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的女人,車子衝下去的地方正好是江中央。

2022 年 10 月 18 日

所以,他們現在必須要再往岸邊游一段,岸上的人才能發現他們。

該死,齊墨川現在才發現,他跳下來的時候一急居然忘記帶上手機了。

好在,兩個男人越游越快,而細心查找的人也終於發現了三個人的蹤影。

搜救隊立刻派下了快艇,很快就開到了三個人的身邊。

齊墨川先把蘇天昊托舉上了快艇,這才由著快艇上的人拉了上去。

然後就是齊墨晨。

得救了。

齊墨晨和蘇天昊全都得救了。

齊墨川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齊少,你沒事吧?」洛風迎了上來,一路趕來,擔心極了。

「我們都沒事,派人立刻搜索整個江面,那個女人,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一定要給我找到。」齊墨川只要一回想起那女人與孩子間的對話,就恨不得抓住那女人將她碎屍萬斷。

對一個這麼可愛的孩子也能下得去手,還是連環的殺招,這是有多冷血。

一想起那個女人很有可能是自己睡過的女人,就覺得不舒服。

「齊先生,她頭髮可長了,過腰了。」孩子一聽齊墨川要找那個女人,立刻把知道的趕緊說出來。

「她長的什麼樣子?」這才是齊墨川最關心的。

孩子撓撓頭,不好意思的道:「我沒看到。」

「你跟她乘坐一輛車,你沒看到?」齊墨川皺眉,覺得以蘇天昊的聰明,這不應該吧。

「她戴了面具的,對了,是骷髏面具,可嚇人了。」蘇天昊繼續想,終於又想到了。

齊墨川這才瞭然,抱過已經裹上了毯子的蘇天昊,孩子有些冷,身子一直在發抖,他有些心疼了。

如果不是蘇天昊機靈,只怕現在他和齊墨晨兩個都沒命了。

「昊昊,你是說代駕的司機害了我們?」齊墨晨到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嗯嗯,她把車開進了江中。」孩子說著,就低下了小腦袋瓜,「她應該是只想弄死我吧,不然,為什麼還給我戴上了那個炸彈手錶呢,齊先生,齊叔叔,她為什麼不喜歡我呢?是昊昊不夠乖不夠懂事嗎?」

孩子開始胡思亂想了。

每一個孩子最想的就是得到大人們的喜愛和認可,蘇天昊小朋友也不例外。

他已經很努力很努力的在做一個乖寶寶了,可是那個女人就是不喜歡他,就是三番兩次的要弄死他。

一想起這個,孩子就憂傷了。

看著孩子這樣落寞的小模樣,齊墨川摟緊了他,「不是你不好,是她太壞,明白嗎?」

蘇天昊有些迷糊的點了點頭。

雖然還不是很明白,但是只要齊墨川說不是他的問題,他就開心了。

大人的世界好複雜,他還是太小,還是不太懂。

快艇停到了岸邊,三個人上了岸,十幾輛車等在那裡,洛風早就讓人備好了乾淨的衣服,分別換好了。

齊墨川看看蘇天昊,再看看身後的江面上,搜救隊的人正在搜索那個女人和齊墨晨的賓利。

他很想等到搜救隊搜到那個女人認一認她到底是誰,可是一想到蘇天昊也在,便不安心了。

此時此刻,經歷了一場生死,再把蘇天昊交給任何人他都不放心了。

如果蘇天昊出了事,他對蘇小荷和蘇天昊的計劃也就結束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莫名的,齊墨川居然就心慌了起來。

齊墨川轉頭看齊墨晨,表情也冷肅了起來,與看蘇天昊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齊墨晨,你自己惹得好事你自己追蹤到底,抓不到那個女人,你也不用回去了。」

說完,齊墨川抱著蘇天昊就走向了自己的邁巴赫。

洛風早就把他的車開到這江邊了。

齊墨晨一臉懵逼,他招誰惹誰了?

可只要一想到剛剛在江中央差點沒命的場面,頓時噤聲了,也沒脾氣了。

。 吃著飯將此事簡單的應承下來,話也沒有說的太圓,怕自己沒有找到合適的位置給他,不過這小子的確升的挺快,感嘆一番之後我繼續吃飯,晚上的飛機票,已經讓人幫我在網上預定了,吃完飯我就應該會趕往安西市。

晚上十點鐘的飛機,到東海市也就第二天早上六點,正好還可以回趟家,跟溫姨交代一下,也不知道林菀竹回家沒,心中還是有些放不下她的安危,安西市距離元林市大概三百公里,我需要坐高鐵前往。

坐上高鐵也就需要花費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這樣便能抵達西平省省會安西市,終於在晚上七點半的時候,告別黎元洪,坐上一輛計程車前往元林高鐵站,去自助售取票機拿了票,然後等了十幾分鐘,站內廣播通知車輛即將發車。

跟著人群檢票進站,在三號站台登上了前往安西市的高鐵,一路上我閉目養神,離天戈的意識還未消失,潛伏在我的身體之中,只因他答應我的事情還沒做到,自然是不能消散的,畢竟這一切,可是有系統監督的。

