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有時候吧,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

2022 年 10 月 23 日

慕斯爵五歲開始,就覺得自己已經看淡生死,天不怕,地不怕,這些年他掌管慕江集團,不知道經歷來的多少風浪,從來都不知道,怕字怎麼寫。

誰曾想到,現在老婆一笑,慕斯爵都會害怕。

要是以前有人告訴他,他以後會如此害怕一個女人,打死慕斯爵,慕斯爵也不會相信的。

「你再猜?」

這話,聽得慕斯爵更是頭皮發麻。

「老婆,該交代的,我都已經老實交代了,除了假裝失憶以外,其他的,我都沒有騙你。」

慕斯爵趕緊站直了身子,一本正經地朝宋九月說道。

「哦,你的意思是說,你說那些嫌棄我不夠溫柔,覺得我像潑婦,還說自己想找溫柔的老婆,都是真的了?」

面對宋九月的秋後算賬,慕斯爵心裡已經下起了後悔的雷陣雨。

正義的審問,雖然會晚到,但是永遠不會遲到!

「老婆,我說那些違心的話,都是為了消除江淮宇的懷疑。他疑心病那麼重,肯定不會輕易相信。從我中毒以後,他就一直在試探我。

而你是我最珍貴的人,所有人都知道,我最在乎你。所有我才將計就計,那麼說的。

老婆你都不知道,我說那些話的時候,良心備受煎熬,痛苦不堪。我老婆那麼好,我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才能娶到你啊,老婆。」

慕斯爵說完這話,還單膝跪地,一把拉住了宋九月的手,低頭吻在了他的手背上。

「在我們帝都,親吻一個人的手背,就是對她一輩子忠心的象徵。」

慕斯爵抬頭,用他那雙魅惑重生的鳳眸,無比真誠地看著宋九月。

要不是宋九月前兩天,才陪著女兒一起看了這個動畫,她都要相信慕斯爵的鬼話了。

「慕先生,你忘了,我也是帝都人嗎?我怎麼從來沒有聽過這個規矩?」

宋九月看穿不揭穿,面帶微笑地反問。

這話,慕斯爵沒法接啊,這個片段,是他前兩天陪女兒看動漫的時候,偶爾聽到的台詞。

不然這麼肉麻兮兮的話,怎麼可能從他這個冰山總裁嘴裡冒出來呢?

「那是我們慕們慕家的規矩,一輩子,只親吻自己摯愛的手背,當做一生的承諾。」

低沉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裡冒出。

原來人有時候,不逼自己一把,慕斯爵都沒有發現,他沒有最肉麻,只有更肉麻!

「慕斯爵,你說謊居然不打草稿?」

宋九月被慕斯爵的不要臉精神給氣笑了。

「是我剛剛定下的規矩,我是慕家家主,以後慕家男人,一輩子,只能親吻自己愛人的手背,從我開始,等等遺傳下去,如敢違背,就逐出慕家!」

原本想要朝慕斯爵翻白眼的宋九月,聽到這話,整個人愣在哪裡。

愛情有時候,還真是隨機應變。

她以為自己經歷那麼多,肯定不會再喜歡什麼花言巧語,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從慕斯爵嘴裡說出來的土味情話,宋九月都覺得甘之如飴。

「我這麼晚還沒睡,確實是在等你。」

宋九月瞬間口氣軟了下來。

「是老婆,還想宵夜么?」

突然感受到宋九月溫柔的變化,慕斯爵眼角微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難道幸福,真的來得這麼突然嗎?

「嗯,我確實想要吃宵夜,餓了。」

宋九月這話一落,慕斯爵立馬把地上站直了身子,隨即一把抱住宋九月,就往床上帶。

「慕斯爵,你瘋了!我說我餓了,要吃宵夜。」

宋九月瞪大眼睛看著慕斯爵。

「是啊,老婆,我現在,不就是想要餵飽你嗎?」

聽到這話,宋九月的眼睛,瞪得更厲害了!

「慕斯爵,雖然說你們是夫妻,但是讓我免費觀看限制級的東西,是不是不太好?」

戲謔的聲音,從旁邊響了起來。

慕斯爵一回頭,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葉老頭和祁明修,已經坐在了茶几旁邊,兩個人手裡,還一人端了一盤肉。

所以說,宋九月說的宵夜,是真的要吃宵夜?

想到自己剛剛的虎狼之詞,慕斯爵有種想要原地挖個洞把自己埋了的衝動。

「你們怎麼在這?」

慕斯爵咬著后槽牙,低聲問道。

剛才他和葉老頭他們,不是剛分開,並沒有看到,宋九月跟他們有聯繫啊。

「因為肚子餓了,要吃宵夜啊。」

祁明修看著慕斯爵,故意一臉無辜的問道。

蒼天有眼啊,總算找到機會,在慕斯爵面前,找回場子了。 小奶貓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小模樣看著別提多可憐了。

「你的意思是說,在冥界的時候我是你的主人?」她以前有養過寵物嗎?沒印像啊!

「是啊,一千多年前,主人遊歷人間的時候看到樂樂被壞孩子欺負,便用一滴神血點化樂樂成仙。

從那以後樂樂就一直跟在主人身邊,如今已經過去一千多年了。」小奶貓可憐兮兮的看著喬安說。

「你仔細和我說說,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喬安看著哭嘰嘰的小奶貓,帶著幾分頭痛的說。

小奶貓樂樂聽話的將所有的事告訴了喬安。

樂樂的真名叫做雲樂,是冥界三大古神之一青玄神尊座下的一隻仙寵。

二十多年前,青玄神尊帶著兩個弟弟一起前往人間轉世,希望阻止一場人間浩劫。

而雲樂做為青玄神尊的小仙寵,並沒有被帶去人間,而是被留在了冥界的神殿之內。

因為思念主人,雲樂的偷偷跑到人間轉世。

轉世之後,雲樂失去了前世的記憶,成了一個名叫樂樂的小女孩兒。

直到她咬了喬安一口,喬安的血流入她的口中,她的前世記憶因為喬安的血被喚醒了!

