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我也正有此意。」莫大師笑道:「就是不知道,這麼多年未見,龍哥你的身手有沒有提升?」

2022 年 10 月 12 日

「不管有沒有提升,但殺你足夠了!」

「是嗎?那我倒要好好瞧瞧,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莫大師臉上浮現出迫不及待的神情,似乎很想與龍王一較高下。

氣氛驟然變得緊張!

龍王和莫大師都盯著對方,眼神如電,在空中激烈交鋒。

「砰!」

就在這時,趙雲突然開槍,子彈呼嘯射向莫大師。

陡然——

變故出現。

莫大師閃電般的伸出手,一把將子彈抓在了手裡。

什麼!

趙雲滿臉驚駭。

他本就身手不弱,槍法更是出神入化,可哪裡想到,這一槍竟然被莫大師徒手接住。

太恐怖了!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更令人驚恐。

只見莫大師右手抓著子彈,使勁一握,等再伸開手掌的時候,子彈已經成了碎末。

這……

還是人嗎?

趙雲咽了咽口水,驚得背心都冒出了冷汗。

「雕蟲小技。」莫大師自始至終,都沒看趙雲一眼,目光一直盯在龍王的身上,說道:「讓你小弟退下吧,別出來丟人現眼。」

龍王臉色凝重。

剛才莫大師出手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看出,莫大師的身手已經遠遠超越了當年,甚至不在龍榜高手之下。

「趙雲,退下吧!」

聽到龍王的吩咐,趙雲退到了一邊,眼神銳利的盯著莫大師,右手緊緊地握著槍。

「自從當年敗在你手裡之後,我就一直刻苦練功,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夠擊敗你。」莫大師道:「龍千秋,生死一戰,敢否?」

「有何不敢?」

「很好。小紅,去一邊等我。」

莫大師說完,趴在他肩頭的紅蛇立刻回到了地上,然後爬到院牆上,高昂頭顱,在一旁觀戰。

龍王和莫大師面對面的站立,都盯著對方的眼睛。

很快,兩人身上升起磅礴的戰意,連空氣都彷彿凝結成了實質。

半分鐘后。

嗖!

莫大師身子猛然躥出,一眨眼就出現在龍王的面前,一拳砸向龍王的面門。

「來得好!」龍王一聲大喝,右手握拳,對著莫大師的拳頭一拳迎上。

砰!

兩隻拳頭相撞,一聲爆響。

蹭蹭蹭——

莫大師和龍王同時後退。

一連退了八步,兩人才穩住腳步。

第一回合,平手!

「莫問心,這麼多年來,你就只這麼點長進嗎?」龍王寒聲道:「如果你就只這麼點本事的話,可殺不了我。」

「你太小看我了,剛才那一拳,不過是我五成的力量。」

五成力量?

龍王心裡微微吃驚,看來自己的猜測沒錯,莫問心的身手已經不弱於龍榜高手。

「再來!」

莫大師一聲大吼,快速撲向龍王,他身體弓著,如同猛虎下山。

龍王在這一刻也動了,朝著莫大師沖了過去。

眼看著,兩人的身體就要撞在一起了。

忽然,龍王身子側開,一把握住莫大師的拳頭,然後左手順勢揮了出去。

在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內,龍王一口氣打了十七拳,莫大師竟然全部躲開。

不僅如此,在龍王最後一拳揮過來的時候,莫大師把所有力量匯聚到肩膀,猛地往上一頂。

轟!

龍王躲閃不及,被轟飛了出去。

趁此機會,莫大師追了上去,凌空一腳踢向龍王的後頸。

這一腳要是踢實了,龍王不死也殘。

龍王畢竟是高手,雖然他背對著莫大師,但是根據聽風辨位,立刻就察覺到了莫大師的用意,轟然一拳向後面甩過去。

可沒想到,拳頭竟然落空了。

「不好。」

龍王意識到不妙,剛轉過身,胸口上就傳來一陣劇痛,身子橫飛出去,重重地砸在幾米之外的地上。

「哐!」

地面一陣顫動。

莫大師的身子高高躍起,一腳從空中踩下來。

龍王倉促之下,快速在地上打個滾,躲開了莫大師的攻擊。

莫大師一腳踩在地上,只聽「咔咔」一陣脆響,地板上出現一條半米長的裂縫。

剛才這一腳要是踩在龍王身上,龍王必死無疑。

「哼。」

這一腳落空,讓莫大師很不滿,看到龍王正準備從地上爬起來,他又極速沖了上去,壓著龍王打,不給龍王絲毫喘息的機會。

一連攻擊了幾十招。

「砰!」

龍王又被踢飛。

莫大師緊追而上,在龍王身體從空中落下來的時候,快速一個頂膝。

「啪」的一聲,龍王的身體又飛了起來。

當龍王的身體再次落下時,莫大師又閃電般出腳,接著,龍王的身體再次飛了起來。

如此反覆了四五次。

「龍王!」趙雲眼睛紅了,正要開槍,斜地里一抹紅影閃過,撞飛了趙雲。

滋滋!

