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出現是隨機挑選,但是這次,趙廷卻是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2022 年 9 月 13 日

鄭圓圓想要站起來,才感覺腳踝處一陣劇痛。

「啊……」

趙廷護住了鄭圓圓一大半,但總顧及不到的地方,她的腳踝磕在了路牙上,直接扭到了。

趙廷將開車人的特徵記住,轉身去看鄭圓圓。

看着她腳腕上腫起來老高,將她往後一甩,便將人背了起來,朝着醫院快步走去。

鄭圓圓咬着唇,神色複雜的看着趙廷。

但是,卻一句話都沒說。

鄭樂樂和蕭言接到鄭圓圓進了醫院的消息,嚇的四魂飛了三魂,急急忙忙的趕到醫院,只是在半路上,鄭樂樂打通了自己雇的私人保鏢的電話。

「很抱歉鄭小姐,您妹妹身邊的那個男人很敏銳,他發現了我的存在,為了不被您妹妹發現,我就在商場外等候了,沒想到中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鄭樂樂沒有再多說什麼,便掛了電話。

第一次是偶然,那麼這一次呢?鄭樂樂死死的攥着手,咬着自己的下唇,心裏升起恐懼。。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帶著兒子打江山最新章節、帶著兒子打江山嵐風、帶著兒子打江山全文閱讀、帶著兒子打江山txt下載、帶著兒子打江山免費閱讀、帶著兒子打江山嵐風

嵐風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帶著兒子打江山、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后媽覺醒后[七零]最新章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后媽覺醒后[七零]全文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txt下載、后媽覺醒后[七零]免費閱讀、后媽覺醒后[七零]舒書書

舒書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戀愛腦女配覺醒后[鑒古]、在年代文里暴富、佛系嬌氣包[穿書]、金甌鎖嬌、后媽覺醒后[七零]、

。 白璐水回去后,聆敬陽早早睡下,一覺睡到天亮。

天亮后,聆敬陽不顧上吃早飯,讓老饅頭召回董大器,又集結直屬部隊,聆敬陽直屬部隊有千餘人,但是有一半在後勤輜重營,真正能夠和他一起殺敵得只有五百將士。

這一次,他重新恢復老饅頭和董大器在直屬部隊職位,兩人領著部隊在城外集結,聆敬陽還沒有出城,李過帶著一群將領來到石營。

聆敬陽見是他前來,不得不稍後出城,帶著親兵迎上去,李過昨晚喝多了,讓聆敬陽去籌集糧草,早上醒來,覺得有些唐突,聆敬陽的石營部隊,是一隻有戰鬥力部隊,讓這一隻精兵去籌集糧草,一方面是暴殄天物,另一方是市聆敬陽很有可能完成不了任務,帶著銀子去其他地方。

所以他一大早帶著部將來到石營,想收回昨天晚上的話,他把來意和聆敬陽說了以後,聆敬陽差點一口氣同意,可聆敬陽又想了想,不能就這樣被人瞧不起,他昨晚讓四大家族去打開人脈,如果真的收回成命,豈不是失信於部下。

「將軍,末將以布置部下去購買糧草,還請將軍讓末將完成使命。」

說完以後,聆敬陽看著李過臉上表情有些不太自然,又說道:」末將把隊伍一分為二,一半部隊跟著我去籌集糧草,另一半部隊,還有百姓跟著將軍去雁門關,不知這樣可好?」

聆敬陽把話說道這份上,李過突然覺得自己有些狹隘,有些不好意思道:「聆敬陽,我沒有看錯你,昨晚是我疏忽,讓你這隻龍虎之師去籌集糧草,著實大材小用,可你有信心籌集來糧草,本將軍也不能吝嗇,多給你一萬兩白銀,十五天時間也短了些,就二十天時間,二十天後我們雁門關見。」

一下子多了一萬兩白銀,這可把聆敬陽樂壞了,他連忙謝謝李過,李過問他什麼時候去籌集糧草,要不要等到去雁門關斥候回來,了解雁門關情報以後再去各地購買糧食。

聆敬陽認為糧草要緊,他決定今天就帶領部下去附近州縣看看,有沒有餘糧可以購買,讓李過再蔚縣城內留守少數兵馬,和他傳遞情報,免得他一直孤軍在外,李過同意他的請求,隨後就帶著部下去城外操練新兵。

聆敬陽也來到城內,讓老慢和四大家族家主送去最新軍令,每五天在蔚縣碰頭一次,四大家族得到軍令,在將士護送下,前往其他各地去活絡人脈。

為購買糧草做準備,聆敬陽也領著部隊去黑石嶺,李道力在黑石嶺還有部分兵馬,也還有點糧草,聆敬陽不管那麼多,讓董大器和李道力知會一聲,他帶部隊去黑石嶺。

董大器來到李道力軍營,和親兵說了一下,親兵帶著他來到李道力面前,李道力看著董大器再他面前一板一眼,說聆將軍帶著部隊去黑石嶺操練,李道力點點頭,表示他知道了,他今天上午要操練新兵,讓董大器回去,董大器卻不肯回去,直愣愣看著他。

要不是董大器市聆敬陽部將,李道力真想讓這個大個子去挑糞,咋看都覺得不順眼。

「大個子,你傳達完了,不回去嗎?」

「聆將軍去黑石嶺拉練,糧草不足,還請李將軍接濟一二。」

李道力一口茶葉噴出來,聆敬陽帶著部隊去黑石嶺拉練是個幌子,真實意圖是他在意黑石嶺得那些糧草,想想也是,李將軍只給他一萬兩銀子,這點銀子上哪兒買一萬石糧草?

