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看了半分鐘左右,楊興終於忍不住,問道。

2022 年 10 月 22 日

「是的,楊團長,這次的命題是逃避壓力!」

王雷急忙回道。

「就說,如果所料不差,這個小品表演的內容肯定是男孩迫於壓力,謊報成績引發誤會,最後媽媽發現真相,強行煽情!」

得到答案,楊興的臉上滿是失望。

「這…..」

王雷和李銘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因為這不是常規演出,所以這些考生具體演的什麼內容還真不知道。

一分鐘….兩分鐘….

隨著小品表演到了後半段,王雷和李銘的臉上寫滿了尷尬。

因為台上的兩位考生的小品劇情幾乎和楊興說的一模一樣。

誤會,老師家訪,發現真相,尤其是最後那兩句對話,「媽媽我錯了」「孩子,媽媽以後再也不逼你,給你壓力了….」

更是讓二人忍不住用手扶住了額頭。

他們如此,

劇場里的觀眾也沒好到哪裡去,剛開始還有稀稀拉拉的掌聲到了後面直接是一片沉寂。

「請評委為上一組考生評分,下面有請第二組考生,他們帶來的作品是小品《偉大的愛情》」

第一個小品演完,主持人走上台報出了第二個節目的名字。

大幕拉開,場景是一個咖啡店,一男一女正在聊著天,

「真的要出國嗎?」

「對不起!」

「你到底在逃避什麼…..」

…….

就這樣,一個小時轉眼而過,已經有五組考生表演完了節目。

劇場的氣氛越來越靜,甚至連象徵性的掌聲也不見了。

王雷和李銘二人是如坐針氈、如芒刺背、如鯁在喉。

誠如楊副團長所說,連著五個小品內容都差不多,甚至看了開頭就能想到後面的劇情,最後來一波強行煽情。

再看楊興的表情已經是面沉似水。

「這些畢業生都是科班畢業嗎?」

終於,在第六個節目即將開演的時候,楊興開口問道。

「楊團長,因為這次給的是事業編按照規定都是本科應屆畢業生,而且還有不少來自名校。」

好不容易打破尷尬,李銘急忙回道。

「名校?科班畢業的現在都是這樣的水平嗎?」

楊興皺眉搖頭。

「可能是因為他們平時學的大都是影視表演,喜劇方面涉獵不多。」

一旁的王雷忍不住苦笑。

眼下是小鮮肉的流量時代,

專心鑽研演技的學生已經不多了,想要從事喜劇表演的更是稀少。

而且喜劇演員在某些人眼中那就是小丑,就是逗人發笑的,根本上不了檯面也沒有辦法和那些頂流大咖小鮮肉相比。

「唉!如果都是這樣的表演的話,真不知道他們值不值團里批給你們的五個事業編。最近幾年事業編是越來越緊缺,而且團里還有不少在崗沒有編的同志。」

楊興隨手拿起了桌子上的考生順序單。

「楊團長….後面應該有差不多點的節目…..」

王雷一臉尷尬的同時又不著痕迹的給李銘打了打眼色,示意李銘看看自己的手機。

兩人在一起搭檔多年,

李銘瞬間秒懂,瞧瞧打開手機后竟是有條王雷發來的信息,

「楊團長現在很不滿意,還有沒有什麼好一點的節目,你找個借口到後台調換一下節目順序!」

好的節目?

李銘忍不住苦笑,

當即回了一條信息,「這已經是所有考生裡面表現比較優秀的了,後面的那些可能還不如這些。」

這種場合所有手機基本上都是靜音,

發完消息,李銘又給王雷打了一個顏色。

「不如前面的?那….有沒有其他類型的,再這麼下去楊團長可能…..」

就這樣,二人有一句沒一句的隔著楊興用手機聊了起來。

「其他類型?這次是命題小品,兩兩一組….等等,想起來了,還真有一個不一樣的。」

「什麼不一樣?」

「就是之前給你說的那,23號考生因為搭檔臨時放棄,他決定單獨表演一個節目。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節目質量註定不會很高,估計是臨時攢出來的。」

發完這條信息,李銘還在信息後面連續加了幾個無奈的小表情。

「臨時攢出來的?管不了那麼多了,你去將他調到下一個節目!至少一個人上台會引起觀眾的注意,不然這些觀眾都睡著了…….」

很快,王雷的消息傳來。

「那….好吧!」

收起手機,簡單的調整了一下,李銘看向了旁邊的楊興,

「楊團長,演出部那邊剛才發來消息,需要出去五分鐘簽個字,您看…..」

「去吧!」

楊興擺了擺手。

「好的,楊團長!」 她靠近那虛掩著的門,就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似乎到處翻找什麼東西。

