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衛峰點了點頭,轉頭看著那個公子哥,「兄弟,一個戲子而已,又不是什麼金枝玉葉,過去陪個餐,欠你的人情我自然會還,那麼不給面兒?」

2022 年 11 月 5 日

徐梓漫人前風光,此刻被人稱著戲子,卻是唯唯諾諾站在一邊,臉上也微有些發白。

她很清楚,只要張衛峰一句話,她馬上就會從雲端跌入低谷,不僅僅是星光暗淡,而且還會有牢獄之災——這年頭,圈內暗箱操作的事情數不勝數,偷稅漏稅追究起來就不是小事。

公子哥還是有些怕張衛峰的,否則也不會求卿吉文出面,他賠笑臉道,「不是我不給你面,主要是你沒提前打招呼,當時很多人在一起,如果讓她過去,弟弟面上也不好看。」

張衛峰冷哼一聲,「我看你遲早毀在女人手中。」

對於公子哥的這個解釋,張衛峰並不認同。

如果徐梓漫是公子哥的女朋友,那沒有問題,但誰都知道徐梓漫的身份,一個物件而已,借用一下根本無傷顏面。

看見兩方人馬劍拔弩張,卿吉文皺眉,「什麼破事兒。」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卿吉文身上。

卿吉文道,「這事兒我算是聽明白了,你說你有理,他說他有理,大家都混四九城,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要我看,等下就讓那個趙梓漫,好好敬衛峰幾杯酒,這事就算了了。」

卿吉文連徐梓漫的名字都說錯了,但包括徐梓漫在內,所有人都覺得很自然。

張衛峰的家世背景,比白鳳雛家裡要強,但比卿吉文家裡就差了一些,他當然會給卿吉文面子。

事實上,若是謀略不足,張衛峰一開始就會主動提出來這事兒算了,只是那樣一來,顯示不出事情重大。

張衛峰用小受傷的目光看著卿吉文,「文少,你……我張衛峰也是你弟弟吧?」

卿吉文站起身,「正是因為你是我弟弟,你肯定要給哥哥這個面子,這事就這樣吧。」

張衛峰一副很不服氣,但又無奈的樣子,重重噯了口氣。

有卿吉文出面,張衛峰和那個公子哥的事情很快擺平,大家重新坐到了一個桌子上面,把酒言歡。

徐梓漫端坐在公子哥的身邊,小心翼翼,拘謹到不敢主動說一句話。

差不多過了個把小時,白鳳雛身上的電話響了。

他拿出來隨手接通,「什麼事?」

「鳳雛,聽說你在福滿樓?」

「我在。」

「你不是得罪了江岸的那位大少嗎,那位正好也在福滿樓望海閣,他今天生日,你過去敬杯酒,說不定他心情正好,以前的事情就算了。」

白鳳雛道,「謝謝兄弟,我明白了。」

說完白鳳雛掛了電話,歉意的掃視了下大家,然後目光落在卿吉文身上,臉色有些尷尬,「那個,文少,我有個朋友恰好也在福滿樓,我過去打個招呼,馬上就來。」

所有人都用訝異的目光看著白鳳雛。

剛剛白鳳雛接電話的時候並沒有避諱大家,電話那頭人說話的聲音也不小,大家都聽到了是怎麼回事。

一個江岸的大少,竟然要白鳳雛過去敬酒?

沒有人能夠理解!

哪怕是江岸封疆大吏家裡的公子,白鳳雛也完全可以和對方平分秋色,還有必要去敬酒?還要趁對方生日心情好?

倘若是在江岸地界,或許還勉強說的過去吧,可這裡是四九城啊!

更重要的是,今日天字型大小包廂裡面的大少,哪個不是四九城有頭有臉的人物?

卿吉文更是人稱蓋世魔王!!!

白鳳雛這個姿態,丟的是所有人的臉!

徐梓漫也用驚愕的目光看著白鳳雛,臉上寫滿了震撼。

究竟是什麼人,竟然讓白鳳雛這樣的大少也要乖乖低頭?