他罵罵咧咧下令部隊集合,他的部隊可不像石營訓練有素,而是稀稀拉拉在各級軍官怒斥下集結,看著一群烏合之眾,李道力只好下令集結親兵,一百名親兵集結速度,還是比雜牌兵要快的多,集結完畢后,李道力領著親兵,還有董大器往黑石嶺飛奔而去。

黑石嶺距離蔚縣有點距離,聆敬陽帶著部隊趕到黑石嶺北側山林,已經是下午時分,卻突然看到不遠處冒起一團黑煙,他連忙下令部隊再山林中潛伏,帶著老饅頭爬到一個高坡,往黑煙升起地方看去。

黑煙是從黑石嶺方向冒出來,老饅頭請求帶人去看一看,聆敬陽點點頭,讓他摸過去看一看,看到敵人就撤回來。

老饅頭帶著三個腿腳好的士兵,和他一起往前沖,山林距離黑石嶺並不遠,大概一千步左右,老饅頭快速往前沖,距離黑石嶺還有數百米,突然看到一群大順軍士兵被一群叛軍追殺,這些大順軍士兵應該就是李道力留守黑石嶺的部下,被一群裝備精良的數百叛軍殺得血流成河。

老饅頭見狀后,連忙帶著士兵撤回來,和聆敬陽彙報,前面有數百叛軍,正在砍殺黑石嶺大順軍,聆敬陽問老饅頭,可有把握消滅叛軍?

老饅頭搖搖頭,直屬部隊只有五百餘人,叛軍人數部隊不多,可裝備精良,幾乎人手一隻三眼銃,還有數十個騎兵在兩側遊走,硬拼會兩敗俱傷,聆敬陽不能眼睜睜看著李道力部下被屠殺,他下令全軍操傢伙,和他一起上。

正準備衝出去,卻聽到後面有叫喚聲,一看,是李道力帶著一百親兵趕來,他們也看到黑石嶺方向冒起黑煙,知道黑石嶺可能遭到敵軍突襲。

李道力一開始還以為是聆敬陽再黑石嶺放火偷襲,誰讓聆敬陽非要黑石嶺那點糧草呢,等他趕來,卻看到聆敬陽帶著部隊趴在樹林里,就知道自己錯怪聆敬陽。

他帶著親兵來到聆敬陽附近,道:「有多少敵人?」

「大概四百多人,裝備好,還有數十個騎兵,咱們兵力或許可以擊潰,卻不能全殲。」

聆敬陽想打一個殲滅戰,而不是擊潰戰,在這年頭,擊潰戰不過讓敵人暫時失去組織,沒有全殲敵人,敵人會在不久后重新聚集,所以他想滅掉突襲黑石嶺叛軍。

李道力不屑:「這些狗日的叛軍,先不管那麼多,打退叛軍再說。」

他帶著親兵嗷嗷衝上去,聆敬陽也沒有辦法,下令直屬部隊也跟這一起上,此時,李道力在黑石嶺的部下,被殺得剩下數十人,拚命的想跑到山林里,當他們快要跑到山裡邊緣,卻突然從裡面衝出來數百人,以為是叛軍,幾乎喪失活下去勇氣,最後卻看到是李道力和他的親兵,還有其他大順軍將士,於是回過頭,提著武器往回殺。

李道力支援很是及時,一個照面就把叛軍進攻勢頭遏制住,叛軍進攻就像是一腳踢在鋼板上,死傷數十人,痛不欲生,叛軍也不都是莽夫,連忙招呼在黑石嶺山內搶奪得同伴前來支援。

聆敬陽並沒有加入到戰鬥中,讓老饅頭領著部隊作戰,和數十個親兵再高坡上觀望,突然看到從黑石嶺內又衝出來數百叛軍,這些叛軍裝備稍遜一些,可披甲率也不低,他們一鼓作氣殺入戰團,殺得李道力連連後退。

李道力一想起在山西的大順軍,大部分被叛軍殺害,牙齒一咬豁出去了,就不信這些叛軍能殺了他,再一次領著騎兵往前沖,兩軍殺得天昏地暗,聆敬陽都在猶豫,要不要帶著數十個親兵加入戰團,可他又害怕黑石嶺內還有其他叛軍。