一個小時之後,我出現在安西市的街頭上,望著這霓虹閃爍的繁華大都市,內心的平靜,顯得與它格格不入,都市之中充滿著繁華喧囂,自然是少不了浮躁的身影。

這對於我一個喜歡冷靜的人來說,是一種考驗,考驗你是否耐得住寂寞,這更是一種對意志的消磨,因此戰士們才會遠離這裡,他們需要寧靜,接受一個信念的培養,在這繁華大都市中,只會被這裡的浮躁所感染。

安西市是副省級大都市,華國為數不多的新一線城市,這個時間點也正好是下班晚高峰時間段,打車是非常困難的,只得通過如今現代化的手機APP,利用一款打出軟體成功打到計程車。

上車之後跟司機說了自己所要去的地方,我也就離開了市區,向著安西國際機場方向駛去,八點半的時候,我才抵達安西國際機場,按道理說,這個時間點登機手續已經辦理結束,不過我找人,給航空公司提前有過通知,告訴他們提前為我辦理登機手續。

這都是在我未到場的情況下才辦理的,不過其他人肯定是沒法走這個程序的,到了地方之後,直接在接待處找人拿了我的登記手續,坐在是候機大廳等著飛機起飛,眼看就要九點鐘,站內廣播卻在這個時候響起來。

「尊敬的旅客,由於天氣原因,導致飛機無法準時降落,將會晚點一個小時,還請各位旅客見諒,如果您需要改簽或者退票,請到售票處進行辦理。」

飛機晚點是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我也沒有什麼好埋怨的,畢竟他們的工作還是需要理解的,只能在網上找一下有沒有其他航班,不過看這網上的售票情況,晚上九點這趟航班,是安西市飛往東海市的最後一趟。

也就是說,今天晚上我只能乘坐這架飛機返回東海市,既然這樣,我也只能坐在候機大廳繼續等待,飛機降落之後應該會儘快飛往東海,按理說東海市的航班會很多,可能是因為地理位置原因,導致大西北前往江南省的人並不多。

這坐在那裡唯一能消磨時光的自然是手機,同時也就是這個時候系統對我之前所完成的任務進行了評判:「叮!恭喜宿主完成罪惡遊戲,路人挑釁!破解殺人犯罪任務!

任務成功獎勵,聲望值10000點!六十年的內力!計算機精通技能!人工智慧的製造方法!

任務失敗懲罰,扣除聲望值20000點!武者實力下降兩重天!大庭廣眾之下跳海草舞!」

「叮!恭喜宿主精通計算機技能!」

「叮!恭喜宿主獲得基礎人工智慧的製造方法!」

當聽到這個任務提示音時,我下意識的召喚出個人屬性面板:「打開屬性面板!」

「宿主:唐銘

屬性:人類武者

年齡:23歲

聲望值:27275點

財富:華國幣1005000元

抽獎機會:8次

武道境界:武師境九重天巔峰(武者境界劃分:武者、武師、武將、武君、武宗、武王、武皇、武帝、武聖、未知)

系統禮包:無

特殊獎勵:系統商城七折優惠券、人工智慧製造方法、滕訊5%股份

所學技能:小成醫術(巔峰絕學《鬼醫七手》半部)、語言能力精通【八國語言】、計算機精通(大成)

所學功法:鎮北腿【大成】、伏魔拳【大成】

卡牌:斷秋水(未知)【一次性消耗品】

任務:無

屬性面板版本2.0」

綜合上述系統基本判定,宿主已經脫離戰五渣的行列,希望以後多加努力,儘快成為更有用的人。

系統後面的評定我倒是沒太注意,但是最讓我注意的就是我的聲望值,以前還不覺得聲望值重要,可能系統商城這個功能開啟的時候,我才意識到聲望值的重要性,也感嘆系統的黑心,絕對奸商的性格。

八次抽獎機會更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獲得了這麼多東西,就在我高興的同時,系統冰冷的聲音再次在我的腦海中響起來:「宿主,當抽獎機會累積十次時,可自動激活一次十連抽。」

「十連抽和普通抽獎有什麼區別嗎?」我疑惑的問道,若是沒什麼區別,我十次機會抽,總比一次十連抽好,這賠本的買賣咱不做,必須把事情問清楚了,價格講公道了。

「當然有區別,抽獎的幾率會變得不同,普通抽獎肯定沒有十連抽抽出來的東西好。」系統為我解答心中疑惑。

一聽到這個答案,心中有所瞭然,絕定積攢夠十次抽獎機會後,試一下這個系統介紹的十連抽機制,基本上也沒啥需要查看的,我也就觀了系統的個人屬性面板,坐在休息區玩起手機來。

候機的老人也挺多,見此我主動起身將座位讓出來,畢竟他們年邁體衰站久了會累,年輕人自然要尊老愛幼,從一點小事做起,而不是成天掛在嘴邊。

心中的潛意識不斷催促我這樣成長,我想這就是改變,在保持原有性格方面,再增加了一些良好的品質,這樣一來,我想我會變得更加優秀,前世的,我可不會這麼做。

更加沒機會這樣做,出行都是私人飛機,哪來這些候機準備,這是一種新的體驗,站在那裡,瀏覽著一些國內外的重要新聞,金融、政治、民生各個方面都存在,畢竟我所處的行業以及身份地位都預示了我必須懂很多東西。

讀新聞便是一種非常好的獲取途徑,不過就在我,新聞讀到一半的時候,機場卻發生一件事故,我附近正在候機的一名年輕女性,不慎將孩子丟失,現在正在焦急的找,而機場民警也趕赴現場。

「叮!樂於助人,援助之手!

