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你不相信?」楊傾城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說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問問這小子的師娘。」

2022 年 10 月 20 日

聽見這話,陳玄頓時愣住了,雖然上次陪着楊傾城逛商場對方見過秦淑儀,不過這什麼跟什麼啊,怎麼又跟他師娘扯上了?還指腹為婚,九師娘知道個毛啊!

不過聽見楊傾城這話的穆雲姍卻是眼神黯淡了下來,低着頭讓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見到終於在這小丫頭面前搬回了地位,楊傾城的心情不錯,也沒再去管陳玄坐在什麼地方了,開始給學員們上課。

「你真的和楊教授從小就指腹為婚?」寧芷若好奇的看了陳玄一眼,問道。

陳玄撇撇嘴說道;「這牛逼恐怕她自己都不相信。」

聞言,一旁的穆雲姍楚楚可憐的盯着他,也不說話,一雙美目裏面滿是幽怨和委屈。

見此,陳玄也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這丫頭,畢竟他可是已經答應江無雙做自己女朋友了,總不能對不起她吧?

「對了,丫頭,你這幾天都去哪兒呢?」陳玄忽然想到了這件事情,最近穆雲姍不在學校,連她的電話都打不通。

「哼,想知道啊,我偏不告訴你,急死你!」穆雲姍氣哼哼的瞪了他一眼。

陳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來這丫頭是真生氣了啊!

旋即,只見他眼珠子一轉,說道;「丫頭,我開了家飯店,想不想去嘗嘗?」

聞言,原本不想理會陳玄的穆雲姍偏頭看了他一眼,猶豫了下問道;「真的?」

陳玄笑道;「當然是真的,而且在我飯店裏面還有一位超級大廚了!」

穆雲姍咬牙切齒的盯着他;「好,今天晚上我就吃窮你這個大壞蛋,芷若姐姐,今晚咱們一起去。」

「好啊。」寧芷若點頭答應了。

陳玄自然也不會介意什麼,就這兩個小娘們想把他吃窮,做夢都辦不到的事情。

一堂課結束,楊傾城收拾好教材后看了看陳玄的位置,朝着他笑眯眯的說道;「怎麼,還捨不得外面的小野花嗎?跟我回去做飯,順便做一些愛做的事情活動活動筋骨。」

聞言,陳玄還沒說話,原本已經沒怎麼生氣的穆雲姍心中的怒火騰的一下又要爆發出來。

「雲姍妹妹……」寧芷若對着她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衝動。

穆雲姍心中有些憋屈,剛才她已經想通了,即便大壞蛋和那個女人從小指腹為婚又如何?她喜歡的男人她就要,誰也不會讓。

教室裏面的學員一臉羨慕的看着陳玄。

做一些愛做的事情。

和楊教授。

陳隊長太他娘的性/福了,天天這麼玩腎還好吧?

陳玄有些無奈,面對楊傾城他是真沒脾氣了,麻/痹的,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丫頭,晚點我給你打電話。」說完之後,陳玄只能跟着楊傾城走了。

兩人一同前往楊傾城的宿舍。

「小子,你和剛才那丫頭的關係貌似很不錯啊!」對於這一點,在剛剛來到東陵大學的時候她就看出來了,只不過那時候她並沒有多想,但是隨着這小子身邊出現的女人越來越多,所以她不得不出手了。

可是,即便她明目張膽的以陳玄老婆的身份自居,這小子的身邊依舊圍繞着很多女人,趕都趕不走。

陳玄撇撇嘴說道;「楊教授,難道你身邊就沒有幾個異性的朋友?」

楊傾城淡淡道;「你們男人不是有句話嗎?異性之間沒有真正的友誼,所以,你小子心裏打的什麼歪主意我很清楚,不過有我在你小子想偷吃恐怕會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陳玄沒好氣的說道;「楊教授,這是我的私事,你未免管的也太寬了吧?」

「我是你老婆,為什麼不能管?」楊傾城反問道。

靠,假的,那是假的,你自己心裏難道沒點逼數嗎?

陳玄白眼一翻,都懶得和這女人浪費口舌了。

「怎麼,你是不相信還是不想承認?」楊傾城看了他一眼,說道;「別以為我剛才的話是在開玩笑,如果你真不相信的話可以回去問問你那位美女師娘,我想她應該會給你答案的。」

聞言,陳玄心裏一愣,我擦,這娘們不會說的是真的吧?

不對啊,如果這娘們和自己師娘認識,為什麼上次在商場相見沒有相認?而且還針尖對麥芒的比劃了兩句。

陳玄一臉狐疑的看着楊傾城的側臉,這女人到底是在糊弄他?還是真有其事?為什麼他自己不知道?

對於陳玄心中的疑惑,楊傾城沒有去解釋什麼,她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該亮出身份了?

以這小子老婆的身份管不了他,以他師娘的身份應該總可以了吧?

兩人一同來到宿舍,楊傾城在客廳坐下,瞧著陳玄很自覺的朝廚房走去,她開口說道;「現在還早,過來幫我捏捏肩,我不是說了要做些愛做的事情活動活動筋骨嗎?現在該你表演了。」

陳玄黑著臉說道;「楊教授,你這就有點過分了?我只是來給你做飯的,可不是你使喚的傭人?」

「你來不來?」楊傾城淡淡的看着他;「怎麼,這廚子的活兒難道你是想干一輩子,不想『脫離苦海』了?」

麻/痹的,又威脅我!

陳玄有些憋屈,只能走過去開始給楊傾城按摩。

「力道大了,想捏死我啊?」

「左邊一點,不對,右邊……也不對,左邊。」

陳玄的臉色越來越黑,小娘皮,你玩我呢?

