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便是您要製作的東西?」

2022 年 10 月 3 日

褚遂良看了那玩意一眼后,驚訝異常的開口問道。

「那是。」

李恪輕輕點頭。

隨之,一旁的張五已經手腳麻溜的,用一個小勺子,自已動手,將那坩堝內部裏面的一些個雜質給去除了出來。

「好了。」

在完成這些之後,張五上前稟報。

「把這些液體,給本王盡數的倒到一邊的模具裏面去。」

李恪一揮手,指揮道。

「是,殿下。」

後者連忙點頭,隨之,用那夾子提着坩堝,便走到了一旁,事先準備好的幾個模具那,將裏面的液態玻璃,給盡數的倒入到了模具內部。

過了約莫十幾分鐘。

一旁,褚遂良在前去察看時,驚訝的發現了一個事情。

那便是,這些個模具裏面的那些琉璃。

竟然是晶瑩剔透的,透明的。

與當下大唐所生產的那種,五顏六色的琉璃有天壤之別。

而且,個頭也大。

他不禁驚喜道。

「殿下,這可是好東西啊。」

說着,褚遂良便準備伸出手來,去碰一下那地面上的模具裏面,尚且還帶着滾燙的餘溫的玻璃。

還好被李恪給阻擋了下來。

否則的話,他只怕是要手熟了。

「小心,這玩意可是頗為的燙手的。」

李恪在一旁說道。

隨之,又等了一會,約莫這玩意的溫度,已經降下來之後,這才伸手,從這模具裏面,扣出來一塊正方體的,帶着些許的餘熱的透明玻璃體,感慨萬千。

「看來這玻璃製作起來,也不是那麼難嘛!」

嗯,由於只是在後世的網絡小說里,看到過幾回關於製作玻璃的辦法,所以,李恪本身,也是沒多大的自信的。

可是眼下,當他真正的,頭一次按照記憶當中的步驟,便完成了製作,這不免的讓李恪的心裏生出了一種,也不過如此的想法。

「殿下,臣恭喜殿下啊。」

而一旁,褚遂良看了眼那晶瑩剔透的玻璃之後,則是撲通一聲,拜倒在地,臉上洋溢着濃重的笑容。

「殿下,這個玻璃,如此的美麗,想必,必定能夠落出一個高價,有玻璃的收入在,殿下您的大業,也可以事半功倍了。」

「區區一個玻璃,就值得你如此激動?」

李恪輕笑一聲。

隨之,又道。

「那等會要是再把玻璃鏡子給製作出來,只怕是要嚇到你了。」

「玻璃鏡子?這是何物?」

褚遂良詫異。

而陳銳沒與他多說。

只是朝一旁的張五囑咐。

「再按照剛才的辦法,燒一爐子的玻璃出來。」

「是是是,蜀王殿下。」

後者手腳麻溜的便又動作了起來,而李恪,走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拿出了事先準備硃砂。