帶徐梓漫過來的公子哥,在和張衛峰的交鋒中落了點下風,這時候表現欲很強烈。

他看著白鳳雛問,「高義松家裡的?」

…… 紀爺爺最開始是真的暈了過去,但他的身體其實是很好的,那怕是暈了那麼一下,其實也沒有完全暈過去,他能感覺到有人走過來,也知道走過來的是誰,感覺到對方明明站在他的前面,沒有幫著拿葯,也沒有打電話叫120的打算,他的心裡更加冷硬了,更加知道這個養女怕是心早就已經壞掉了。

公司真的交給對方,他們以後怕是連養老的錢都拿不回來,不管他心裡有多不自在,覺得不因當將公司交給對方,心底里還是明白,現在交公司交給養女是最好的決定,那裡想到這個養女會起了殺他的想法,再想想最近網上發生的事情,還有老婆子受的傷,他總覺得要是不做點什麼,他們總有一天會死在對方的手裡。

腦子慢慢清楚一些了,紀爺爺打了電話讓醫生過來,自己住進了醫院裡,第二天的股東大會也沒有再參加,不過他心裡有了一些想法之後,就決定試著做起來,首先就是聯繫了老友,拿出百分之一的股分賣給對方。

」老紀,你這是想通了,不想再將公司留給那位了?「自從那位紀總繼位之後,把他們這些老傢伙壓得頭都抬不起來,他們現在在公司裡面,除了拿分紅,其它的什麼也做不了,現在多出來百分之一的股份,算是有一些話語權了。

」那裡有的事,公司都是阿紅努力狀大的,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也不容易了,我也沒想將公司分出去,就是看兩個小的可能不願意繼承一家公司,就準備換些錢給孩子另外弄一些不動產。「他們這麼些年賺到的錢不少,也購買了很多的不動產,這些東西這段時間已經送了不少給女兒和孩子們。

別看他送給孩子們的不少,其實他們一直留足了養老的錢,現在發現公司股份拿著沒有什麼用處,以後怕是連分紅都拿不出來了,拿在手裡沒用了,自然是要換成對自己有利的東西,現在孫子在創業,他幫著一點,說不定能讓孫子的公司啟步更快一些,這樣換一下,那公司還是在自家人手裡,他心裡也更安定一些。

當然主要還是養女的冷漠讓他感覺到了害怕,他也擔心那個養女會不會因為他手裡的股份做出什麼來,既然是這樣,那就早就將股份處理掉,至於那些人要怎麼養,那就不管他的事情了,他只想要安安心心的度過晚年生活,凡是安全最重要。

來人還想要說什麼,像是又想起了什麼,最後沒有再追問,只說想要多購買百分之一的股份,最後當然並沒有成功,只多購買了零點五的股份,就這樣連著見了十多個人,老爺子一共買出去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出去,他手裡原本就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現在還剩下了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

紀媽媽也終於過來了,只是在那之前紀爺爺見了一個人,一個和他做了一輩子對的人,兩人同時開廠,一起辦公司,每一步都是一樣的,現在兩家公司還是一樣的強大,只是不同的是,人家已經轉行做了其它的,而他們家已經將工廠做大做強了。

這次見人他也沒有多廢話,直接就賣給了對方百分之二十四的股份,剩下了百分之十,在紀媽媽終於過來的時候,什麼話也沒有說直接轉給了對方。

紀媽媽有些搞不懂對方是想要做什麼,從老爺子這段時間冷淡的態度來說,那天因當是看到她了,可是這段時間對方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這就讓她奇怪了,更奇怪的是,這人既然會轉股份給她,這到底是想要做什麼了?

」收著吧!到底是養了你一場,也不能真的什麼都不給你留下。「老爺子對這個養女的感情本來就不是很多,對方見死不救,他的那顆心就更加冷了,現在能給對方留下百分之十的股份,也是看在這麼多年,對方做女兒還算是合格的份上了,要不然根本就不願意接受這麼一個孩子的存在。

紀媽媽心裡有一些不安,想到了什麼,連留都沒留一下,趕緊讓自己的手下去看公司的事情,果然如她想的那樣,公司股懂發生了變化,除了她成年得到的百分之五,接收公司得到的百分之十,現在得到的百分之十,其它的股份早就已經是其它人的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紀老爺子能做到這一步,她的心裡一片冰冷,沒有想到重生回來,會遇到這些事情。

心裡非常不高興,但有的事情還是得好好處理才行,紀媽媽速度很快,當初重生回來,她就已經做好了幾手的準備,轉移財產就是其中之一,她也早早就開始準備了,只是沒有想到事情轉變會這麼快,原來是準備著,還沒有開始動手,現在發現情況不對,自然是馬上開始動手了。