這時,這貨的目光一掃,因為是站在楊傾城的身後,從楊傾城的脖頸看去,頓時看到一抹亮麗的風景,不對,是一條溝,一條差點讓他噴出血來的峽谷。

很深,也很大!

「嗯,這力道不錯,就是這個位置……」楊傾城閉着眼眸,一臉享受,絲毫沒有發現自己被偷看了,說道;「小子,還記得我昨天給你說的演唱會的事情嗎?演唱會後天晚上開始,記得別遲到,不然你知道後果的。」

說完,身後的傢伙不見有任何回應,她偏頭看了眼,頓時就發現這傢伙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領口。

小王八蛋!

楊傾城氣的胸/前起伏不定,惡狠狠的說道;「小子,看到了什麼?」

「一條溝!」陳玄下意識的回應道;「很深的一條溝!」

。 陸子楚接過陸安安手中的牛奶,眼底儘是溫柔。

在安安面,他永遠都不想露出自己兇狠的一面。

想將所有的溫柔都留給她。

看著陸子楚喝完牛奶,陸安安道:「大哥早點睡,我也去睡了。」

說完,陸安安便準備轉身離開。

下一秒,一隻大掌握住了陸安安的手腕。

「等一等。」

男人低沉的嗓音響起,富含磁性。

陸安安也沒有料到自己的手會被陸子楚緊緊的握住。

她能夠感受到陸子楚手掌心的粗糲和溫暖,而且還能給她足夠的安全感。

心跳漏了一個節拍,她轉過身,目光看著陸子楚,抿了抿唇,「大哥,還有什麼事情嗎?」

陸子楚對上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眼神清澈,沒有摻雜任何複雜的東西。

他很喜歡著這雙眼睛。

隨著陸子楚靠近,陸安安只覺得自己的心臟要從胸口跳出來似的,鼻息之間聞到一股陸子楚身上特有的香味,這種香味讓人心曠神怡。

陸子楚穿著一身黑色的浴袍,胸口半露肌膚,總是有意無意地吸引著她的目光。

她自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容易被別人身材和臉蛋迷惑的女人。

可面對陸子楚,她總是覺得這個男人非常迷人,行走的荷爾蒙。

身材高大,長相帥氣,打理乾淨的背頭顯得十分精神。

有人說背頭不好看,那應該是顏值問題。

濃密微冷的劍眉,眉梢微揚透著一股邪佞不羈,劍眉之下是一雙深邃的眼睛,眼睛里是星辰大海,高挺的鼻樑更顯得立體,淡入櫻花瓣的緋唇薄厚始終,稜角分明。

有這樣的顏值,若是混跡於娛樂圈,必定能夠成為時下最當紅流量。

而且這顏值是天生就如此,並沒有修飾過。

他笑起來的時候,像是天使。

當他沉默生氣的時候,猶如惡魔之子,身上沒有一絲溫暖。

雖然這一面極少出現,但陸安安還是有幸看到過。

此時,那個讓陸安安怦然心動的男人就在眼前,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好歹是見過世面的人,陸安安冷靜下來,壓下心底不應該出現的悸動,道:「大哥,怎麼了?」

「你的臉上,好像有什麼東西。」

陸子楚說著,伸手托起陸安安的下巴,指腹抹了抹陸安安的嘴角。

他低低道:「你是不是吃辣條了?」

被陸子楚當面戳穿,陸安安臉色一紅,遲疑的點點頭,「我吃辣條了。」

吃辣的條犯法嗎?

她就是忽然嘴饞,想吃辣條。

「例假快來了,別吃辣條了,懂?」

陸子楚寵溺的揉了揉陸安安的腦袋,到時候肚子疼可怎麼辦?

這個丫頭,估計都不知道自己的例假就在這兩天吧。

「我……」陸安安啞口無言,她還真不知道自己的例假馬上快來了。

心裡暗暗算了算,日子還真是這兩天。

「聽哥哥的話,不聽話,以後都沒辣條吃。」

陸子楚微微挑眉,滿臉認真的道。

「可是我想吃。」

「那你想肚子疼嗎?」

「不想。」

「那就不要吃,你的辣條,哥哥沒收了。」。靈靈在洛塵門口怔了一會,神情變幻莫測。

衣衫不整,粉頰含春,一大清早的從洛塵房間里出來,這任誰都會引發無盡遐想吧……

良久,她才走進房門。

洛塵沒有想像中的躺在床上,而是坐在窗戶上。床上被子疊放得整整齊齊,沒有什麼戰鬥過後的痕迹,但靈靈認出了那是穆寧雪的手筆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330章死神再現 沈城打算在這裡住上兩天。

別誤會,不是住在女生宿舍,而是住在旁邊的賓館里。

女朋友和妹妹要軍訓,頂著大太陽,慘無人道喲————自己又怎麼能錯過?

吃完了飯,還是沈城去結的帳,摳門歸摳門,也要看什麼時候。這只是一群剛成年的小姑娘,沈城還沒有不要臉到占她們便宜的程度。

再說了,沈城也不願意欠人家人情。

沈瑤難得有眼色了一回,拉著兩個戀戀不捨的舍友走了,只剩下沈城和晏如兩個人。

「走吧。」

沈城伸出了手,晏如嫣然一笑,將自己的小手放到他的大手裡,嫻熟的將十指扣在一起。

「大叔,以後我們就真的見不到了。」

「開視頻啊。」

「那跟真人不一樣啊~」

晏如的聲音很小,她自己也知道這句話有點任性,所以只是嘟囔兩聲而已。

「你說什麼?」沈城沒聽清。

「沒有啊,我是說這裡的風景很漂亮。」晏如拉著沈城,兩個人的手在中間搖擺著,很幼稚,也很可愛。

燕京戲劇大學校園很大,路上都能看到校內的公交車。

「支付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