沈清若在那一瞬間,感覺這個人影有點熟悉,他穿着粗布麻衣,看樣子似乎十分警惕的樣子。

沈清若剛剛開門,那人像是知道了自己被發現一樣,朝着自己這邊出了一招,沈清若連忙閃避,兩個人就在這個時候交手起來。對方似乎也不想要傷人,下手的時候手下留情,沈清若的武功本身就還可以,也算是站得住上峰了。

就在沈清若找到對方的突破口的時候,那人突然開口:「清若,怎麼是你!」

那語氣,似乎很激動的樣子。

沈清若一下子聽出了沈浩宇的聲音,立馬變得更加緊張起來。她做夢都在想着接下來如何去找沈浩宇,這事情還真的是讓自己有點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想到這裏,沈清若連忙收手。

看着沈浩宇也換了衣服,像是一個農村來的,退去了自己原本的貴氣,現在要多邋遢有多邋遢,怪不得剛才兩個人都交手了,自己還認不出來呢。

沈浩宇似乎用同樣的方式打量了自己一下:「清若,你怎麼這副打扮!」

平日裏面見面的時候,都是在尚書府,要知道尚書府這樣的地方,大家錦衣玉食,盛裝打扮,一下子變成這個樣子,兩個人都不習慣。

「你還說我呢,還不是因為你沈浩宇,你到底為什麼要帶公主出宮啊,你可知道這件事情鬧大了,現在貴妃娘娘正要緝拿你們,你們若是回去,你很有可能連命都保不住。公主的婚事我還在想辦法,浩宇你這一次怎麼那麼衝動啊!」

沈清若高低覺得這件事情是關心則亂,但是沈浩宇的表情卻更加複雜。

「公主生病了,這才兩日自己就撐不住了,那日我進宮去,見到公主請求,若是我不答應,今日她怕是直接死在皇宮裏面了,可惜對於醫藥的事情我什麼都不懂,想要幫助公主,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動手!」

沈浩宇這確實是說不出的緊張。

看到沈浩宇的樣子,沈清若垂下眸子:「公主……公主怎麼了,不過是幾日沒見,難道是有人下毒嗎?何以會弄得那麼嚴重!」

「是公主自己不吃不喝,抗爭貴妃,不想要嫁出去。或許這件事情真的很任性,我不知道公主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事情也不好評價,或許是貴妃娘娘的逼迫吧,我真的是於心不忍。更何況公主是因為清若的事情,是為了保護你我。你的事情便是我的事情,平日裏幫不了你什麼,但是現在總是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

沈浩宇啊,沈浩宇。

沈清若心中依舊擔心着,哪裏想到沈浩宇那麼傻啊,這事情真的出乎了沈清若的意料之外了,如今沈清若看着沈浩宇,好似有點為難的開口:「浩宇,那現在公主怎麼樣!」

「公主前些日子就很虛弱,那日其實我不想要帶公主走的,她偏偏說自己可以,結果還沒離開京城,公主就病倒了,可能是我們住的地方簡陋,現在的公主高燒不退,我找到了一個鎮子上的大夫,那大夫年事已高,人卻很好,他說了公主這些日子傷心過度,大喜大悲,加上絕食了許久身體不好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我是很擔心沒錯,但是他那邊沒有藥材。這京城之中處處戒備森嚴,我記得清若你的醫館在這裏,已經蹲守很久了,雖然沒見到你,但是我總是覺得更加安心一些,便過來抓藥了。」

沈清若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麼好。

「你這樣,我也沒辦法幫助公主,外面危險的很,你先把公主帶過來。現在二皇子以為我離開京城去找你們了,平日裏,我與你的關係最好,他們肯定堅定不移的相信,你們已經出城了。夥計說這裏昨日剛剛被官兵搜過,比起那些官兵沒有找過的地方,卻是一個真正安全的地方,所以說你們留在這裏正好!」

沈清若發出邀請,沈浩宇自然說了,一會兒要帶着南風彩回來。

可是,一直等到入夜。

沈清若甚至後悔,自己忘記問沈浩宇到底住在哪裏了,如今不見沈浩宇,就算是幫忙,自己也能親自過去看看。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她等不來沈浩宇,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以去哪裏找沈浩宇,這才是最難受的。

她在後門等了許久,都三更天了,沈浩宇才帶着南風彩過來了。

南風彩已經十分虛弱,沈清若將南風彩安置在了那雜物房裏面,仔仔細細的診斷之後,皺了皺眉。

「清若,公主到底怎麼樣了。我本想要早點來,奈何現在外面的士兵依舊很多,現在可是因為我了解這外面的地形,這才知道怎麼帶公主過來是最安全的,只不過又拖了那麼久,我看公主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沈清若皺了皺眉。

