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上次有幾行字,我看到了莧菜的字眼,也沒說獎勵是什麼,我以為是讓我去賣莧菜,可是那時候不是莧菜生長的季節,我想著該去哪裡進貨,結果我連莧菜都沒有摸著,一把菜刀忽然就扔我手裡了。」

2022 年 9 月 30 日

「任務沒完成,仍然有獎勵拿?」項北飛驚愕道。

「是,那天我開心壞了,免費得到了一把菜刀。」項清德樂呵呵地說道。知足者常樂,他一向看得開。

「經常發生這樣的事情嗎?」項北飛問道。

「也不是,我的系統有時候好幾個月都發布不了一項任務,沒有任何反應,我怎麼喚都沒用,上個月吧?我記得那天發布了一條做店長的字眼,我還在想著做什麼店長呢,結果系統不由分說獎勵我一板磚,拍我臉上了。」

項清德說起這個,就不由惱火,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項北飛一臉詫異,趕緊問道:「那沒事吧?」

「還好,就差點被拍暈了,但沒大礙,我骨頭硬朗著呢。」項清德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示意項北飛別擔心。

項北飛鬆了口氣,問道:「所以你的系統平常只有任務的時候,它才會顯示出信息來?」

「對,也沒個規律,發作就看它自己喜好,唉!大概我的系統是屬於最墊底的吧!我已經習慣了,就不指望它能幫我做什麼了。」項清德看上去倒是認命的樣子。

項北飛盯著那片雪花思索著。

他知道很多系統非常奇葩,發布的任務也是匪夷所思,尤其是N級的系統,可能有些任務一輩子都達不到,直接就把人的未來卡死了。

但無論什麼系統,獎勵都需要等任務完成後才能拿。

哪怕是他這個奇葩,也需要參與到別人的系統任務里去,才能把別人的系統給挖到手來。

可是爺爺的系統——這算什麼系統?

最重要的是,為什麼他的系統會是一片雪花?

他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起,就沒有見過誰的系統是雪花的,再垃圾的N級系統都會清晰地顯示出來,爺爺的系統雪花面板可以說獨此一份!。二星斗聖後期!

這既是葯塵當前的境界!

在陸梟三倍返利的情況下,蕭炎獻祭了一星斗聖的魂清聖者之後,陸梟直接就返還了三星斗聖的實力。

在用了一部分復活葯塵之後,剩下的能量也足以讓葯塵踏入二星斗聖境界了!

不過,按照陸梟原本的想法,讓葯塵初入二星斗聖就可以了,但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九十四章橫掃魂殿人之殿! 這次一共接收八十二人,其中有不少是技術人員,以船舶工程師,造船工匠和學徒為主,領頭的是他們的總工程師。

