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說,她也是個女孩子,很害怕疼。

2022 年 10 月 27 日

如果這個棍子敲在自己的臉上,會出現什麼下場,她想都不敢想。

「二!」

助理聽見男人的聲音,從地上拿起了手機,她已經嚇的冒冷汗了,手瘋狂的顫抖。

「一!」

魏剛給的時間已經結束了,看見助理還沒有撥通電話,他揮舞起手裏的棍子準備敲下去。

「等等!」

其中一位年齡比較大的員工站了起來。

「我有凌總的聯繫方式,你放了我們可以嗎?」

「你早點說不行嗎?你早點說就不會有這些事兒了。」

魏剛翻了一個白眼,然後讓其他隊員去給那些員工解開繩子。

這個員工是凌家老公司調過來的員工,這些學生雖然是新來的員工,但是對自己非常尊敬。

他也非常喜歡這些員工,現在他們受到了威脅,自己作為前輩肯定是要站出來幫他們的。

他知道如果凌雪薇今天不來,那他們肯定會出事,所以他拿着手機給凌雪薇打了個電話。

「凌總…」

「公司出事了……來了一伙人在公司里又打又砸的,現在很多員工都受傷了,他們說要見你。」

打完這個電話,員工們就只能等待着凌雪薇過來了。

他們的心裏,都很期待葉臨天的到來。

因為他們曾經看到過葉臨天打架,如果葉臨天在這裏,那這些鬧事的人全部都會被趕走。

所以他們正在等待着,葉臨天來拯救他們。

凌雪薇接到電話后也非常擔心,她拿起手機給葉臨天打電話。

但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是無人接聽。

葉臨天此時正在開一個重要的會議,會議里有信號屏蔽器,所以手機沒有網絡,並沒有看到消息。

凌雪薇在家裏等著葉臨天給自己回電話,但半個小時過去了,葉臨天也沒有回電話。

「葉臨天這時候去哪兒了啊?」

凌雪薇急得不停地跺腳。

突然,凌雪薇的電話響了起來。

凌雪薇以為是葉臨天的電話,但拿起來一看是個陌生電話。

凌雪薇忐忑的接通了電話。

「你們人在哪兒啊?什麼時候來?這都多久了?你不管你的員工了是嗎?」

「我再給你半個小時,如果你還不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的時間很寶貴的。」

魏剛不耐煩地發出了最後的威脅。

「你不要亂來,我馬上就到,有什麼事情沖我來。」

凌雪薇沒有辦法了,只能獨自開車前往。

凌雪薇來到公司樓下,急匆匆的跑了進去,突然就被人套住了套。

一個隊員直接拿頭套把凌雪薇給套了起來,然後把她扛上了樓。

凌雪薇不知道是什麼情況,等到被摘下頭套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綁起來了。

魏剛站在自己前面,一臉不懷好意地盯着自己。

「你怎麼自己一個人來了?你老公呢?他不會是害怕的藏起來了吧?」

魏剛沒有看到葉臨天,有些不高興。

他摸了摸凌雪薇的臉蛋,凌雪薇的臉黑了下去,呵斥道:「你不要亂動,等我老公來了,你們就死定了!」

「啪!」

魏剛聽了這話,直接對着凌雪薇的臉就是一巴掌。

凌雪薇的臉,一下就腫了起來。

「你是不是覺得葉臨天很牛逼?我告訴你吧,我已經查了,那個葉臨天只是一個吃軟飯的上門女婿而已。」

魏剛的手下,聽見那句話都笑了起來。

「還是一個退伍的軍人呢,這真是太丟人了。」

「要是我看到他了,我肯定一拳把他打趴下。」

「你老公不是很厲害嗎?他怎麼不敢來啊?讓你一個人來,自己去躲起來了。」

「是不是害怕我們,不敢面對我們啊?」

魏剛的手下,不斷的嘲笑。

「你馬上給葉臨天打電話讓他過來,不然就別怪我們出手不客氣了。」

魏剛一直記着自己的任務,他的目標不是凌雪薇,是葉臨天。

凌雪薇黑著臉,拿出手機給葉臨天打電話,但始終打不通。

「哈哈哈哈,你看看他都已經不接你電話了。」

「真是太可惜了,這麼好看一個美人卻嫁給這樣一個廢物。」

魏剛走了上去摸了摸凌雪薇的臉,仔細看了看凌雪薇的五官,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他的目標雖然是葉臨天,但是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好看了。

