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情當然對沈家眾人都很有影響,不過一點都影響不到林萱而已。

2022 年 10 月 18 日

她現在頂著一對熊貓眼,更是連連打哈欠,讓幫她上妝的許姑姑都不由停下手,想勸她再回去多睡好。

林萱搖頭:「算了,回去躺著也睡不著了。許姑姑,你是不知道昨夜我做了什麼奇葩的夢,還醒來一次睡回去竟然還能接著之前夢繼續做下去。」

「你這是夢到什麼可怕的事情了?」

回想夢中的情景,林萱不由打了個寒顫,慌忙道:「還是不說這個了,我一點都不想回憶。」

「對了,外公的壽辰也過了,我們再留兩天就收拾收拾東西回京吧。」

許姑姑驚喜道:「六公子準備這麼早回去了?」

「嗯,出來也好久了,是該回去了,免得母親擔心。」

。 顧凡走上前接過喇叭。

他對眼前的這一幕早有預料。

因為。

電燈的危害已經因為報社的宣傳而深入人心。

特別是這些常年接觸報紙的記者們。

未知事物。

總是令人感到恐懼的不是么?

顧凡微微一笑,舉起喇叭道,「我知道各位可能依然不信任我們的電燈,當然,如果我是你們我也可能不信。」

「因為我也不願意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險。」

記者們聞言紛紛露出了笑容。

他們此時的心態確實是如同顧凡所說的。

雖然電燈便宜。

但誰又願意因為幾個小錢而去用「臭名昭著」的電燈呢?

煤油他不好嗎?

儘管貴了點。

但安全。

嗯…

殘忍捕殺鯨魚?

這對他們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弱肉強食嘛。

天經地義!

「語言有時候也是蒼白無力的。」

「所以…」

「今天我們用真正的事實來說話!」

顧凡看了眼下方的通天日報記者。

然後深呼吸一口氣,「抬上來吧!」

在場記者茫然看着台上的顧凡。

完全搞不懂這個剛剛還一臉自信的年輕人。

怎麼一下變得這麼緊張了?

就跟要接觸什麼恐怖事物一樣!

事實上。

接下來的事物確實就是恐怖事物。

就見。

兩名特安隊員小心翼翼的抬上來一個一人高的機器。

在其上面。

全是一根根漆黑色的電線。

作為記者。

他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這個就是給電燈供電的設備!

而已經在台下的張旭見到這一幕。

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他已經隱隱約約知道顧凡想做什麼事情了!

「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拚命了嗎?」

他聲音有些顫抖的低聲喃喃。

顧凡作為一家小巨頭的老總。

竟然還敢冒着這麼大的危險。

說實話。

他已經敬佩的不知說什麼好了。

這樣勇敢的人。

比之他見過的陳新奎簡直強了不知多少倍!

漸漸的。

全場的氣氛陡然變得嚴肅認真了起來。

因為…

所有人都好像已經明白了這個年輕人接下來要做的事!

「我特么……這為電燈正名也做的太刺激了吧…….!」

「要不…咱們乾脆做出一番電燈不危險的表情來吧?」

「也是,免得他年紀輕輕想不開。」

「真的好么?我咋這麼期待接下來的一幕呢……」

「我也是,你說萬一他要是出了意外,我們還能出的去嗎?」

「………」

記者們小聲討論。

有些膽小的人看了眼身後的特安隊員。

特別是那腰間的鼓起。

更是讓他們暗暗吞了口唾沫。

台上。

兩名特安隊員將設備放在中間。

然後一臉擔心的看着顧凡開口道,

「顧總,要不讓我來吧,您這麼貴重的身份,萬一出點什麼事,公司幾十萬員工可怎麼辦啊?」

「是啊顧總,讓我們兩來吧,我們爛命一條,死了也不打緊……」

顧凡打斷兩人的話。

微笑道,「讓你們來怎麼能證明我們公司的誠意?」

「放心,我自己設計的產品,我對它很有信心!」

「可是……」

「沒有可是,你們下去吧。」

顧總揮手將他們趕走。

實際上。

他此時手心也全部都是汗水。

就連心臟都比平時跳的更快!

深呼吸一口氣。

顧凡看了眼下方眾人。

記者們有人期待有人慌張。

員工們則全部都是一臉擔憂。

甚至他的女秘書此時都已經不忍心看下去。

已經在偷偷抹眼淚水了。

「這妮子,就這麼對我沒有一點信心?」

顧凡笑了笑。

然後。

他顫抖的伸出手將一根電線拿起插在自己的手臂上。

冰涼的感覺像是觸及他的心靈。

顧凡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咬了咬牙。

他又是拿起一根電線插在自己身上。

這次。

顧凡的心裏生起了一股畏懼情緒。

腦海中。

一個個被電死的人頻頻出現在眼前。

這些人睜大著沒有焦距的眼神直勾勾盯着他。

像是在無聲的告訴他電是危險的!

「危險?哪裏危險?!」

顧凡猙獰一笑。

然後咬着牙將一根根電線插在自己身上。

這一刻。

他的動作被很多攝像機拍了下來。

特別是那一根根像是黑蛇的電線。

更是讓不少人心臟抽搐。

全身發寒!

「他……竟然真的是要把電線插在自己身上……!」

「我的天!他是真的不要命了!」

「這樣做值得嗎?就只是為電燈正名就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險?」

「你們別忘了,他還是一家年營收幾百萬的公司老總!」

「對,坐擁這麼多財富,還敢拿命出來拼,就這一點,他就是我最佩服的人!」

「淚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