紀媽媽那邊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動手的速度也很快,不過一個星期公司里的錢財全部轉移走了,現在的公司就是一個空的殼子,就是這麼一個空的殼子,原來所有人都覺得紀媽媽會將公司殼子給毀了,可是她並沒有,還是在那裡維持著,就能看得出來公司對於她來說是不一樣的。

最了解對手的人就是對手,紀爺爺之所以會將百分之二十四股分買給對家公司,就是想要讓對方動手,他知道保不下紀家的公司是不可能的,那就挖出一個坑來,誰跳進去就看誰的運氣了。

不過一個月的時間,紀媽媽就由原來高高在上的公司老總,變成了罪犯,這不是最重要的,因為公司出來,她心裡對於紀家兩老心裡生出很濃的恨意,在紀爺爺下樓的時候,直接就將人推下了樓。

她根本沒有想到的是,上次的事情之後,紀爺爺總覺得不安全,所以在家裡裝好了監控,推人的事情也被報了上去,紀媽媽被抓起來,直接被判了二十年。

林志看到紀媽媽被抓,這本書的最大BOSS已經解決,其它的事情都可以交給小同事來處平了,他就只要好好養老就行了。跟著四個老人天天出去旅行,其實還是跟著林綿一起,誰讓林綿能接到很多的畫畫工作,要去的地方也很多,跟著林綿一起,他們開始可以自由的玩一下,接下來所有的遊玩都可以有後輩按排起來,保證讓他們特別滿意。

林綿也搞不懂,怎麼她就成了那個帶著老人出遊的人了?最開始是四個老人,接著連爸媽都要一起帶著,再是大伯一家兩口,二伯又跟上了,從二十歲鮮活的小姑娘,到四十多年知性的美阿姨,她就這麼帶著幾個人玩便了整個國家。

本來其它老人想要出國去玩的,偏偏林綿綿表示她接的工作全部是國內的,如果想要出國玩,只能讓其它人帶著了,本來以為這些老人一個不高興,就去找別人了,誰知道根本就沒有的事,她還是繼續著原來的工作和帶玩。

二十年之後紀媽媽從監獄里出來,拿回原來的手機,眼睛也花了,她已經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因為常年的勞作,再加上監獄里總是會發生一些不太好的事情,身體也不怎麼好,這樣的一個老人沒有生活來源,還得找工作養活自己。

好在她當初的事業做得很大,後來轉移了財產,交上去一部份的產業,清算之後,她自己還剩下了一處大平層,這些人一直沒有人打理,現在將大平層賣掉換回來一些錢,也足夠她生活了。

只是她的親兒子紀軒早就已經隨著他的父親一起離開了種花國,去了其它國家生活,在接到紀媽媽的電話時,只說了會傳給她養老費,其它的什麼也沒有說,也就是從那天開始,紀媽媽每個月都會收到一千五百塊的生活費,這樣的生活真的很好了,可是她總覺得自己的心裡空空的。

剛剛進入監獄那段時間,她是真的不明白,自己一個人生贏家,為什麼重生歸來,會變成今天這樣了?她一開始總是會復盤自己到底是那裡出了問題,不說能打出上輩子的結束,至少不因為輸得那麼慘。

想了很多年,總是不能想通,她的心裡堵著一口氣,後來慢慢的她發現生活其實不是那樣的,她上輩子根本就沒有想明白生活真正需要的是什麼,看看上輩子被自己壓了一輩子的丈夫和兒子,他們其實也是有光輝存在的。

上輩子因為她太過於強勢,他們不得不退避,將自己身上的光全都收起來。紀紅躺上自己一個人的家裡,流下了悔恨的淚水,如要重來一次,她一定會珍惜生活,那些權利金錢其實也不是那麼重要,如果知道真像她就退出來,像者她現在也是一個富家老太太了。

有錢有閑,帶著兒孫四處遊玩,老太太沒有後人也不願意和那些鄰居交往,只是會時不時帶些東西去孤兒院,看望那些沒有父母的孩子,她自己就是孤兒,很早就知道自己不是紀爺爺紀奶奶的孩子,對於那些孩子的心理有很多的了解,她每次去的時候,什麼也不說,就是送一些東西過去,離得遠遠的看看那些孩子,只希望他們不要像她一樣走上錯誤的道路,能順順利利的走上屬於自己的康庄大道。