他長這麼大就沒有看到過這麼好看的女人,他心裏一下就不幹凈了。

「你看你老公現在都不管你了,要不你就跟了我吧,我肯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魏剛越說越高興,看着凌雪薇的臉就要親上去。

但下一秒,他就疼得捂住了下體。

凌雪薇一腳踢在了他的胯部。

「操,死女人你居然打我!」

魏剛氣的不行,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凌雪薇的臉上,凌雪薇被他打倒在地。

凌雪薇伸手捂住臉,劇烈的疼痛讓她很難忍受。

「我看上你那是因為你長得好看,你別這麼不識好歹。」

魏剛被她踢了,心裏很不爽,對凌雪薇的慾望消失的一乾二淨。

就在他準備打人的時候,凌雪薇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來電人就是葉臨天。

「你老公給你打電話了啊,我還以為他是個膽小鬼呢,沒想到還有勇氣給你打電話。」

魏剛注意力被手機引了過去,他拿過手機接了電話。

「你是葉臨天是吧?你老婆在我這兒,我們現在在瑤瑤集團,如果你不想你老婆出事,就趕快過來。」

。 他們有多久沒有這樣抱着了?

明明才一個多月沒見,可是這段時間實在發生太多事情,她們真真切切的感受過生離死別。

她們差一點……

就差一點,真的天人永隔。

能夠再次見面擁抱,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啊。

有些東西,只有失去過,才知道有多麼的珍貴。

「封晏,你看,我還好好活着,我沒有死,我們都沒有死。」

封晏再三確認,她真的就在眼前,小小的人兒消瘦憔悴,他鑽心的疼。

他顫抖的捧着她的臉頰,然後俯身,深情吻著。

她知道現在不合適,他的傷口還在流血,鮮血都染紅了自己的衣服。

她也知道現在在走廊上,人來人往很難為情。

她知道……

知道有什麼用?

她更知道,自己愛他想他!

她情不自禁的緊緊抱着他,踮起腳尖,熱情回應。

兩人彷彿怎麼都吻不夠一般。

言語實在是太淺薄了,難以訴說情誼。

唯有這樣,才能夠真切的表達出來。

還好唐柒柒理智,惦記着他身上的傷不是開玩笑的,強行推搡了一下。

「先回到床上,你的身體我很擔心。」

「好,都聽你的,聽你的……」

他緊緊的攥着她的手,捨不得鬆開,彷彿一鬆開人就會消失。

他的目光沒從她身上挪開過,醫生說什麼都不關心。

「你也躺着,你的身體也很虛弱。」

他有些緊張。

「快,幫我把兩個床拼在一起,我要離柒柒近一點。」

「柒柒,你瘦了。」

「對不起,柒柒……」

醫生表示,自己好無奈。

誰能想到,封晏有朝一日也會變成話嘮,彷彿有說不完的話。

他催促着醫生快點結束,傷口裂開都沒來得及縫合,只是匆匆止血,人就被他打發出去。

一時間病房裏只有他們。

「你還好……」

唐柒柒一句話還沒說完,封晏就猴急的湊過來,深深地吻著。

絲毫不給她喘息的機會。

「唔……」

她被吻得喘不上氣,無奈推著:「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啊。」

「柒柒,我還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

他埋首在她的肩窩,深深地抱着她,大手溫柔的撫摸着她的秀髮,貪婪的呼吸著。

有她在,空氣都是甜的。

「我也是,我也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

她鼻頭酸澀:「你是睡了一個月,什麼都不知道。你不知道,我這一個月,白天到黑夜,是如何過來的。我每天都想着隨你而去,卻又強撐著打起精神,要保護我們的孩子,也不能讓你辛苦經營的封氏集團被搶走。」

「我知道,我都知道!」

封晏痛苦的回應,心臟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死死揪著。

他真該死,竟然讓她經歷了那麼多。

他一直想要為她遮風擋雨,可現在,所有的狂風暴雨都是自己帶來的。

他有罪!

「其實我不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