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保第九峰不會荒廢。

2022 年 10 月 26 日

植物蛋沒有任何變化,一如既往的當它的盆栽。

江瀾修鍊的進度,一直處於巔峰。

三年之後,幽冥路口噴髮結束。

江瀾又一次搬進了幽冥洞。

這次他把植物蛋一起帶了進去。

此時的他,修為依然處於元神中期,離後期只有一步之遙。

這期間江瀾簽到特地都是進幽冥洞中籤到。

幽冥入口噴發,大概率會讓簽到所得變好不少。

實驗是成功的。

不管是丹藥,法寶,還是修鍊法,比之前都好了一些。

這也讓江瀾修鍊的進度提升了很多。

這期間江瀾從未離開過第九峰,他一直生活在第九峰。

做著他該做的,需要做的。

二十年後。

敖龍雨給他的珠子破碎。

萬物精華吸收完畢。

此時的江瀾早已踏進了元神後期。

不過珠子破碎,意味著修鍊暫時告了一個段落,離開了幽冥洞,江瀾在第九峰周圍逛了一圈。

主要是讓自己平靜下來。

而後看了一些書。

學了一些陣法。

順便再澆澆植物蛋。

對於第九峰之外的消息,他很少聽到。

不過偶爾聽到他師父說,其他峰弟子都在努力修鍊。

要去好像是為了參加什麼巫仙大會。

江瀾擔心了一陣。

怕他師父說,每一峰都需要派優秀弟子參加。

畢竟第九峰沒有比他更優秀的弟子了。

在打理好第九峰一些道路后,江瀾回到了幽冥洞。

「敖師姐給的珠子已經消耗光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應該也不會有人惦記著了。」

珠子耗費完,也有一些好處。

此時他表面修為,也到了金丹後期。

理論上應該中期的,但是那顆珠子都消耗完了,不快一點,有些說不過去。

不過在金丹後期停留久一點就好。

「後續修鍊要動用神女圖冊了,這麼多年過去了,積攢的萬物精華應該不會在突然短缺了。」

盤膝之後,江瀾在腦海中打開了神女圖冊。

打算修鍊。

只是這次打開,江瀾發現沒有在湖邊看到那條龍。

隨後他看向湖面。

也沒有。

或者說圖冊上沒有了敖龍雨的身影。

「不見了?」 姜柔十分淡定的對那掌柜的說,「買來用的唄,也不知道路上會發生什麼事情,當然還是要多準備點好。」

這話說的,倒是也沒有錯,但……

「太太既然是路上用的,那這些葯倒是沒有什麼用呢。」

掌柜的指了指姜柔拿在手裡的那些沒有什麼用的。

「掌柜的,你好奇怪啊,有錢都不賺?」

掌柜的:「……」

倒也不是這樣,就是擔心姜柔把他店裡的東西都買完了,那他不就沒有辦法立功了嗎。

不過很快,他就不那麼覺得了,因為他的夥計過來跟他說了幾句什麼,然後掌柜的就跟姜柔說,「太太既然想要,那就買吧。」

夥計說別的店鋪已經找到人了,他們這邊是沒有戲了,既然這樣,不如都買了多賺點錢。

姜柔就很奇怪的看了這個掌柜的一眼,然後搖了搖頭,「那我想想看,還需要什麼。」

夥計的就給姜柔介紹,在他看來,姜柔就是個人傻錢多的主。

不管有沒有用,都可以給她介紹。

姜柔也充分的發揮出她人傻錢多的形象,夥計推薦的東西她都不怎麼考慮就買了。

很快,姜柔就買了一堆的藥材。

那些東西堆在一起,還真的是沒有辦法分辨出都是些什麼。

畢竟是太多了,而且都是包好了的。

姜柔花了大價錢買了一堆有的沒有的,然後在夥計滿臉的笑意下走了。

出了藥鋪,姜柔沒有耽擱,趕緊回去,當然她也留了個心眼,沒敢直接原路返回。

而是繞了一圈,確定沒有人跟著才回去的。

姜柔回去的時候,其他人還沒有回來。

姜柔就讓陳九去看看,讓那些人可以回來了。

因為姜柔買了很多的藥材,不管是解毒的還是後續要調養身體的都買了,所以後續的治療都不用擔心藥材不夠了。

姜柔就守著這裡看著蘇然給慕言處理傷口。

自從昨晚姜柔面無表情的跟蘇然說了那些話后,蘇然現在都不敢看姜柔。

倒不是他慫,其實他還真的是沒有怕過什麼,但很奇怪,姜柔生氣的時候,就很嚇人,他也不懂為什麼。

好在這毒藥也不是很毒,那些人大概是對自己太過自信了,一點也不擔心。

可能還就是想等著他們進城去買解藥,然後把人抓住吧,所以解藥很齊全。

買了回來很快就把毒給解了,慕言的臉色沒有多久就好了。

只是身體還是很虛弱,但後面好好養著就好了。

而且因為是傷在手臂的,所以沒有那麼嚴重。

慕言沒事後,姜柔就開始處理其他的事情了。

這個地方顯然是不能常住的,畢竟是在外面山林,環境還是不夠好的。

