宴在本地來豪華的婚宴,可以說那叫相當的完美了。

只是在隨後敬酒的過程之中,滿堂賓客們沒有人知道的是,就在宴會廳對面的一間包間里,胡彪獨自的坐在了其中。

點了滿桌子的菜,卻是一口都沒有動過。

反而是鄭重其事的謝絕了服務員的幫忙,親手在一個玻璃杯子中,倒滿了大概有着三兩分量重的高度五糧液。

並且是揮退了漂亮的服務員后,一個人獨自的坐在了其中,默默的等待了起來。

胡彪這樣的等待並沒有多久,就能聽到了宴會廳中,婚慶主持人那異常亢奮的聲音:

「現在,請讓我們共同端起酒杯,祝福這一對新人甜甜蜜蜜、幸福美滿、白頭偕老、早生貴子……」

在這一刻胡彪端起了酒杯,將杯中的美酒一飲而盡之後,嘴裏淡淡的說上了那麼一句:「兄弟,老哥我敬你一杯酒,祝你新婚快樂~」

是的、沒錯!

說過不來參加婚禮的胡彪,最終還是來了,不過是在沒有任何人知道的情況下悄悄的了來了一趟,以免給刀客造成麻煩。

一切的目的,就是打算用這樣的方式,喝上一杯喜酒。

喝完了這一杯酒之後,胡彪連滿桌子都沒動的菜都沒有看上一眼,用衣袖擦了一把嘴巴之後,就站起來打開了房門,笑着對門口的服務員說到:

「不好意思,我今天請的客人沒空來了,所以買單吧。」

就這樣,在服務員很是有些詫異的眼神中,用現金買好單的胡彪坐上了一輛的士,向著南泥灣機場趕了過去。

同時,在胡彪喝下了那一杯酒的時候。

刀客似乎隱隱的感受到了什麼一樣,忍不住向著宴會廳的門口看了過去;結果除了一些忙活中的服務員,他什麼都沒有看到。

不待他更仔細的去看看,妻子嬌滴滴的聲音響起:

「老公,你發什麼呆啊?我們該去下一桌敬酒了,那些都是你的同學吧?」

「對的,都是我最好的那些同學。」聞言之後的刀客,嘴裏是如此的說了起來,全然忘記了剛才莫名升起的感覺……

*******

任務結束之後的第15天,也就是晚上就要傳送去末日世界的那一天。

下午的四點鐘左右,星城一條不怎麼繁華的街道上。

坐在了車中的旭風,默默的看着街道對面那一個不大的男裝店中,正坐在了收銀台之後發獃的女子。

這個長著一張娃娃臉的女子叫李群,正是旭風在上次的任務結束之後,讓他一晚上沒有睡着的那麼一個。

掙扎了快半個月之後,旭風還是忍不住來偷偷的看了她一眼。

無他!因為旭風通過打聽了之後,知道李群又談過了兩任的男朋友,但是到了現在依然未婚,明顯是遇人不淑。

時隔了有些年之後,李群的變化還是不大。

嬌柔的氣質,顯得人很溫柔和老實的樣子,坐在收銀台那裏無比的安靜;只是臉上,明顯帶着愁緒。

也不知道受了誰的蠱惑,原本就沒有太大主見的她,開了這麼一個男裝店。

結果旭風都在門口默默的看了兩個小時了,不要說賣出了任何的一件衣服;就連走進去店裏看上了一眼的,都是沒有一個。

想到了在某音上,自己看過了一個視頻之後。

旭風頓時心念一動,決定為那個女子李群做點什麼。

為此他將車開遠了一點之後,打電話將自己在附近上班的兩個朋友叫了過來;接着轉過去了三萬塊錢之後,嘴裏低聲的交代了起來。

約莫在30分鐘之後,兩個手上提着大包小包朋友回到了他的車前。

其中一個朋友帶着滿臉疑惑,開口就是一串的問題:

「這麼兩大堆一共花了兩萬九,還剩下一千塊;兄弟怎麼你這是怎麼回事,又是搞的什麼狀況?

還有!這麼一大堆的衣服,你又要怎麼處理?」

「那是我前女友,以前跟着我的時候我什麼都沒有,也什麼也沒有給過她;現在想給了,但是她應該又不會要,所以就讓兄弟們辛苦一下。」

抽著煙的旭風,嘴裏是如此的回答了起來。

「剩下的一千塊錢,你們拿去買煙抽吧,衣服也拿去穿吧,今天辛苦你們了。」

聽到了這麼一個解釋之後,兩個朋友搖著頭就準備離開。

就在這麼一個時候,一個旭風曾經無比熟悉的聲音響起:「兩位麻煩等一下,這些衣服我不賣了。」

扭頭一看,旭風發現李群站在了離着他不遠的地方,

深深的望着旭風一會後,嘴裏說到:「那麼一個某音的視頻,其實我也看過。

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這些衣服還是還給我吧;對了!都到晚飯時間了,好久不見、要不我請你吃頓飯……」

之後的時間裏,在附近一家小飯館的包廂里。

旭風與李群兩人用着他們自己都驚訝的豁達,聊了很多的一些東西,比如說這些年怎麼過來的,還有旭風的家庭這些情況。

期間的氛圍很好,甚至能用說不出的輕鬆來形容。

只是旭風知道,他們兩個人一旦是錯過了之後,那是再也回不去了;不然自己的家庭、孩子怎麼辦。

就是以他對李群的性格,也知道這個女子不會答應……

。 「前輩,看來這傢伙是瘋了…」

天空中,面對發狂的楚溫,御乘風等人也是抽身而退,隨後落至費仁身旁。

雖然他們二人聯手都奈何不了楚溫,不過費仁卻可以。

畢竟對方當初可是以一己之力扭轉了東靈國戰局的狠人,就連扶搖國師,出身於黑魔窟的雲騰都不是費仁的對手。

「你們先退下,我來對付這傢伙。」

瞥了一眼御乘風,費仁微微點頭。

眼下,楚溫的修為已經突破至武師境六重,而御乘風和御天行二人聯手雖然可以暫時抗衡對方一二,但卻無法斬殺楚溫,永除後患。

因此,他需要親自動手!