因為海上城市有更多的造船設施,而他們也有一個兩棲登陸艇組裝廠。

帶動力的船技術含量更高,需要真正的工程師才能正常運營,跟那種人力和風帆船是不同的。

只要有船廠都有船塢,平時就停著不少製作好的船,不僅僅是兩棲登陸艇,風帆船之類也大多會停放在這裏。

因為城市設施聚合的原因,像船塢之類,通常都會共用。

奪船從這裏逃離是最快的。

也因此,這些設施里逃出來的人很多。

項楊讓這些人里的中高層技術人員去精密零件加工廠,木船方面的工匠,還有學徒暫時去農場幫忙,因為農場缺人,以後有了造船廠之類的設施再將他們安排過去。

還有些農業方面的技術人員,當然是安排去農場。

戰士人數很多,有十二人,包括一位隊長,這種逃亡,戰士往往更加有利些,他們手腳麻利,也更加敏捷。

但其中兩人,包括那位隊長,都申請做其他工作。

項楊當然二話不說同意了他們的請求,並將他們也安排在精密零件加工廠,因為他們對機器比較擅長,不僅僅是船舶,也包括車輛等。

目前一些船和車輛的保養和維修也歸入這邊管。

戰士職業畢竟還是危險了點,不少人會出現心理障礙。

一旦出現畏縮情緒,通常也沒辦法再擔任了,因為不僅會讓自己送命,也很可能會讓團隊遭殃。

曾經實力再強也沒用。

任何城主都不會在這方面勉強和苛責別人,何況項楊曾經也是戰士,他是見識過情緒崩潰的人的,曾經在城外的時候,他自己也有過害怕的時刻。

不過,神龍城的戰士人數也達到了三十二人。

項楊重新進行了分組,增加了第三組,讓紅霞擔任組長,這批新來的人大部分編入第三組,少數幾人編入第一和第二組。

剩下的人,大部分都去了農場,現在農場比較大,但因為人不多,所以比較忙,其他設施里,一些非核心人員,也經常要去幫忙。

回到海螺港交易場,果然第一次過來時,詢問拖拉機的那座村級城市,已經有資源了。

這次二話不說買了一輛過去。

神龍城在這裏沒停留多久,就返回鱷魚谷交易場了,這邊的新人類城市還在增加,已經達到了五十七座。

項楊又賣了一波地理情報,但這次沒那麼貴了,因為周邊不少地理他們已經獲得了。

這次只賣那個經過遺跡,進入峽谷狩獵熊類吞石獸的情報。

有兩座城市,包括顧家城,已經進入村級,就在這幾天。

從項楊那裏得到地理情報后,他們組團去挖礦,狩獵獸群也更加容易些,因為獸群的遷徙和出沒地通常是有規律的,這會減少得到肉食的時間消耗。

加上本來就距離升級不遠,也便順理成章的進入了第二階段。

不過,他們沒有去過那個遺跡,更不可能去狩獵能源巨獸,路途遙遠,過去都是要點膽量的。

所以這個情報,目前還比較容易賣。

項楊僅剩的兩輛拖拉機也給他們買去了,順帶還向一座莊園級海上城市賣了一艘風帆救生船,也是新人類城市。

因為現在他們有三艘,太多了,兩艘大的來自救過來的人,一艘小的是自己買的。

價格十八個能源塊,大的那種,自己只留下一大一小兩艘大概就夠用了,比海螺港那些更貴,因為這邊數量少。

以現在這個時間段,新人類海上城市來到這邊是比較少見的。

海螺港交易場那些得到了項楊出售的情報,也不可能馬上過來,超過時間太久的出行,通常都不會那麼的簡單。

他們的工坊是有造船器具的,海上城市的工坊是個手工造船廠,但莊園級只能製作小型船。

他們不知道進入村級,會自動得到一個更加專業的正式小型造船廠,所以項楊猜測是買去研究技術了。

救生船交易剛剛完成,項楊就接到了王燕的視頻通訊。

「老大,新來的郁海宇,看過農場后提建議,我們能不能種植水稻的時候也養魚。」

王燕說道:「就是共生養殖,水稻和養魚,或蝦蟹等同時進行,因為水稻是澤地作物,除了曬田時期,有足夠的水,水生生物也可以除害蟲,增加肥料等。」

「他們以前的城市都是這麼搞的,這可以獲得水產的收成,還能增加水稻產量,他們有這種技術,我想還是應該利用起來的。」

城市農場的害蟲很少,但弄得好可以每畝增加糧食產量百分之十以上,還有增加肥料,增加水產都很誘人。

魚塘就是養魚的,但在鎮級,甚至到了縣級,面積也就那麼點大,難以大批量養殖。

郁海宇就是上次被救起的人之一,他們原來那座海上城市的農場技術主管,這個職位不屬於工程技術類,但仍然算農業專家。

真正算工程技術類的是那種會培植改良作物的人員。

來到神龍城后,項楊也讓他擔任農場技術主管了,因為神龍城也很缺這方面的人。

王燕是所有農業方面的主管,所以郁海宇也歸她管。

實際操作當然不行,但王燕本身也了解一點蟹田、魚田共生養殖方面的知識,她覺得這個辦法不錯,還可以緩解戰士出城狩獵的壓力。

增加魚類肉食,也可以增加食物儲備的多樣性。

「在人口增加前,可以試一下,如果效果好,以後也可以保持。」項楊也只是聽說過,沒見過。

因為這個技術含量也是有的,特別是管理比較繁瑣。

不僅是共生養殖方面本身的技術難度,也會造成出行比較困難,需要更多的時間準備等,一不小心出現水產和水稻都歉收也有。

加上額外的儲水量增加,城市重量提升,移動時消耗也會稍微有點增加。

當然,這個增加相對於得到的大量水產,仍然算微不足道,何況養魚還會給農田自然增肥,這會減少增肥之類的能源和其他資源消耗。

主要在於出行計劃的安排變得複雜了,種植本身也將變得更加複雜。

所以,陸上城市比較少搞這些。

空中城市則基本不會搞這些,事實上空中城市也沒有魚塘,他們平時也不大會養魚類。

但據說海上城市比較多,技術很過硬,現在看來是真的。

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陸上城市,也包括空中城市,穿越野外,沒有交易場支撐的時間,出現連續幾個月是比較少見的。