小紅沖趙雲齜牙咧嘴。

趙雲顧不上身上的傷痛,連忙扭頭,剛好看到龍王被莫大師一腳踹飛。

哐!

龍王的身子撞在院牆上,把院牆上砸出一個人形的洞,一陣塵土飛揚。

龍王掙扎了好幾下,都沒有爬起來,嘴裡不停地往外吐血。

顯然,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龍哥,沒想到你中蠱之後,功夫荒廢的這麼厲害,安息吧!」

嘭!

莫大師一腳踩向龍王的脖子。

出腳之時,莫大師甚至都沒有看龍王,因為在他的眼裡,龍王已經是個死人了。

然而就在這時,龍王突然笑道:「莫問心,你大意了!」

。 那些空星鏢在成形之後沒多久,就都散為靈的一部分,回到了甄庸的體內,幫他製造出更多的空星鏢。

修為低如徐丹琪,只能聽到它們劃破虛空,所產生的那種飛轉聲,看不到它們的具體模樣。

暗鏢門,是否都以這種無影無形的,空星鏢為主導靈器?也許,在飛鏢的基礎上,還有著更多不為人所知的分支。

咻,這幾枚空星鏢沒往那人的身上飛去,倒往曹祐他們這一邊飛了來。

眼疾手快的高布,要去幫曹祐攔下來,卻見一道扭曲虛空的刀芒滑襲而過。這種刀芒余勁,高布還是有自信能夠擋掉的。

額,一道不成問題,那一百道,一千道呢?

護著曹祐等人往安全些的地方躲了躲,高布無可奈何地看著演武場,中間地帶的那把石雕巨刀轟然倒了下。

那可是霸刀門的象徵呀,說沒就沒了。

逐漸佔據了優勢的甄庸,讓他這道淡青芒亮的護體罡氣,環繞了不少的空星鏢。隨著他身形的移動,那些個空星鏢撕扯粉塵的勁力更大了些。

乍一看之下,他已沒了人的模樣,倒像一枚淡青色的空星鏢。這物什所到之處,不是些坑洞,就是些塵埃。

就在他以為自己能夠,一直佔有絕對優勢時,他的空星鏢受到了那人的再一次阻撓。

「亂爵!」

基本上摸清了甄庸的招式變化,這人放棄了用手凝聚刀芒的做法,轉而拿出了一把怪刀。

這怪刀在那罡氣球上劃了一下又一下,不急不慢地將那些空星鏢給砍沒了影。

抓住那一瞬間的空隙,這人一刀懟向罡氣球,切豆腐般將它劃開了條縫。

好快的刀!暗嘆了一聲,甄庸雙掌運勁而來,折騰出了一個空星鏢的幻影。

這一招,他本來是想在距離那人足夠近的時候,用來給對方致命一擊的。

如今,刀刃到了面前,得先拿來當保命之用。

刀,他是擋下來了,但他的人卻因受不了,這股強大的迫力,往這坑洞里砸了來。

「你是誰?」

這人用刀指著甄庸的額頭,沒想埋了他。這些年裡,說實在的,甄庸也沒做出太多,破壞風梧山莊的事情來。

人家最大的罪行,應該是害了原先的甄庸長老。

「輸給了你,也不算丟人,出手吧!不然,有一天我會將你們風梧山莊玩得雞犬不寧。哈哈哈……」

暫時放棄了反抗的念頭,甄庸癱坐在這坑洞之中,滿眼戲謔地瞧著那人。

對方想要知道個答案,他偏就不說。他死了,風梧山莊當年的那些個破事兒,就不會有個水落石出的一天。

他了解高布和徐度,那倆傢伙鐵定也是不肯多說一句的。

「當年,是你假扮成徐長老的模樣,把甄庸長老打下山崖的吧?看你這表情,那是沒錯了。」

大著膽往這兩人所在的坑洞邊沿走了來,曹祐嘗試著詢問道。他的這番話,讓那人往他這邊疑惑地瞥了一眼。

「……」

小算盤沒能夠打響,甄庸老臉極其彆扭。曹祐這小子從哪看出來這麼個答案的,難道他這張臉上真有寫著答案嘛?

不可能,一定是這小子在胡亂試探他。橫豎都不想活了,甄庸仰天長嘯一聲,

「曹祐害我……」