林綿是跟著大佬一起過來看過的,她有些不解,已經解決了對方,現在那怕是紀紅出獄了,人也已經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了,還有什麼好擔心的,為什麼非要過來看一看了,不止是看一看,還按排了人在她的身邊,時刻注意著對方。

」有時候有點點小小的錯處,就能讓你前面的努力全都白費,任務期間謹慎才是最重要的。「林志看了一眼小姑娘,心說小姑娘還是經歷的任務太少了,才會覺得這些小人物,已經不能翻盤了,就不用關心。

。 白駒過隙。

轉眼間就到了14號。

陽曆8月14號。

陰曆七月初七。

這是不同尋常的一天。

因為今天是七夕節。

關於「牛郎織女」的美麗愛情傳說,應該已經是家喻戶曉。

關於「七夕」的節日習俗非常之多,比如:香橋會、接露水、拜織女、拜魁星、迎仙等等。

……

一輛極速行駛的高鐵列車上,張明宇三人正有說有笑。

三人準備去的地方就是嘉興。

去幹什麼?

當然是參加香橋會。

每年七夕,全國各地都會有很多人趕來參與,搭制香橋。

所謂香橋,是用各種粗長的裹頭香(以紙包著的線香)搭成的長四五米、寬約半米的橋樑,裝上欄杆,於欄杆上紮上五色線製成的花裝飾。

入夜,人們祭祀雙星、乞求福祥,然後將香橋焚化,象徵著雙星已走過香橋,歡喜地相會。

這香橋是由傳說中的鵲橋傳說衍化而來的。

非常有寓意。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所以張明宇就帶著兩人一起準備過去看看。

反正路途也不算太遠。

現在交通非常發達且便利,往返也就是幾個小時的事情。

「宇哥哥,你看有好多人都是一對對的,他們不會都是要去嘉興,參加香橋會的吧?!」

「有一部分是,至於另外一部分,我覺得他們是想找個浪漫的地方,準備共度春宵。」

小了白了兔:「……」

周琪琪:「……」

好直白啊!

不過我們喜歡!

「宇哥哥,聽說關於七夕還有一個傳說,你知道嗎?」

「知道啊!」

張明宇笑道:「你們要是有興趣的話,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我給你們簡單講一講吧!」

「好啊好啊!」

兩女一副「我很想聽」的樣子。

周圍乘客的目光也都望了過來。

大多數是女性。

主要還是張明宇太帥了!

不是他想吸引別人注意,而是他很難做到不被別人注意。

三人都不是什麼大明星,也沒什麼人跑過來要簽名什麼的,倒是剛上車的時候,有些大膽的女生曾開口提出要和張明宇合影,張明宇自然不會拒絕。

其實也有好多男生想要和周琪琪還有小了白了兔合影,不過都是有那個賊心,沒那個賊膽。

一方面是女朋友在身邊。

一方面是有些羞澀。

畢竟兩女的顏值太高了!

看到周圍一圈人的目光都被自己的話吸引過來,張明宇也沒有怯場,組織了一下語言,緩緩講述道:

「傳說,天上玉皇大帝有七個女兒,其中最小的女兒織女,最聰明可愛、手藝又巧。」

「天上皇宮中的重要織錦都由她負責設計與製作。」

「另外,玉皇大帝有一群牛,由一個叫做牛郎的年輕人負責管理。」

「兩人情投意合、互相愛慕,至荒廢了原本工作。」

「於是玉皇大帝下旨,叫喜鵲告訴這兩個熱戀的情侶要節制,七日見一次面即可。」

「沒想到喜鵲傳錯話,他們以為每天均可相見,更是高興無比,工作完全拋在腦後。」

「玉皇大帝這回就龍顏大怒,降旨他們每年只能見一次面,就是農曆七月七日的晚上。」

「那一天喜鵲這群肇事者就負責搭橋,讓他們兩人踩在他們的肩膀上相會。」

「因為一年僅能見一次面,當然有說不完的衷曲、道不盡的悲情,於是那天幾乎都會下著毛毛雨,象徵兩人的淚水。」

「這只是其中一個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