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暖兒看著熱情的林夫人,俏皮一笑,「乾媽,我才剛下班就朝你這來了,所以我就當然沒吃飯啦。」

2022 年 10 月 17 日

林母微笑的看了看謝暖兒「說道,你伯父也還沒回來,所以我們也沒有開飯,快到樓上去吧!對了,瑤兒還不知道你來,你快去三樓去找她玩吧!等開飯了我會叫你們的。」

謝暖兒微微的點了點頭,便抬步走上了樓梯。

還沒等靠近林瑤兒的房間,屋子裡就傳來了伴和著王者榮耀斷斷續續的聲音。

呀,砍啊!我天,…這什麼豬隊友,連輔助都不會…。哎呀,這程咬金沖啊,這都…集合了,連自己…是肉盾…擋在隊伍…前抗傷害…都不會嗎?…

聽到此,謝暖兒想不知道她在幹嘛都不行。推門進入走了進來。也許是沒有敲門的原因。林念安沒有轉頭傲慢的話音就傳了過來。「誰啊,不敲門就進來,當這房間是你的啊!難道不知道進別人房間要敲門嗎?」

謝暖兒頓了頓腳步,故意的咳了一聲。

聽到聲音林念安興奮的一轉頭,看到了謝暖兒后連面前的遊戲都顧不上了。一下子跳到了謝暖兒的面前開心說道「你怎麼過來了,繼而壞壞一笑「不會是因為太想我了吧!」

謝暖兒手掌一起一落。林念安的後腦便被不輕不重得打了一下。隨後說道「不是想你的,而是想乾媽的手藝了,所以我才來蹭飯的。對了!順便在這睡一晚,嗯!最後才是順便來看看你。」

林念安無奈的笑著。「哎呀,我的大小姐,不就是剛剛因為你不敲門說了二句嗎?好啦,別這樣了。」

這時謝暖兒才看向念安,不過開口說的卻不是關於林念安人的。「瑤兒,你如果再和我這樣聊下去,你這場遊戲可就輸了。」

聽言,林瑤兒忙回頭一看果然是謝暖兒說的那樣。連忙跑到電腦前開始反擊。

再次感謝「似夢非夢」和「傲嬌病女」的推薦票。給你們么么噠!。 陸顏霜絲毫不知。

方才她錯過的是什麼,那竹林間其實她沒看錯,真的有人影閃過,且那道人影就是一直住在那裡面的帝凌風。

與帝雲卿雙生的帝凌風。

只是對比起帝雲卿的出色,帝凌風在整個帝家,悄無聲息的就像是個不存在的人一般。

他幾乎從來都不離開那個竹林。

這麼多年,連帝雲卿都對帝凌風不慎熟悉,連帝家主對這個兒子的態度,都是謹慎的,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小心翼翼。

可以說,帝凌風與整個帝家都是格格不入的。

但偏偏,他又生在了帝家。

帝雲卿沒留意到帝凌風的動靜,也不知道,陸顏霜這趟來帝家於帝凌風而言……將是結束。

帝凌風與帝家的緣分到了頭。

與陸顏霜的緣分,也是短暫。

「這些都是空著的院子,你看看你喜歡哪處,我就讓人去安排。」帝雲卿帶著陸顏霜一邊看,又告訴她。

陸顏霜點頭,不由感嘆,「師父,是不是在這裡學習煉丹的煉丹師,都很富有啊?」

陸顏霜最開始進來時,就覺得帝家很大。

而眼下這麼跟著帝雲卿逛下來,這種感覺就更深了,且兩人這一路,全程都沒有撞見帝小雨和三個小寶。

就已經足以說明。

帝家的輝煌。

對比崔家那邊……

嗯,崔家的大小,大概就是帝雲卿的一個院子吧。

雖說陸顏霜也覺得這有些誇張,然而事實就是如此,帝家這麼觀察下來,給她的感覺不是帝家,而是一個門派!