雲樂當年是被青玄神尊的一滴神血點化成仙。

在轉世之後,想要恢復前世的記憶,除了靠她自己想起來之外,也只有青玄神尊的轉世之身——喬安的血可以做到。

這也是為什麼恢復記憶之後的雲樂這麼肯定喬安就是它主人的原因。

「我明白了,所以你就是三年前死掉的那個叫樂樂的小女孩兒?」

喬安一開始還以為她不會是那個叫樂樂的孩子。

死去三年的小鬼,哪裡會有這麼強的力量。

原來人家轉世之前就已經是仙了,難怪才死了三年力量就如此強大。

「就是我,我那時候沒有前世的記憶,腦子又不太聰明,要是我有前世記憶,哪裡會這麼容易被那幾個人類小孩兒坑死!」

雲樂說到那幾個孩子的時候,一張小貓臉居然還能看出一絲怒氣。

「你不是捉迷藏的時候在樹上躲太久,不小心掉下樹撞到石頭死掉的嗎?」喬安挑挑眉。

怎麼聽它的意思,這裡面還有什麼內情的樣子!

「才不是呢,我是被他們害死的!」小奶貓氣乎乎的大聲反駁。

原來當年的雲樂因為是自己偷渡到人間轉世,投的胎並不好。

雲樂投胎的這家人很窮人,母體體在懷孕的時候並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吃得也不好。

這也造成了雲樂在胎里就沒有養好,七個月時又遇上意外早產。

樂樂出生之後,反應一直很遲頓,甚至有些傻乎乎,別人說什麼都信。

村裡的小孩兒經常哄騙她去做一些危險的事情。

樂樂因為智商不夠,根本分辯不出來哪些事情能做哪些不能做,別人讓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那天也是一樣,他們一起的有七個小孩兒,說好一起玩捉迷藏。

樂樂被那些孩子哄騙爬到樹上躲起來。

那些孩子對她說,除非他們來找她,否則不許她從樹上下來,要是敢不聽話,以後就再也不找她玩了!

樂樂傻乎乎的相信了,便一直聽話的躲在樹上。

那時候是冬天,天上還在下著雪。

樂樂在樹上待了兩個多小時,身體都凍僵了!

最後因為腳麻一時不慎從樹上掉下來,腦袋摔到一塊石頭上就這麼死了。

而那幾個騙樂樂上樹的小孩子,則欺騙大人是樂樂自己爬上樹的,他們以為到了飯點樂樂會自己回家,根本不知道她會傻傻的一直躲在樹上。

大人們沒有想到孩子們會集體說謊,更沒有想到樂樂是被幾個孩子有意識的騙到樹上去。

因為都是左鄰右舍,死得又是一個小傻子,村裡人不可能為了一個小傻子去怪罪其他孩子。

樂樂死了之後,她的奶奶收了那幾家送來的雞蛋,還有幾十塊錢的慰問金,就當什麼事兒也沒有發生過。

樂樂沒有想到,在她死後腦子反而變聰明了許多!

她不明白為什麼那幾個孩子要害自己?

為什麼村裡人不處罰那幾個孩子?

既然沒人懲罰他們,那她就自己來!

於是她就自己去報仇了!

他們不是喜歡玩捉迷藏嗎!

她就把他們全部抓到她的空間裡面,讓他們玩個夠。

後來那幾個孩子通通死在了她的空間里,就連靈魂也是她玩夠了之後,才放他們去的地府。

「主人,那些人類的小孩子真的太壞了!他們都是大壞蛋!」雲樂對人類的敵意那是一直都有的。

在它被青玄神尊點化之前,才兩三個月大就被一群孩子追打,差點沒被他們打死。

還好有青玄神尊路過,將它救下,並送給了雲樂一滴神血。

雲樂這才能脫胎換骨,從一隻普通的野貓變成了一隻仙獸。

雲樂一直覺得,人類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尤其是人類的小孩兒,那更是惡魔的化身,一個個比厲鬼還可怕,還要惡毒!

「你受委屈了。」喬安摸摸小奶貓的貓頭。

雲樂見主人肯親近自己,樂得伸出舌頭,舔了舔喬安的手心。

「主人……嚶嚶……」

「你就先跟著我吧,我現在還沒有恢復前世記憶,所以我無法確定你說的是真是假,以後要是讓我發現你是在騙我,我可不會對你客氣的哦。」

喬安把小奶貓拎了起來,與一雙金燦燦的貓眼來了個對視。

小奶貓興奮的喵了一聲,聽見主人肯留下自己,雲樂開心極了!

翌日

喬安將雲樂留在自己房間里,與其他人一起繼續拍攝工作。

因為失蹤的人已經找回來,劇組的氣氛變得空前的好。

王導本來是給了鄭昆他們三個一天假,讓他們好好休息一天的。

哪知道鄭昆他們卻堅定的拒絕了這一天的假期。

他們三人都還沒有從撞邪的陰影中走出來,根本不敢一個人待在房間里休息。

與其在房間里擔驚受怕,他們更願意和其他人一起正常工作!

最起碼人多一點陽氣也重一些,那些陰邪之物沒那麼容易近他們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