宿主的品格在不斷變好,成為一個更加有魅力的人,那麼該出手時就出手,請宿主解救被拐的孩子!

任務成功獎勵:1000點聲望值,獲取樂於助人頭銜,激活每日幸運與霉運查詢板塊!

任務失敗懲罰:聲望值清零,智商負數!」

系統的這話叫我滿頭黑線,好歹我也是個正常人,這點小事都幫不上忙,智商負數,這做的有點狠了,轉身向身後的那名年輕女性走去,看著那張美麗的俏臉,布滿淚痕,我皺著眉頭。

「你先別哭,民警調查監控錄像沒?」走上前去,目光平靜而又明亮的看著這個漂亮的女人,道。

「查了,可依舊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女人哭哭啼啼的嘟囔道。

「嗯,先擦一下眼淚吧。」拿出一張手帕紙,遞給女人,輕聲道。

「唔,謝謝!」女人道謝。

同時這邊的情況引起其他旅客的注意,他們紛紛七嘴八舌的開口,對此事進行出謀劃策,女人的表情隨著這些話語發生劇烈改變,見此,我拉著渾噩的她出了人群。

「你幹什麼?」女人扯開我的手臂,淚光閃爍,怒瞪著我。

「嗯,幫你,現在這個時候你只需要找人就可以了,那些廢話只會讓你的心理防線發生變化。」我淡聲開口,道。

「嗯,謝謝。」女人微微一愣,眸光中出現感激之色。

「不用謝,你好好想一下,當時你的孩子丟失的環境,或者說是身邊有什麼可疑人物。」我循循善誘,給予她的最好的心理暗示,希望能夠通過這種方式,將她潛意識裡的環境激發出來。

「我記得當時,孩子就在我旁邊玩耍,我在和朋友打電話,可在這個過程沒有什麼可疑人物啊。」女人停止哭泣,疑惑道。

「你在仔細想想,當時你旁邊有什麼人?」我繼續道。

「我記得當時,右邊是一名女學生,至於在左邊的位置,則是一對夫婦,其中一個人是盲人。」女人說出一個至關重要的訊息,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拐騙小孩的應該是這對夫婦。 三老和穆楓展開激烈爭奪,羅銳這個將軍,在為林天成高興的同時,心中也充滿震顫。

夏濟生,鄭鳳年,顧問天,哪個不是中醫界的大佬啊?不知道多少搞中醫的,做夢都想成為三人的弟子。

更重要的是,跟著三老搞中醫,搞不好是有機會面聖的啊!其他人只要想一想,恐怕都會激動的渾身發抖。

還有穆楓也親自過來找林天成,穆楓比他還要年輕,已經是實權少將,馬上就要當中將,更不要說穆楓身後還有個穆家。

如林天成這般人物,不說後無來者,起碼是前無古人。

這一刻,羅銳越發感覺到,羅大發是多麼目光如炬,高瞻遠矚。

林天成看見兩方都不肯讓步,便道:「大家不要爭論了,聽我說兩句。」

穆楓和三老的目光就落在林天成身上,滿是緊張和殷切期待。

林天成掃視了下三老,道:「我診病的手法,還沒有完善,治病更加差的遠了。我暫時還不適合被推出來。當然了,我一定不忘初心,潛心鑽研中醫,希望有一天能夠真正學有所成。」

三老就露出開懷笑容,「不要著急,你還年輕。」

穆楓緊張起來,「天成。」

林天成轉頭看著穆楓,臉色凝重幾分,「穆將軍說的對,能力有多大責任就有多大,我在潛心學醫的同時,也要騰出時間,為保家衛國,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

其實林天成已經做了選擇,只是不好明確拒絕三老。

三老這邊,只有夏雪一人,而且夏雪已經被林天成拿下。穆楓那邊可是任由林天成挑選。

夏濟生道:「這樣會不會分散了你的精力?」

林天成搖了搖頭,道:「不會,做什麼都要勞逸結合。我鑽研中醫累了,閑暇就可以幫助穆將軍。」

夏濟生道:「會不會吃不消?」

林天成正色道:「只要可以為國家和人民多做一點貢獻,我個人苦點累點,又算的了什麼?」

這下,不光是三老,就連穆楓和羅銳臉上,都露出濃濃嘉獎。

顧問天道:「好!有什麼困難你都可以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