果然,聆敬陽想的沒有錯,黑石嶺內又衝出來一群叛軍,這隻叛軍人數更多,像是一頭憤怒的公牛,猛地沖入戰場橫衝直撞,李道力終於頂不住,部隊開始崩盤,被殺得連滾帶爬,李道力也被親兵拖著撤退。

李道力不服氣,非要和叛軍死戰到底,部下告訴他,再不走就要被叛軍包餃子,聆敬陽也不得不帶著數十個親兵加入戰鬥,而在這時,有一隻和叛軍裝扮一樣的軍隊,從黑石嶺南側殺出。

這隻部隊雖然和叛軍裝扮一樣,都穿著明軍鎧甲,可腦袋上並沒有留辮子,領頭一人也是李道力熟人,慕容屠,他領著四百多部下支援大順軍。

叛軍被這突如其來得生力軍打成一鍋粥,李道力也得到喘息機會,重新組織部隊,再一次殺入戰場,和叛軍殺得不可開交,聆敬陽帶著親兵,悄悄繞過戰場,來到黑石嶺山腳下,這裡沒有叛軍,也沒有李道力部下,應該是沒有李道力活著旳部下。

聆敬陽深吸一口氣,帶著部下從叛軍後背發起突襲,一個生突,將已經和大順軍,慕容圖打到生死存亡得叛軍,殺得後院起火,叛軍頓時防線不穩。

李道力和慕容圖怎會讓機會轉瞬即逝,帶著部下猛攻,經過一番血戰,叛軍逐漸落入下風,聆敬陽帶著親兵迅速撤回來,看著叛軍被大順軍和明軍打的崩盤。

叛軍也確實如聆敬陽所料,很快就被打的聞風喪膽,紛紛潰散,聆敬陽下令直屬部隊停止追擊,李道力很是不明白聆敬陽,剛才不還是說要打一個殲滅戰,怎麼擊敗叛軍,卻又不去追擊呢?

「李道力,咱們先謝謝那位將軍。」 參天巨樹,樹廕庇日。

衆人的周圍彷彿像是一個原始森林。

樹幹呈灰褐色,樹木筆直光滑,只有頂部長樹枝,樹葉像一根根針,閃爍着金屬一般的光芒。

這些大樹很高,最矮的都有千米以上。

陸謙深吸一口氣,陰冷的氣息順着鼻尖涌入身體內部。

“小心一點!”陸謙提醒道。

這裡天地精氣很濃郁,意味着很可能有高手。

天空沒有星光,陰氣濃郁,或許是一個封閉的小世界。

轟隆!

說來也巧,陸謙話音剛落,整個大地震動了起來,陰風呼嘯,空中迴盪像人臨死前哭嚎的聲音,令人寒毛直豎。

天空瞬間變得雪白。

衆人下意識擡頭一看,只見空中漂浮着無數白色的孔明燈。

白光正是由此發出,數以萬計的孔明燈,瞬間把這個世界變成白天。

“不好!”

隨着光芒照射下來的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種力量直擊神魂,光是看一眼就頭疼欲裂。

靈魂如切割一般疼痛。

這種感覺像是……

“元神領域?”陸謙瞳孔一縮,隨後對衆人說道,“先撤退!”

沒想到進了人家的領域裡面。

可惜爲時已晚,他們的速度快也快不過光的速度。

白光照耀下來,衆人寸步難行。

神魂像是放在火焰當中,被永恆不斷的灼燒。

“你們兩個擋住!”

陸謙看着天河和通幽兩人。

“什麼?”

還沒等天河反應過來,發現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飛離,之後化身原形,擋在衆人的面前。

通幽化作幽冥天蛇,龐大的身軀遮天蔽日,擋住了不斷落下的白色光芒。

下方的陸謙、江明、第一無量頓時感覺神魂一陣輕鬆,那種強烈的灼燒感消失不見了。

“啊!”

陸謙等是開心了,兩人卻要承受全部的痛苦,但是他們不能決定,因爲陸謙控制着他們的身軀。

“啊!!陸謙你不得好死!不講信用!”

天空上方首尾相連的河流,變換出天河的樣貌。

這一張痛苦的臉龐像是燃燒的蠟燭不斷融化。

“老夫死也不會放過你!卑鄙無恥的小人!”通幽咬牙切齒。

鱗片不斷脫落,血肉潰爛。

他們想逃,身體卻被控制。

“原來在這!”

四方傳來一聲冷笑,緊跟着是無邊威壓。

轟隆!

不到一秒的時間,天河兩人魂飛魄散。

屍體從天空落下來~

不過也爲陸謙等人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走!!”

陸謙當機立斷踏入法陣。

在第二波攻擊來臨之前,傳送到北陰酆都山。

轟隆!

冥冥之中的存在法術落到了空處,發出一陣憤怒的吼叫聲。

他的道場竟然來了一幫外來的蟲子。

緊跟着,這個地方徹夜透明,光芒照耀每一個角落,可惜什麼都沒有發現。

另一邊,陸謙等人出現。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拆掉陣法,避免那個神秘的存在通過光球進來。

“好險……”陸謙心中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