然後,朝又眉頭緊鎖起來了。

嗯,雖然知道水銀是從硃砂裏面提取出來的。

可是,一時半會的,李恪竟然將這步驟給忘記了。

他眉頭一鎖,放下了手上的硃砂,朝褚遂良問道。

「長安城裏,可能買到水銀?」

「水銀?」

褚遂良一愣。

「能能。」

「長安城裏的藥鋪,大抵是能夠買到一些的,不過,殿下您要這麼幹嘛?」

後者,一臉的疑惑。

「等會你便知道了,快去給本王買些回來。」

李恪一揮手,示意褚遂良離開。

不多時,後者便已經腳步匆匆的回來了。

「殿下,水銀買到了。」

「很好!」

李恪點點頭,接過了後者遞過來的那個小瓷瓶,瓷瓶裏面,裝着的赫然許輝照重金屬水銀。

而李恪,則是找到了事先讓人準備好的平面模具,隨之,小心翼翼的在上面,先是倒上一層水銀,隨之,鋪平,看的是一旁的褚遂良一臉的懵逼。

這時候,張五的聲音傳來。

「殿下,爐子裏面的玻璃已經燒制妥當了。」

「取過來!」

李恪揮手道。

「是,殿下。」

後者連忙的用夾子夾出坩堝,然後,朝裏面看了眼,此時,剔除掉雜質過後,便朝這邊走了過來。

「殿下,接下來怎麼做?」

張五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壞了李恪的大事。接下來的一切交易過程,就是按照常規的模式操作。南笙收取了程亮的寫作天賦,然後設置了特殊的結界,按照程亮的要求,把他送到了誅仙世界里,化身為鬼厲,開始了他的修仙體驗。

捧著手裡的透明瓶子,看著程亮的交易物,江離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這次的交易看來非常成功。

「高小姐,謝謝你

《超能交易所》第一百八十七章鐵籠格鬥「大家跟我來。」

一行人行走在磅礴浩瀚的納斯卡地畫上,筆直的大地線條縱橫交錯著,看似毫無規則但從天空望下時,一幅幅鋪開在大地上的巨畫!!

怪猿……怪鳥……蜘蛛……蜥蜴……惡犬……

納斯卡巨畫靜靜地印在這塊神奇的陸地上,接受着日月光輝的交替照耀,經受着狂風、閃電與暴雨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90章納斯卡地畫 第10章青梅竹馬

「免費。」服務員驚訝的看了李橋一眼,今天要白開水的,李橋還真是第一位,她很想問李橋一句,你是不是來砸場子的?

「那先給我來兩杯白開水好了,我朋友最近大姨媽來了,不能吃涼的。」李橋信口胡謅道。

服務員氣得翻了個白眼,你朋友大姨媽來了,你還帶她來雪糕店裏,存心找事是不是?

「請問,您還要點什麼嗎?」服務員努力維持着職業微笑,僵硬的又問了一句。

「暫時不需要了,就兩杯白開水好了,記得等會兒再上,我朋友還沒來。」李橋一邊吹着空調,一邊等著齊夢瑤出現,服務員無奈的看了李橋一眼,下樓去了。

「李橋。」過了沒多久,一名穿着水藍色長裙的女孩上了二樓,看見李橋,和李橋打了聲招呼,落落大方坐在了李橋對面。

今天,齊夢瑤稍微畫了一點淡妝,看上去更加清純漂亮,扎著單馬尾,一雙桃花眼裏分不清是喜歡還是假裝。

李橋在心裡冷哼一聲,他知道齊夢瑤看不上他,也不打算自取其辱。

「我今天叫你來,其實有句話想要對你說。」李橋玩味的看着齊夢瑤,在心裏把想說的話醞釀了一下。

「嗯。」齊夢瑤早就意識到了李橋想說什麼,她點了點頭,靜靜等著李橋表白,心裏有些期待還有些無奈。

就在這時,服務員端著餐盤走了上來,餐盤裏放了兩杯白開水。

「先生,你點的兩杯白開水。」服務員賭氣似的把白開水三個字拉長了音量,還用可憐的眼光看了齊夢瑤一眼,隨後將兩杯白開水放在李橋和齊夢瑤面前。

齊夢瑤有點懵,兩杯白開水?李橋請她來就點了兩杯白開水,究竟什麼意思?

李橋這種表白,是不是太摳門了一些?

「麻煩給我兩杯檸檬茶。」齊夢瑤趕忙說道,巧妙的化解了服務員的不滿。

服務員把齊夢瑤點的東西記在了賬單上,默默看了李橋一眼,輕哼了一聲,端著餐盤又下了樓。

李橋又對齊夢瑤高看了幾分,這就是他高中時代的夢中情人,不僅人漂亮、學習好,就連情商也這麼高,只可惜,齊夢瑤始終是看不上他的。

「繼續我們之前的話題,我有些話想對你說。」李橋認真看着齊夢瑤,齊夢瑤點了點頭。

「我喜歡你。」李橋認真道,「但我知道你眼神不好,看不上我,所以我也沒打算追求你,不過我還是相信,總有一天你會後悔。」

李橋一口氣說完,喝了口白開水,有些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沒什麼好惦記的,即便真的重生,他也不會想辦法去追求一個看不上自己的人,顯得掉價。

齊夢瑤不自覺皺緊了眉頭,臉色已經不太好看了,這就是她等待的表白?

