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感覺足以銘記一輩子,當年我也是這樣過來的。」

2022 年 9 月 14 日

竇默眼底閃過一抹驚懼,只有經歷過才會體會到這被血族的鮮血入體,是怎樣的恐怖。

幾年的時間過去了,竇默依舊清晰地記着當時的疼痛。

十幾分鐘過去了,

苗涼的慘叫聲逐漸地減弱,最後變成了陣陣的呻吟聲,血族轉化已經完成。

「從現在開始,你便是半個血族人,你必須聽從我的命令,不然的話,你身體內的鮮血會沸騰,將你燒成灰燼。」

血魔看着苗涼掙扎著站起身子,冷聲的說道。

「而且,血族的轉化,擁有鮮血傳承,你的腦海中會多一些修鍊方法,那是我血族特有的功法,修鍊之後會事半功倍,實力增長會十分的迅速。」

「當然,你以後也要定時地吸食鮮血,不然會痛不欲生。」

血魔說完想了想,並沒有什麼遺漏的。

「我明白!」

苗涼認命了,無論他多麼的難以接受,事情已經無法改變了,他成為了半血族,也就是成為了血族的僕人。

此刻,苗涼的雙眸已經變成了黑紅色,身體乾癟無比,就像是很久沒有吃飯,餓成了皮包骨一樣,無比的恐怖。

這是半血族獨有的特徵,真正的血族瞳孔是血紅色的。

竇默也是半個血族,他的雙眸同樣是黑紅色的。

。 陳瞎子聽了我的話后,先是一愣,然後又立刻反應了過來:「你別鬧,好奇有什麼用,這事你可千萬不能做,你要出點什麼事,我就成罪人了。」

陳瞎子的擔心我能理解,畢竟找的人是彭祖,一個不死的老怪物,他的真實實力是怎麼樣,沒有人知道。

我這一去不復返,陳瞎子估計晚上都能睡不着覺。

「瞎爺,你放心,我可以跟你保證,我一定毫髮無損的回來!我發誓!」我連忙舉起了四根手指頭,正正經經的發四。

「你可拉倒吧,你真以為學了洪五幾招就能在彭祖手上遊刃有餘了嗎?你可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啊!」陳瞎子一點都不相信我,還勸我說道:「我知道你跟田夢兒的關係還算可以,但你也要量力而行,田夢兒最多錯嫁個人,可你這是要丟命啊!不行,絕對不行。」

「你放心,我有跟彭祖講條件的資本,真的。你相信我,我真能安然無恙的回來,我保證。」我再三保證著,就是想說服陳瞎子幫我算一卦,看能不能找到彭祖所在地。

而我所說的資本,就是從終南山帶回來那半本巫術秘籍,彭祖不是很想得到嗎?那我就用這個給他換!

為了田夢兒,我也算是講義氣到頂天了,不過更多的是厭惡徐晝,只想和他作對。

「你……真的可以?」陳瞎子開始有點相信我了,不過還是半信半疑的狀態。

「這不廢話嗎?這是我自己的命,難道我自己不珍惜?我還趕着去送死啊?」我沒好氣的說道,如果沒有一定的把握,我當然不去,我也不是傻子。

「說實話啊,其實我也不是推脫,我真算不出來。」陳瞎子嘿嘿說道,一臉的尷尬。

「卧槽,那你擱這跟我扯半天犢子呢?」我白了他一眼,這不浪費我時間嗎?

可陳瞎子卻突然對我說道:「但是啊,有一個人可以算得出彭祖的所在。」

「誰?」我立刻問道。

「吶,就是來的那個蜀山長老。」陳瞎子指著蜀山長老住的方向說道。

我皺起了眉頭,半信半疑,說蜀山派雖然斬妖除魔厲害,蜀山長老也深不可測,但是他們的占卜術應該不可能比得上陳瞎子吧?

正所謂術業有專攻,陳瞎子的占卜術可以說是天下無雙了,蜀山長老比他還厲害?

陳瞎子搖了搖頭,說這倒不是,只是蜀山長老手上有一個東西,叫天機儀,這玩意佔卜特准。

傳說天機儀是天庭上的玩意,掌控著天下人的命運,不過傳說歸傳說,這天機儀雖然不能掌控天下人命運,但是能算!