「是!」

聞言,御乘風和御天行也是互視一眼,隨後各自退去。

「天罡玄火掌!」

突然,天空中的楚溫又是發出一聲暴喝,下一刻身形化為一道殘影,當即朝着地面上的費仁殺去,同時捲起滾滾熱浪。

「洶!」

大量的元力席捲開來,隨後化為一道火紅色的掌勁匹練,就連四周空氣中的溫度都不禁上升了許多。

這一招源自於其修鍊的功法天地正氣訣,威力不俗。

而身為昔日楚氏一族中人,楚溫的修鍊天賦也是顯而易見,其對於天地正氣訣的掌握程度更甚於死去的楚天陽以及一旁的楚倩。

「圓滿境界的天罡玄火掌!」

另外一邊,看到楚溫施展出昔日的鎮族武學,楚倩也是俏臉微變,雙目一凝。

現在,她也是有些明白對方當初為何會造反。

單純論修鍊天賦,無論是她自己,還是其死去的父兄二人都遠遠不如眼前的楚溫,然而上一任老皇帝卻將帝位傳給了她的父親楚天陽,僅是給楚溫封了一個晉王的頭銜。

由此可見,對方自然會心生怨恨和不滿,從而野心爆棚。

「來的好!」

此時,面對楚溫的攻勢,費仁也是身形不退反進,同樣正面一拳轟出。

「洶!」

大量的金色元力擴散開來,隨後覆蓋周身,一道金佛虛影也在費仁的身後浮現,只見其整個人如同化為一尊真正的達摩武僧,勢不可擋!

「半步武靈境?!」

「怎麼可能!」

天空中,同樣察覺到費仁身上的恐怖元力氣息,楚溫一雙血色眼瞳中流露出濃濃的震撼。

然而,還未等到他反應過來,下一刻金色拳勁便是臨空襲至。

「呯!」

元力夾雜着恐怖的拳勁,瞬間便是撕裂了天罡玄火掌的攻勢,隨後火焰掌勁紛亂幻滅,化為一縷縷虛無,而費仁的拳頭也是重重地轟擊在了楚溫的胸膛心脈之上。

「噗嗤!」

臉色一白,下一刻只見楚溫猛地吐出一口濃血,隨後身形如同斷線風箏一般朝着下方地面墜去。

「轟….!」

身軀轟然砸倒在地,在養心殿前留下一個巨大的深坑,只見此時的楚溫臉色蒼白,一身衣袍破爛不堪,模樣十分狼狽,同時胸口前也是血流如注,已然是受到了重創,瀕臨死亡。

他的元力修為雖然突破至武師境六重,然而依舊不是費仁的對手。

畢竟,對方乃是半步武靈境的修為,同時一身綜合實力堪比武靈境三重高手!

「朕,還沒有輸….!」

嘴角浸出一抹血跡,血紅色的眼瞳中死死地緊盯着眼前的費仁,楚溫手掌顫抖,然而卻是無力再站起身來。

「上路吧…」

眼神依舊冰冷,下一刻費仁也是散去達摩金佛體,同時掌心浮現出一縷粉色的琉璃火。

「朕,竟然會死在一個小輩的手裏,真是沒有想到啊,哈哈哈哈…!」

看着對方掌心跳動的琉璃火,氣息虛弱的楚溫非但沒有任何懼色,反而是哈哈大笑,嘴角不停地湧出一縷縷的森然血跡,似乎已經陷入了癲狂狀態。

「刀下留人!」

然而,就在費仁打算斬殺楚溫之際,不遠處又是傳來一道清冷的女子聲音。

嗯?

聞聲望去,費仁臉色一凝,只見不遠處的養心殿前,一名身着五彩鳳袍的中年美婦不知何時屹立其中,此刻絕美的容顏上有些五味雜陳,美眸微微閃爍,赫然是先前出聲之人。

「本宮名為柳青雯,乃是當今皇后….」

還沒有等到費仁開口,下一刻中年美婦卻是縱身一躍,來到了瀕臨死亡的楚溫跟前。

「青雯,你怎麼出來了….這裏危險….」

「此子恐怕會傷到你,速速離開…!」

這時,看到柳青雯現身,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楚溫也是低聲喝道,殘忍瘋狂的臉龐上竟是少見地流露出一絲柔情。

「原來是柳皇后,久仰大名,不過楚溫狗賊今日我必殺之。」

「而且不出我所料,柳皇后你應該也和此賊有着不共戴天的殺夫弒子之仇….」

一旁,看到來人是昔日皇后柳青雯,楚倩的母親,費仁同樣是眉頭微皺,隨後緩緩道。

「你說的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