因為地面上能到的城市,相對來說是最多的,陸地上的交易場也最多。

即便不是那種地理很好的地方,也可以建立維持一兩年,甚至幾個月的那種臨時交易場。

一旦到了海上,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單純海上的交易場,一般都要依賴小島來建立,所以數量註定不會多,交易場跟交易場之間,大多距離很遠。

也因此一次離開交易場的時候,飄在汪洋大海中的時間通常都會很長很長。

然後,蔬菜水果之類補充維生素的食物,就變得像淡水一樣的重要,對主糧的儲備數量要求也直線增加。

三個常規類型中,海上城市雖然能源消耗是最小的,但危險度排名第二,來自海底的攻擊有時候比來自海面和空中的更加麻煩。

危險度排第一的,自然是空中城市。

因為空中城市很難幹得過靠近的巨獸,在空中目標又顯眼。如果遠程無法排除危機,一旦被靠近,就會比較慘了。

陸上城市才是危險度排最低的。

生活艱難和舒適度上,空中城市和陸上城市差不多,各有千秋,空中城市相對會更穩,極少有顛簸的。

海上城市就排在最後了。

顛簸之類比陸上城市也小很多,問題出在物資供給上。

陸上穿越荒漠之類的地方,雖然對陸上城市來說,也很鬱悶,但那種地方雖然多,也並非全部都是。

海上就不同了,除了海岸線附近,一眼望去可全算是荒漠,這是由水構成的海之荒漠。

出去一趟,需要幾個月,半年,甚至一整年都會比較常見。

這是一出發,就會長期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

所以選擇海上城市的人是最少的,雖然最終存活下來的數量比空中城市多,但會選擇種下海上城市的人確實比較少。

這造成了海上城市數量不大。

然後帶來另一個問題,小島上的交易場城市數量少,新城市也少,種地換資源的那種城市也少。

因為廢土世界最大數量的陸上城市,不會去海島交易場。

事實上,空中城市也極少去孤立在汪洋大海中的海島交易場,在空中一次飛行距離過遠,風險也會加大。

空中城市也更喜歡待在陸上交易場。

所以,海島交易場通常以海上城市為主。

農場數量總是有限的,種主糧,還是種水果蔬菜,對一座海上城市來說,都是一件極為艱難的選擇。

何況,海上的金屬資源比較少,他們還需要大量魚類,主糧等必需品物資,來換金屬。

在鱷魚谷交易場那種地方,糧食和蔬菜水果的價格都還算可以,到了海上交易場就會翻上幾番。

陸上城市幾乎不會對主糧、蔬菜、水果類物資進入緊急管制狀態,大多只有淡水才需要。

而海上城市,主糧、蔬菜、水果跟淡水一樣,都是會經常需要管制的,吃個飯一些時候都要嚴格控制,特別是蔬菜和水果之類難以儲存的物資。

這造成一個結果就是,海上城市會將農業設施以最大限度的利用起來,寧可犧牲出行效率,也要優先安排種植和養殖。

相對於在海上航行的時長,更多的準備時間,更複雜的出行控制計劃,似乎也是值得的。

現在神龍城才一百九十五個人,一百五十人在人口規模限制里,一些未成年人可以工作,所以工作人口一百七十多人。

鎮級人口規模限制三百人,而農田五十畝。

共生養殖,需要犧牲一點農田面積作為養殖池,現在這麼點人口,農田數量可以說是完全足夠的。

項楊甚至種植了很多的水果,這個賣給海上城市,會比較暢銷。

所以,項楊決定試試看。

「我們可以簡單點,不要養太多的品種,重要的是,對出行計劃要控制在最小影響範圍內。」

項楊直接去了農場,跟幾個技術人員面談。

郁海宇是農場技術主管,但這方面的技術人員有三個,加上新來的農場人員,也比較擅長這些。

「沒問題,只用在第一層搞共生養殖,養殖規模再搞小些,就會很簡單了。」郁海宇說道:「主要是上面幾層的農場都搞起來的話,會比較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