據說這天機儀是蜀山長老在一處地心找到的,當時周圍都是妖,他拚死把這玩意搶了回來。

寶物的周圍都有守護妖邪,這是定律,所以蜀山長老才不顧生命危險給奪回來,果不其然,這天機儀還挺好用。

「那這天機儀如此厲害,怎麼他不用來算煌元?」我好奇的問道。

「那煌元是屍,已經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不屬於人,怎麼算?再說了,有些人算來頭是最忌諱的,這涉及到了天機,比如麒麟之子這些,誰敢算,你以為那臭老頭不怕死?」陳瞎子說道。

至於算彭祖在哪裏,那跟天機半輩子打不著關係,可以算!要是陳瞎子算的出來,他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幫我算了。

我說這無妨啊,既然那天機儀可以算,我找那蜀山長老就是了,雖然不認識,但以我這三寸不爛之舌,再加上忽悠,應該能成事。

陳瞎子搖了搖頭,說哪有這麼簡單,我是不知道,這蜀山長老用天機儀幫人占卜,算命,從來都只是看緣分,我如果沒有緣分,那他怎麼都不會幫我算的,就算幫我算,也要付出點東西。

至於要付出什麼東西,都是他說了算,所以這一卦啊,有點難。

老人都是人精,蜀山長老也是,哪那麼容易忽悠啊?

這聽的我就有點煩了,看緣分就算了,還要東西,我鬼知道他要什麼,要錢還好一點,如果要其他亂七八糟的,我可不想給。

可這種高人,哪可能要錢這麼俗的東西。

「瞎爺,你也別跟我扯犢子了,你直接說,要怎麼樣才能搞定那蜀山長老幫我算出彭祖的所在?」我問道。

陳瞎子這時候不說話,突然手在空中一抓,然後抓到了一隻七星瓢蟲。

他另外一隻手往牆上一挖,然後挖下來了不少白色的牆灰,他將牆灰抹在了七星瓢蟲的身上,然後這七星瓢蟲立刻就變成了白色的了。

「能明白嗎?」陳瞎子指著白色的七星瓢蟲說道。

「額……這個,難道是……」

「你要我把這蟲子裹上麵包糠,炸至兩面金黃,然後隔壁小孩都饞哭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想,反正感覺這白色的牆灰像麵粉,然後將七星瓢蟲包裹着。

「你視頻看多了吧?說的啥玩意?」陳瞎子罵道。

「哦,瞎爺,我悟了!」

「你的意思是,要我隱藏自己的身份,就好像這牆灰一樣,將七星瓢蟲隱藏了起來,變成了白色,這樣就算我被蜀山長老拒絕了,也不會有人知道,那我就沒有那麼丟臉了!」

陳瞎子:「…………」

「說的啥玩意,老子是想讓你白瓢,白瓢啊知道嗎?把天機儀偷出來,我們就可以白瓢了!」

卧槽,白色的七星瓢蟲,原來是白瓢的意思啊!早說啊,繞了這麼大個彎,誰特么想得到啊!

不過陳瞎子的主意不錯,把天機儀偷出來,一切事情都解決了,完美白瓢。

可問題來了,我該怎麼去偷呢?那可是蜀山長老啊,又不是膿包!

「你放心,這事交給我,我把他引開,至於能不能得手,那就看你本事了。今晚,澡堂子見。」陳瞎子說道。

對啊,趁他洗澡的時候偷,那他應該防不勝防了,陳瞎子引開我下手,天衣無縫啊!

「等等,你為什麼突然這麼殷勤?突然幫起我來了?」我斜眼看着陳瞎子,這死瞎子有貓膩。

。 凌風中學,高一年三班。

『叮鈴鈴——』

下課的鈴聲,吵醒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江一帆。

「唔…現在是大課間了?那還能再睡二十分鐘…」

困得睜不開眼的江一帆,隨意地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便準備換個姿勢繼續睡。

「一帆同學,暑假作業我幫你放在這啦?」

班級里的學習委員,一名長相萌萌噠的女孩子,將幾張試卷放在了江一帆的桌上。

他們這學期其實已經結束了期末考試,之所以還會留在學校上課,只是為了講解期末考卷。

「好…謝謝…」

江一帆努力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囈語般地回答道,然後伸手便要將試卷放入課桌的抽屜。