「這事情,卻是不好說。公主身子太弱了,現在基本上藥石無靈,你要知道情緒對病人的影響很大,怕是之前她就抱着不想要好好活下去的想法來的,這樣折騰自己,她的身子怎麼能受得了呢,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不曉得之後能否復原了。」

沈清若說完了,沈浩宇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我都說了,讓公主留在宮中,說不定那麼多太醫在呢,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說到底她這個樣子,還是因為我!」

「浩宇,你別亂說,你要知道一個人不想活了,旁人如何努力都沒有用。我真的不知道公主為何突然如此絕望了,這件事情也是怪我,若是早點解決,就不會有這件事情發生了!」

沈清若總想着,南風彩是公主,這事情並不會那麼嚴重。沈清若手下本身就有馬上必須要做的事情,迫在眉睫,所以現在才會……

想來想去,沈清若的心情尤其的複雜。

這個時候,也開始擔心起南風彩的身家性命來了。

。李紈忙攜住可卿道:「你們真是一點好事也不做,正月大節里,你也學着鳳丫頭淘氣來笑我。」

「別往我身上引。」王熙鳳忙擺手否認,笑道:「家裏哪個不知珠大奶奶品行,這會兒不陪上樓陪老祖宗,跑這裏來必定有事要說。蓉兒媳婦把蓉兒支開,你反不領情了。」

李紈被這麼一揶揄,也不偽裝扯謊。道

《紅樓蓉大爺》第230章:給大嬸嬸披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桑晞走後,十八盯着結界看了半晌,突地,它眼睛一亮,仰頭向母樹上方看去,這葉子是不是多了?

扭頭問自家姐姐,沒聽到回答,又想起自家二姐已經回去,尖銳的爪子在地上撓了幾下,之前的打擾已經讓二姐不高興了,還是不要再打擾她了。

它等了半日,裏面的語道友一直在祭煉扶桑枝,便覺得無聊,又等了許久,語道友的法寶像是祭煉完成,扶桑枝被收起,可依然沒有看它一眼,而是閉目坐在那一動不動。

耐著性子又等了許久,裏面的語道友開始動了,可也只是上半身動了,屁股像扎了根般一動不動。

直到腳下撓出半尺深的坑,它意識到一個問題,裏面的語道友可能看不見它,之前出來沒看到它,定是以為它先離開了。

意識到這一點,十八就等不住了,它本就不是個能閑的下來的火靈,當即扭頭去其它族地找禮物去了。

空間中,銀色小人見白瑧一次又一次祭煉扶桑枝,浮躁的情緒漸漸平復,被無知的恐懼沖昏了的頭腦冷靜下來,一點點分析下來,陡然發現,晶核是故意暴露的。

她想不明白其中的關鍵,便招來玲瓏玉牌詢問,玲瓏玉牌對她防備得很,見她能調動契約之力就更防備了,直到一旁的蓮花不知與交流了什麼,它才半信半疑地交代了自己的來歷,畢竟它對自己的母親也沒那麼信任。

銀色小人卻被它說得越發迷糊,原來晶核是個生靈?

玲瓏玉牌的材質特殊,她探不出是什麼,可比天道更厲害的存在,莫非是小紅口中那種頂尖大千界的頂尖強者?

那她的目的呢?推己及人,銀色小人忍不住往自己身上想,天道意志想讓她幫忙,那晶核想幹什麼?

她才不相信會那麼巧,晶核的原身有穿越時空的能力,這可是長生界沒有過的,她才不相信她說的緣法,肯定是算計!

眼下看來那個強者是死了,或者她很久以前就預料到了結果,她不甘失敗,所以提前留了後手,仙俠劇里都是這麼演的!

揉揉額角,定是因為全盤接收了慫貨看過的宮斗劇,她才會想這麼多,慫貨自己不喜歡動腦子,倒是勞累了她。

等到白瑧開始感悟母樹的法則,銀色小人想起晶核之前說的話,「送到眼前的機緣」?

她抓住了重點,讓人幫忙自然得給好處,還得是不一般的好處才能抵消因果,所以……

她目光灼灼的望向神識球,沖那個方向喊:「你是不是想復活?」

晶核自然懶得理她,銀色小人卻似是認定了一般,認為它默認了。

兀自激動了一會,見慫貨專心致志的研究法則,擼了把柔嫩的花瓣,杏眼轉了轉,在這個結界中,無人能發現她的存在,這裏的法則之力濃郁且溫和,真是可遇而不可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