要是平時身體沒有問題,當然可以的,但慕言現在受傷了,再住下去對身體不好。

姜柔讓季澤泉去附近找找,有沒有合適的隱蔽一點的院子。

季澤泉是姜志虎給姜柔的護衛長,他的能力還是很強的。

就是因為有他在,所以剛才那些人才能順利的出來。

姜柔現在一步都不想離開慕言,而且因為這件事,讓姜柔意識到,她不能再鹹魚了,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一次,她真的受不了。

。 一旁的大媽用得意的眼神看著珈百璃,好像在說。

還說你們不是男女朋友,我就知道我不會看錯的。

珈百璃實在受不了大媽和一旁的圍觀群眾那些古怪的目光,拿起書包和購物籃就急忙跑掉了。

「喂,你跑什麼啊!」

徐晨對珈百璃喊到,想讓她停下來,但聽到聲音的珈百璃跑的和更快了,眼看就要沒影了……

徐晨見狀,收拾好東西就要追上去。

他怎麼可能讓珈百璃就這樣逃走,他為了任務,可是犧牲了太多了!如果這樣任務都完不成,豈不是白費功夫,做了無用功!

不行,快追!不能讓她跑了!

這時,一旁的大媽把徐晨攔住了,以一副過來人的姿態向徐晨傳授經驗。

「小夥子,你和人家約會,小姑娘願意和你出來,肯定是對你有好感的,看你們買菜的樣子,就知道你們關係非常好,但你也太著急了,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臉皮薄,你應該婉轉一點才對。」

大媽,眼睛沒用,就送給有需要的人!你哪裡看出來我們關係好了,就算加上她昏迷的時間,我們也才認識不到兩天而已。

你就別再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了!

「我們不是………」徐晨想要澄清一下,在這麼說下去,珈百璃就跑沒影了!

哎呀,小夥子別害羞,當年我和我家老頭子也是這樣過來的。」大媽說著說著,就陷入了回憶之中。

「想當年,你大爺跟你一樣,甚至比你還露骨,要不是我真的喜歡他,恐怕他要單身一輩子,所以……」

見此,徐晨也不著急了,就聽著大媽在哪裡吹牛,反正也找不到珈百璃了。

終於,大媽說完了她的經歷,徐晨才有機會插嘴,他忍了半天,就是為了把這句話送給她。

「大媽,我送你十四個字。常將冷眼觀螃蟹,看你橫行到幾時。」

說完就拿著東西就離開了,只留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大媽在原地苦思。

擺脫了大媽的徐晨,看著偌大的超市,放棄了漫無目的尋找。

而是來到收銀台那裡守株待兔,他就不信珈百璃連賬都不結了。

果不其然,不到十分鐘,買齊了東西的珈百璃就出現在了徐晨的視線里。

珈百璃也看到了站在收銀台前面的徐晨,神情有些不知所措,想要跑開。

徐晨見狀三步並作兩步,趕忙追了上去。

「喂,還跑什麼,你不結賬了。還是說你想拿著東西就這樣在超市呆一晚上。」

珈百璃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下來,她才不想這樣呢,可是……

徐晨來到珈百璃面前,不由分說,搶過了珈百璃手上的東西,放到了自己手裡。

「現在,跟我去結賬。不許跑了!」

「誒?」珈百璃驚訝了一下,沒想到徐晨會這麼做,連忙去他手裡爭搶。

「徐晨同學,我自己來就好了,你不要勉強自己的身體。」

你看不起誰呢!就這麼點食材,誰會拎不動啊,對現在的我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就算是我沒有增強身體素質的時候,我也……

徐晨掂了掂手裡的重量,不得不承認,以前的自己拿完后,估計連筷子都用不了了。

「你拿著這個就行了。」徐晨把裝筆記本電腦的箱子交給了珈百璃。

……………………………………………………

超市裡的人很多,徐晨和珈百璃隨便選了條隊伍開始排隊。

人群緩慢的向前移動,好多參加過抽獎的人都看著兩人在笑。

好不容易才輪到兩人結賬,珈百璃終於忍不住了,湊近了徐晨,對著他偷偷問道。

「他們為什麼一直看著我們兩個,而且還總是笑,是不是我有哪裡不對。」

收銀員妹子接過購物籃,熟練的拿過商品開始掃碼,聽見珈百璃的問題,指著徐晨笑著開口道:「我們是在笑他為了中頭獎,買了一大堆的衛生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