但…

當視線無意間掃到試卷上的題目時,手卻是頓住了。

【第一題:電氣鼠所釋放的電流,是直流電還是交流電?】

【A、直流電B、交流電C、直流電與交流電間相互轉換D、以上選項都為錯】

「嗯???」

這一道陌生又帶着點熟悉的題目,令江一帆的睡眼一下子猛地睜開了。

因為題目中所提及的『電氣鼠』,是他昨晚通宵玩的《妖靈世界》遊戲中,一種身具特殊力量、被稱為『妖靈』的生物。

電氣鼠的外表,像是一隻圓圓胖胖的大號倉鼠,全身毛髮銀白,遇到危險的時候,能夠通過打噴嚏的方式,從鼻孔中釋放出麻痹敵人身體的『電氣』禦敵。

「趁著發暑假作業整花活兒呢?」

江一帆嘟囔地拈起試卷,正想回頭問問學習委員是怎麼回事。

但轉頭的過程中,卻是瞥見自己的課桌上,多了一本顏色十分艷麗的陌生課本,上面畫着一條威猛霸氣的東方龍,龍角上還頂着『妖靈生物學』五個大字。

在這個標題下,還有『必修二』的字樣,以及出版社的信息:【人民教育出版社-課程教材研究所-妖靈生物課程教材研究開發中心】。

「牛啊牛啊~」

江一帆不由一陣點頭稱讚,「還是下血本整活兒啊?」

頓時來了精神的他,為了不辜負這番用心良苦,當即攤平試卷,決定好好做一做。

很快,進入思考狀態的江一帆,手中的水筆絲滑無阻地在指尖轉了起來:

『電擊鼠既然屬於生物的範疇,那麼發電原理應該和電鰻類似。』

『而電鰻能夠發電,最主要的就是依靠自身特化的肌肉細胞,這種細胞通常一個就可以產生50~150毫伏的電壓,而且可以反覆充電,如同小電池一般。』

『在遇到危險的時候,電鰻體內便會發生類似『神經細胞傳遞電脈衝信號』的過程,利用『化學能』移動肌肉細胞內的離子,以此形成電勢差,釋放出電擊。』

『電鰻全身超過2/3的長度都被這种放電器官給塞滿,並且隨着身體發育的不斷生長,最大電壓還會隨之上升,從這點就可以證明其發電形式屬於直流電池串聯。』

『因此,這個『電氣鼠』,所釋放的應該是直流電。』

思考完畢的江一帆,信心滿滿地在括弧中填上了『A』。

在這所一本率100%的重點高中,他的學習成績能夠排到年級第三,足以證明自身不俗的學習能力。

況且,他還擁有着豐富的課外知識積累量,完全能夠在高中階段形成降維打擊!

【呵,你們根本不知道我為了考上清北,成為人類高質量死宅有多努力】——這是江一帆在學校『學習之星』宣傳海報上寫的座右銘。

『嗡——』

正當江一帆想將目光移向下一題的時候,放置在課桌內的手機,卻是傳來了一陣震動。

掏出來一看,發現是從小長大的好基友『金源寶』發來的消息:

【明天就要測試『親和力』了,我好緊張,怎麼辦?】

【以咱們這年級倒數的成績,親和力要是過不了60,連成為見習御妖使、報名『御妖科』搏一搏的機會都沒有了,未來的人生可就一片灰暗,從此告別黑絲、白絲、鴨血粉絲、海飛絲了。】

【我朋友圈已經轉發了好多條『錦鯉』求轉運了,你也趕快轉一轉。】

【[祈禱][祈禱][祈禱][祈禱][祈禱]】

這三條信息的後面,還跟着一連串『祈禱』的手勢表情。

「親和力?60?啥玩意兒?」

對於好基友這前言不搭后語的消息,江一帆懵逼地眨了眨眼。

但更讓他在意的點,其實還是另一個。

於是他快速地打字對其進行糾正:

【大家都是讀書人,希望你理智一點,錦鯉轉運啥的都是假的,只有tRNA轉運才是真的】

【而且我有必要申明一下,成績倒數的只有你,我這個年級第三跟你可不一樣。】

畢竟生性懶散、只想着當鹹魚的他,除去『長得帥』這個父母隨機賦予的外形之外,就只有『學習成績好』這麼一個優點了。

所以自然是不容他人玷污的,好基友也不行!

【蛤?你是昨晚遊戲玩得太晚沒睡醒嗷?】

【大哥不笑二哥,你個年級倒三,嘲諷我這個倒二有意思哇?】

【對了,說到這個我就來氣,咱們年級那個倒數第一居然出國留學了,以後得輪到咱倆來爭奪倒二倒一了。】

低頭看着金源寶不斷發來的牢騷,江一帆的眉心忽然一痛,視線旋即變得模糊…

恍惚間,一些本不存在的記憶,出現在了腦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