規模不算小的門派,就是沒多少弟子。

「帝家世代煉丹,一輩一輩傳承下來,底蘊自然是很深的。」帝雲卿回了句。

當然,在臨武大陸,煉丹師確實是有錢。

但也正因為煉丹師專註煉丹,普遍實力不行,他們往往也要浪費不少丹藥在提升修為保護自己上面。

「我說的這些,其實也只是普通的煉丹師。」帝雲卿說著,這時轉身看向陸顏霜,「以你的實力,光是玄氣修為都是上乘,更別提你在煉丹方面的天賦。只要你想,將來你只會勝過帝家的輝煌。」

帝雲卿有預感。

陸顏霜這樣的天才,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埋藏了這麼多年?

一直默默無聞。

在他看來,陸家真是丟了珍珠,撿了魚眼珠。

帝雲卿這說法,聽到陸顏霜眼中時,只讓她覺得好笑,沒想到師父還會有這麼有趣的看法。

她笑了笑,「離開陸家,對我來說反而是最好的選擇。我從來都不後悔,也不覺得從那裡是損失。」

只要陸顏霜想要,她什麼都能自己賺到!

最後,陸顏霜還是挑了一處離帝雲卿近些的院子,她免得跑來跑去,在帝家休息了天。

次日清晨,帝雲卿帶著丹藥去找帝家主。

帝家主也已知道,這八品的丹藥殘渣是陸顏霜煉製出來的,若是帝雲卿自己,以帝雲卿的心性,根本就不會拿這種失敗品塞給帝家主。

但是對陸顏霜……

「可惜了。」帝家主嘆息一笑。

已經猜到了兒子的心思,可惜這陸顏霜早已許了人家,不光如此,還有了三個孩子。

就算帝家願意接納,不計前嫌讓陸顏霜帶著三個孩子一起嫁進來,只怕對方也不會願意。

帝雲卿的這番心意怕是要落了空。

「可惜什麼?」陸顏霜懵了下,就是下意識問。

就見帝家主爽朗大笑起來,帝雲卿站在一邊,眼神也是露出微微疑惑。

「雖然不是青璃赤火丹,但八品本來就是每個定義的。本家主這次便試試。」帝家主說著,爽快服下。

陸顏霜與帝雲卿都緊張看著。

半響……

「怎麼樣?帝家主你覺得有什麼感覺嗎?」陸顏霜緊張問。

帝雲卿看著比陸顏霜還要緊張的樣子。

似乎這葯就是他的,「爹,您感覺如何?修為上可否有突破?」

帝家主在服下那藥渣時,也能聞到那種屬於丹藥的清香,甚至察覺出裡面的些微靈力,這就不可能是普通沒什麼用的失敗品殘渣。

只是這些藥渣服用下去后。

帝家主搖了搖頭,「並未有任何的……」

不對!

說著說著,帝家主又猛地住了嘴。

房門這時哐當一聲,被人給撞開了!

帝夫人行跡匆匆的踏進門,嘴裡還在高喊,「我不許!你不許服用那藥渣!」

「家主,你掌管帝家這麼多年,怎麼如今雲卿他難得為了一個女子犯糊塗,家主你也跟著糊塗了!這東西是能隨隨便便吃的嗎!」帝夫人聲色厲茬。

聽得陸顏霜下意識轉過頭,望過去。

帝夫人走進來時,然而一切已經遲了。

在之前,陸顏霜還沒有見到帝夫人。

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帝夫人,甚至在之前,她都從未聽帝雲卿兄弟提及……

陸顏霜便只是沉默,站在一旁。

在這種時候聰明的選擇不出聲,帝雲卿第一時間擋住了她,對上帝夫人,「夫人,注意你的身份。我並未思緒不明,我很清楚,霜兒的煉丹水平有多天賦高絕,父親就算服用下去,頂多是這青璃赤火丹發揮不出它該有的效果。」

帝夫人聞言冷笑,就是嘲諷帝雲卿道:「這哪裡算是什麼青璃赤火丹?丹藥呢?不就一堆藥渣,你也敢遞給你父親吃!帝雲卿,你究竟是安得什麼心思!」

這人……

陸顏霜就是聽得迷糊,難不成這位帝夫人?