本來還以為李橋會給她帶來驚喜,可沒想到李橋約她出來,就點了兩杯白開水,還說了幾句莫名其妙的話。

「希望只是我眼神不好。」齊夢瑤沖李橋翻了個白眼,她確實看不上李橋,追求她的人太多了,比李橋優秀的也有不少。

和那些優秀的人一對比,李橋根本什麼優勢都沒有,她自然是看不上李橋的。

但即便這樣,李橋這麼說話還是很讓她生氣,就這態度,誰會喜歡你?

眼看着齊夢瑤生氣了,李橋笑了笑,這樣就好,將關於齊夢瑤的事情清零,接下來,先做好網店幫家裏度過難關,然後再找到劉子瑜,向她表白。

李橋承認,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專一的人,他在對齊夢瑤魂牽夢繞的同時,也從沒忘記過劉子瑜。

劉子瑜也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論容貌,劉子瑜不會比齊夢瑤差,但論性格,劉子瑜比起智商、情商雙高的齊夢瑤就差多了,這也導致劉子瑜比齊夢瑤人氣差很多。

不過,即便如此,劉子瑜也從不缺乏追求者,而劉子瑜對追求者的態度很明確,哪兒涼快哪兒獃著去。

但和齊夢瑤對他的冷淡不同,劉子瑜對他很關心,甚至,很多時候,李橋都覺得劉子瑜對他的關心不太正常。

只不過,李橋也明白,劉子瑜對他的感情不像是喜歡,反倒像是一種親情,誰讓他倆是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呢?

上大學的時候,他答應過和劉子瑜一起去看周杰倫的演唱會,只可惜,劉子瑜父親在09年投資失敗,給劉子瑜留下一筆錢后自殺。

而後,劉子瑜便出國留學,兩人之間斷了聯繫,他再沒見過劉子瑜。

不多時,服務員再次上樓,將兩杯檸檬茶擺在了桌子上。

李橋將檸檬茶推到一邊,重複了一遍齊夢瑤上一世對他說的話,「你是個好人,你會遇到更好的。」

沒有過多停留,從李橋見到齊夢瑤到兩人說完話,總共只用了十幾分鐘。

烈日當頭,李橋出了雪糕店,立刻感到了一股撲面而來的熱浪。

一想起劉子瑜,李橋心中的念頭就越是止不住,他想去見劉子瑜,去見這個從小時候開始就很照顧他的女孩。

他總害怕去晚了,像上一世一樣,劉子瑜出國的時候,他甚至沒來得及見劉子瑜最後一面。

「師傅,塞上江南別墅區。」李橋就地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計程車去了別墅區。

劉子瑜家就在別墅區買了一套房,08年,梅城一套別墅近兩百萬,這時候房價還沒完全漲起來,再等五六年,這棟房子能賣到六七百萬,這樣一座房子,放在梅城算是很豪華了。

不過,劉子瑜父親是做投資的,也是梅城小有名氣的企業家,一棟別墅確實不算什麼。

一到別墅區,李橋不自覺加快了腳步,在他的印象中,小時候經常來劉子瑜家,但高中以後就不經常來了。

按照記憶中熟悉的線路走過,李橋在別墅區里找到了一棵快要枯死的沙棗樹,如果沒記錯的話,再往前走五十米,右手邊第一座別墅就是劉子瑜家住的地方了。。。 一股驚人的波動,在兩人的劍尖位置爆發開來。

在這股強大的衝擊力下,葉康的身體被震飛了出去,劍勢遭到破裂,煙消雲散。

「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