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也不多,偏偏就是今天偷換的材料。

2022 年 11 月 4 日

就是蘇林集團採購的磚瓦。

如今若是出了問題,蘇林集團跑不了。

這邊的方強跟李辛楣正玩的開心。

腳底下有個小妹妹替他按腳。

「李哥啊,要不今晚我們就回家了吧。」

李辛楣笑著說道。

「強哥怎麼了,玩的不開心?」

方強連忙搖頭。

「我不回工地,回京城陪陪我老婆。」

李辛楣可不想讓方強回工地,但是回家就無所謂了。

「強哥,我叫人把你送過去。」

方強聽著笑了起來。

這哪裡是送她,這就是監視他。

防止他偷偷回工地。

雖然不知道李辛楣想要幹什麼。

但是他知道一定是對蘇林集團不利的事情。

這個差事可不好乾。

干好了對手給你找麻煩。

干不好上邊給你找麻煩。

方強知道,這件牽扯一定很大,自己只是誤被攪入了局。

他不敢隱瞞,今天必須回去告訴蘇林集團的人。

因為若是出了事,他絕對逃不了干係。

到時候坐牢都算是輕的了。

方強坐在車上,搖晃著腦袋。

一副喝多了的樣子。

「我要吐了!」

說著嘴裡吐出一大堆嘔吐物。

一旁的司機看到直噁心。

捂著鼻子一臉的嫌棄。

方強心底暗喜,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司機師傅,你就在這兒把我放下來吧,離家不遠了。」

司機有些猶豫,因為李辛楣說過,一定要看著方強回家。

而且還要再他家外面守著,知道明天清晨才行。

方強看出了司機的猶豫。

「嘔!!」

又是一陣帶著嘔吐物的聲音傳來。

一股臭味直衝司機的鼻子。

這傢伙都這醉成這樣了,應該會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的吧。

他這樣想著,實在是受不了這個方強了。

司機只想早點讓這個方強離開。

「行行行,趕緊走,真是晦氣,弄得車上全是這種東西。」

緊接著,方強立馬開門走了出去。

身子搖搖晃晃的走著,制動離開司機的視線。

方強立馬就清醒了。

他嘴角勾起一絲笑容。

「看來自己裝醉的本事還是沒有退化啊。」

他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蘇林集團的蘇總。

因為如今的他已經無路可走了。

他被迫停了李辛楣的話,如今的出事了。

他在蘇林集團這邊根本交不了差。

出了問題,第一負責人是蘇林集團。

那蘇林集團查下去,可就是他倒霉了。

與其到時候被扔進牢里吃牢飯。

不如現在就告訴蘇林集團。

還有那麼一絲的機會挽回。

今晚,林楓就在即將入睡的時候,門外有人敲門了。

林楓有些疑惑,都這個點了,到底會是會。

他透過門外監控看到,是一個頭髮有些凌亂的男人。

看樣子還喝酒了。

這加過還不會是喝多了敲門敲錯了吧。

林楓想著。

準備回去,不打算開門。

敲門久久無人回應,方強有些著急了。

他在門外大吼一聲。

「蘇總,您在嗎!」

林楓和蘇雅芳幾乎是同一時間聽到。

「這誰啊。」

蘇雅芳聽著這熟悉的聲音。

他知道是她派出去監管工地的方強。

這下她有些擔憂起來了。

這麼晚急著來找她不會是工地上出了什麼事吧。

想到這裡,蘇雅芳立馬起身。

一臉焦急的跑了出去。

林楓看著,不解大喊道。

「老婆,你幹什麼!』」

「待會跟你解釋。」

說著,蘇雅芳推門,看見了門口站著一臉焦急的方強。

「蘇總,應該是出事了。」

蘇雅芳焦急問道。

「說啊。」

「李辛楣應該是在工地上動了些手腳,但具體是什麼我不知道。」

方強說著這些話時,有些結巴。

蘇雅芳連忙遞上一瓶水。

「還有呢。」

「蘇總,那李氏集團找山火幫的人威脅我,現在工地里應該是出事了,你快去看看吧。」

聽著,蘇雅芳激勵準備動身。

跑回房間,穿衣服。

林楓看著。

「老婆,你這又是要去哪?」

「去一趟工地。」

「幹嘛。」

「工地出問題了,李辛楣動了手腳。」

林楓臉色微變。

看來這個李氏集團果然有問題!

「我哥你一起去。」

說著,林楓也趕緊起身,快速換好了衣服。

三人同乘一車,趕往工地。

此時的工地。

一輛大貨車開了出去。

李辛楣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換了!

。 進到拍賣大廳,張凡走向拍賣展台,仔細察看一下,正如姬靜所說,果然是不錯的宋代真品。

又徵求了幾個老鑒定家的意見,大家商討之後,取得一致意見,給予這件宋瓷以一千七百萬的底價。

最後,經過幾輪競拍,以兩千萬的價格成交。

拍賣完成後,姬靜送張凡到車邊,興奮地道:「拍這種高價的古玩確實賺錢很快!」

張凡微微一笑:「在我眼裡,這件宋瓷也就一般般吧,算得上珍品,卻算不得絕品。這種檔次的宋瓷,我有七十多件,都在家裡放著呢。」

「什麼?七十多件?」姬靜眼睛睜得溜圓。

宋瓷,可不是清瓷啊!

張凡怎麼可能有七十多件?

只要有一件,都可以在古玩界足以自傲。七十件是什麼概念?那豈不是成了古玩之王?

「真的呀?我膽小,你別嚇我。」

「我騙過你嗎?你現在要做的就是趕緊把典當行給兌下來,要知道,我的那些家底,還要靠你這個典當行變現呢!」

張凡說完,啟動布加迪開走了。

姬靜站在原地,愣了很久。

這個張凡,深藏不露啊!

可以確實地說,有七十件宋瓷,在京城裡,在大華國,都是蠍子巴巴毒一份!

他出身農民,當過小村醫,來京城時間並不長,在古玩界可以算是剛剛出道的新人,他哪裡弄來的七十件宋瓷?

這個人,絕對是個謎!

可惜的是,相見恨晚哪!

他不但有媳婦,而且有那麼多女人圍在他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