聯想到這裡是古代,雖然是個陸顏霜從未聽說過的朝代,還能修鍊,但三妻四妾這點在這裡倒是一樣的。

男子身邊總是會有許多妻妾。

就像是陸府。

連崔府也是如此。

難不成這帝家,這帝家主如今的這位帝夫人……只怕根本就不是帝雲卿的生母!

陸顏霜猜到這,其實已經差不多將真相都給猜了個十足十。

帝雲卿與如今的這個帝夫人也是一向不和。

帝夫人是帝家主的繼室,先帝夫人當年在生下帝小雨沒多久后就病逝了,如今的這位帝夫人,也有一個兒子。

最絕的,還是她這個兒子太過廢物。

身為嫡子,與帝雲卿兄妹比起來,他甚至是連帝小雨都比不過!

帝家主也就不太待見。

不太待見那個兒子,卻又格外的疼寵帝夫人,對這個婦人好得很。

眼下見帝夫人氣勢沖沖而來,帝家主臉上當即便閃過了心虛之色,「夫人,以我如今的修為,不過是試試它的藥效,沒有大礙。」

「怎麼就沒有大礙了!這又不是帝雲卿練出來的!還是個來歷不明的人,家主,你怎麼就不明白!」帝夫人呵斥。

銳利的眼神這瞬隔著帝雲卿,投向了陸顏霜。 吉祥物們紛紛湧入鄒瑜的微書關注並留言。

「你們在哪裡?快交出吉祥。」

「都是歌手,又在錄製什麼節目嗎?期待期待。」

「和偶像一起工作,羨慕死人了。」

「歡迎加入吉祥物大家庭,看起來這是一隻玉犬,很貴的那種。」

鄒瑜的粉絲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上漲,鄒瑜的團隊樂開了花。

當吉祥物怎麼了?即使是一隻吉祥物,我們鄒鄒也是最可愛的那一隻。

鄒瑜和吉祥的合照很快上了熱搜,路人也參與進來了。

「首先聲明對兩人是純路好,其次是只有我看出了這兩個人在拍婚紗照嗎?」

「艹,這麼嚇人的么?婚紗照?真的假的?」

有人質疑,就有人順勢簡單地調整了一下曝光參數、整體色調,並把兩人腳邊的一個礦泉水瓶去掉了。

被P過的照片流傳了起來,發現還真有婚紗照的那個味。

兩個人都穿的很都市。

吉祥白色裹身短裙,中分齊耳直發,紅唇,眼睛彎彎。

鄒瑜白色襯衫,灰色西褲,短髮略凌亂,鼻樑高挺,面部菱角分明,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兩個人的動作,一個下沉,另一個上提,有些搞笑有些溫馨。

「服了,難道吉祥真和鄒瑜一起了?」

「什麼時候的事,我都不知道他們認識,難道我考古還不到位?」

有人引戰,「鄒瑜配不上吉祥。」

「吉祥為了千億家產,嫁入豪門。」

……

吉祥和鄒瑜順利拍完對手戲,兩個人邊走邊聊。

「吉寶,真沒有想到你演技也這麼厲害,把我也帶動得很快入戲,和你搭戲很輕鬆。」鄒瑜一臉的崇拜。

「還是你本身悟性強,否則誰也帶不動。」吉祥也不謙虛地點評。

每一段戲她都自己琢磨完之後,就去「懷裡」提供的虛擬情景中再學習一遍,練習一遍。

別的戲不敢說,她的戲絕對完美。

站在場邊的何俏俏見吉祥走過來,馬上遞上水杯。

吉祥喝了一口后問道:「都準備什麼吃的了?」

何俏俏趕緊打開旁邊壘在一起的兩隻箱子,其中一隻是保溫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